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钧:由“百日无孩” 看专制之恶

Share on Google+

(11/2/2016)

看了杨建利博士谈“百日无孩”运动的文章,才知道世上居然有这种奇恶的事。1991年4月,山东冠县党委曾书记(曾昭起)和莘县党委白书记(白志刚)发布政令:在5月1日至8月10日期间,不准这两县的孕妇生孩子,必须堕胎!

对于堕胎是不是杀人问题,美国有两种观点。1、胎儿也是人,堕胎就是杀人。2、胎儿不是法律意义的人,孕妇自愿堕胎不是杀人。这两种观点虽有分歧,但都一致认为:强迫孕妇堕胎就是杀人,是重大犯罪。

人们都知道专制独裁者杀了很多弱势的人,例如:秦始皇杀俘虏几十万人,希特勒搞种族灭绝杀百万犹太人,斯大林枪杀千万异议人,毛泽东搞公社化饿死几千万农民。但像“百日无孩”运动这样集中虐杀胎儿的事,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

谁说中国人缺乏创造力?连那些大独裁者都想不到,不敢做的事,两个小独裁者曾书记和白书记想到了,也做到了。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落实那个大独裁者的“计划生育”政策,取得政绩向上爬,当更大的官。

中国大多数官员向上爬,只是踩人梯。若将踩人梯比作爬楼梯,踩孕妇肚子像是乘直升电梯,升官快速。曾书记和白书记嫌爬人梯太慢,选择了踩孕妇的肚子升官。踩瘪一个肚子,他们就能升高一步。

在“百日无孩”运动中,曾书记和白书记的方法一样。都是先动员,再宣传,然后踩肚子,杀胎儿。曾书记心黑手狠,成绩略超过白书记一点儿,当上了“百日无孩”运动会的冠军。解析“百日无孩”运动以他为例。

在这运动的前5天,曾书记召开县委扩大会,要求所有干部全力以赴,实现军令状既定目标:当“全区计划生育第一名”。他威胁下级说:“谁工作不力,立即撤职!”。曾书记对上级保证过:“在这一百天里,若有孩子生出来,我就叫他爹(娘)!。”

文武之道,先张后驰,曾书记开始宣传造势。冠县的大街小巷贴了这样的标语,“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如果谁收藏这标语到现在,一定很值钱,因为它是人类首创,世界唯一。

在宣传的同时,曾书记下令白衣战士进入杀胎儿的战场。从县医院到百货大楼,沿街布满帐篷,用于强迫孕妇进里面堕胎。公安、武警、计生人员到处搜寻孕妇,就像缉拿罪犯一般。

到了5月1日,被俘的孕妇被迫进到医院或帐篷里。白衣战士们将医疗器械当武器,开始了杀胎儿的战斗。孕妇一个个被拖进来,胎儿一个个被杀死,尸体一批批被丢弃。有些丢进垃圾桶,有的被丢进枯井里,有的被野狗叼着跑,吃掉。有个七月大胎儿出来哭叫,被白衣战士立即打毒针处死。

在屠杀胎儿的现场,喊声哭声阵阵刺耳,血水泪水横流满地。有位孕妇受惊吓疯了。一位近40岁的妇女多年不孕,好不容易怀了孕,被抓进帐篷强行堕胎。她以后再也没能怀孕,断了一家人的希望。

冠县还是人间吗?《进化论》说人是“高级动物”。我看过“高级动物”吃活鸡、活鱼、活猴脑,感觉够恐怖了,又知道了如此集中杀活胎儿,感觉如同在地狱里。他们连这么凶恶事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凶恶事不敢做呢?专制制度将人变成了妖,将人间变成了地狱。

吃活鸡、活鱼、活猴脑,是为吃的新鲜健康,据说吃人胎盘也能大补身体。“百日无孩”运动中有很多胎盘,会不会有官一级的“高级动物”吃呢?没证据的事不能说,但我怀疑……。从敢摘活人器官来看,吃人胎盘也不是绝不可能。在无法无天的专制体制中,他们没有做不到的事,只是时机没到。

“百日无孩”运动结束了,孕妇们的肚子瘪了,曾书记和白书记都笑了。据民间估计,共有超过两万胎儿被杀死。这场史无前例的杀胎儿战役,实现了军令状“全区计划生育第一”的目标,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1991年是羊年。民间称“百日无孩运动”是“杀羊羔运动”。这造成冠县和莘县人口出现“断层”。六七年后,原本拥挤的学校出现招生不足。胎儿的惨死,孕妇的痛苦,家庭的悲哀,社会的问题,这些都不在曾书记心里。他一心一意想升官的事。

功夫不负有心人,曾书记踩着孕妇肚子快速升了上去。请看他“百日无孩”运动后的升官记录。
1992.12-1995.08菏泽地委副书记、行署副专员;
1995.08-2001.04山东省二轻总会会长、党组书记;
2001.04-2002.03山东省经贸委副主任、党组成员,省二轻总会会长、省轻工业集体企业联社理事会主任(正厅级)、党组书记;
2002.03-2004.06山东省委企业工委常务副书记(正厅级);
2004.06,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

最具讽刺意义的是,曾书记卸任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后,竟然担任了山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让这踩孕妇肚子,杀害胎儿的屠夫来关心下一代。似乎只有这样,那大独裁者才“你办事,我放心!”

曾书记为什么冷血残酷,毫无人性呢?先从他的原生家庭里找原因。他父亲曾广福1949年参加开国大典,历任村党支部书记,农业合作社社长,省、地、县委委员,地、县革委会副主任,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是第一、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共九大至十二大代表。

曾广福连续升官期间,正是中国政治风云激荡,大风巨浪。有良心的人大都受到冲击压制,可他没有起伏,在革命和继续“革命”中稳步上升。这证明他是毫无理想,豪无良心的人。甚至他豪无思想,像狗忠于主人那样忠于上级。上级叫它咬谁就咬谁,所以升官快!

曾书记生长在这样纯红的家庭,有前辈传授的狗道,加上学校《进化论》的教育,再加上“文革”运动的实际经历,他心甘情愿地成为上级的忠狗,能力超过它的狗爹。上级叫它咬谁就咬谁,叫它咬伤孕妇,咬死胎儿,他毫不犹豫地扑倒孕妇,咬死胎儿。它扑咬的方式很创新,让上级特别惊喜。

也许有人会说,曾书记只是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没办法。其实不是没办法,是没良心。如果他有良心,就一定会有办法。比如上级让开枪杀好人,他没良心,会机械地开枪杀死。有良心的人也开枪,会抬高枪口一厘米。因为他的良心告诉他是人,不是枪。例如“坦克人”有良心,全世界都赞美他!

再说,曾书记是大学毕业的,该知道“计划生育”政策有明显错误。女人生育的权利是天赋于的。她们辛苦孕育人类,又带着天然的母爱哺育人类,比男人伟大高尚。侵犯她们的生育权,就是逆天叛道。毛泽东搞“计划经济”,造成粮食短缺,饿死了几千万人,怨声载道。为了节约粮食,他又发明了“计划生育”。那时手段还没有后来这么凶狠。

专制独裁者有个共同特点,都自以为是,目中无人。在他们看来,群众都是无知愚昧的,如同猪群。“计划经济”相当于用廋肉精喂猪,“计划生育”相当于劁猪(阉割)。他们只看到胎儿出生需要消耗粮食,没想孩子长大以后,产出可以几倍大于消费。他们不顾及以后,只要当下有“猪肉”吃就行了。所有的“计划”的考虑,完全出于他们小集团的利益。

独裁者在遭受“计划经济”的惨痛教训后,开始顺天应人,用“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结果经济快速繁荣,民众生活显著改善。既然经济可以市场化,那生育也可以自然化,用“自然生育”取代“计划生育”,让人口自然调节,必有意想不到的美好!

政府若实行“自然生育”政策,不必担心人口“过剩”。要减少人口,可以通过文学艺术,宣传少生孩子的好处,也可以通过科学教育引导,还可以通过奖励来鼓励少生晚育。人们都尝到少生晚育的甜头,人口自然就少了。奖金来源嘛,现在贪官少了,应该没问题了吧。

“百日无孩”运动结束了,它留在孕妇和家人心中的伤口并没有愈合,仍然在流血。曾书记和白书记必须向苍天和被堕胎的孕妇、家人认罪悔改。再学习为日本慰安妇立碑纪念人,在冠县为“百日无孩”运动受害的孕妇和胎儿立碑。否则,他们必遭苍天严厉的报应惩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公民议报》首发

阅读次数:1,3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