从今年立法会选举,到新一届立法会主席的选举,可以看出香港传统土共在走下坡路。也就是传统土共的工联会与民建联,让位给中联办与梁振英的新宠经民联。

经民联(香港经济民生联盟)成立于二○一二年,党龄与梁振英的特首年龄同龄,不能不让人想到他们的彼此关系。梁振英作为中联办支持的特首参选人而对唐英年反败为胜,因此也不能不想到这个党与中联办的特殊关系。

这个党的主要成员,包括不怎么听话而引发中联办不悦、又与梁振英不和的工商界政党自由党的叛将梁君彦、林健锋,最保守的新界王刘皇发,被称“中联办契女”的梁美芬等人。如果说他们是中联办与梁振英的“御用政党”,也不为过。

因此,在上一届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民建联创党主席)退下后,中联办让梁君彦代表建制派出任立法会主席,不再把这个宝座给民建联,因为民建联与中联办的关系不如经民联,甚至不如新民党的叶刘淑仪。

但是工联会比起民建联,又更加不让中联办与梁振英喜欢。理由很简单,工联会比较顾及基层利益,而中联办与梁振英代表的是权贵买办的官商勾结势力,尤其是中资与中港权贵的势力,哪里还会理会什么“工人阶级”?

工联会成立于一九四八年,前身是一九二○年代中共领导下的香港一系列罢工运动的工会团体,香港新贵当然与这些“革命传统”格格不入。相对来说,他们更能接受一九九二年才成立的民建联。何况民建联已经接纳了一些香港的专业精英,缺少了工联会的艰苦朴素革命传统。

因此今年立法会选举的超级议员的提名中,三位建制派候选人中,工联会的王国兴支持度占第二位,但是中联办的配票,硬把王国兴挤掉,让民建联的周浩鼎当选,而周本来应该在新界东出选,因为年初的新界东补选,周浩鼎虽然输选,得票还是第二而有其基础。

中联办与梁振英在建制派中的打一派、拉一派,工联会与民建联的“革命元老”怎么看不出?因此“八三一”政改方案表决时,经民联以“等埋发叔”(刘皇发)为名带头拉队离开议会时,工联会元老陈婉娴静坐不动。而曾钰成更是经常暗批梁振英与中联办,最近更是扬言要参选下届特首,又鼓动其他人参选,避免梁振英“独大”,此举已经相当成功。陈、曾的党龄大大超过中联办主任张晓明与梁振英,当然也被他们当作眼中钉。

工联会与民建联的逐渐失势,甚至可能被边缘化,也符合中共的发展与行事规律。中共分为“白区党”与“红区党”,刘少奇与毛泽东分别是他们的头目。毛泽东进城后就逐步清算地下党,最著名的就是逮捕华东地下工作负责人潘汉年。这两派的斗争也是后来爆发文革的源头,结果当然是枪杆子得胜。

四年前大陆杂志《炎黄春秋》披露毛泽东进城后对中共地下党的政策是:“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香港在九七回归后,虽然整个中共还处于地下状态,但是在港英时期处于地下党者,目前不但被“控制使用”,也正在处于“逐步淘汰”过程中,相信就是梁振英,将来或者也不会例外。

争鸣2016.1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