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笠: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重点审议了两个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凖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并且于昨天正式公布。这是不是标志着所谓的“从严治党”走向制度化?这会给中共“党内生活”带来怎样的冲击?

查建国:六中全会两个文件的通过标志党内全面严控的制度化。中共党内生活进入一个不同前30年的新时期。

雪笠:我注意到这次发布的《凖则》中有以下几个不准:“党员不准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论,不准公开发表违背党中央决定的言论,不准泄露党和国家秘密,不准参与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不准制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在我眼里,这似乎不像是要走向一部分人鼓吹的包括一些“外国友人”也赞赏和推崇的“党主立宪”、“党内民主”,而是要将中共党员也像党外群众和异议份子一样严厉地管制起来了。您认为在这样的《准则》以后,中共党员除了“绝对忠诚”,还有向中共谏言的渠道和空间吗?

查建国:《准则》里的几个不准再现党内专制,认为中共现“核心”会走向党主立宪和党内民主是当今民运圈内少数人的一厢情愿。中共党员有谏言渠道,但空间有限,触禁区将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党员都清楚。

雪笠:这次六中全会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你认为这是习近平已经彻底大权在握的一个标志吗?经过这几年所谓反腐旗号下的肃清异己,中共党内还有没有能与他对抗的力量?如果有,这样的抗衡力量能到什么程度?可能会为中国未来的政治带来哪些不确定的因素?如果没有,中共作为一个“组织”,未来会怎样演化?

查建国:习已在党内巩固了自己地位。党内斗永远会有,但现在已无与习抗衡势力。习后六年无大事,变化在习第二任后。

雪笠:我们都知道中共党国不分,以党治国。习近平这个党核心的确立、党国大权的进一步收拢,是否也意味着国家总理等其他职位的进一步虚化?联想到习李不和的传言,习近平本人有掌控中国经济的能力吗?

查建国:习已在党内巩固了自己地位。党内斗永远会有,但现在已无与习抗衡势力。习后六年无大事,变化在习第二任后。

雪笠:六中全会公报在确立“习核心”的同时,对领导人“禁止吹捧”、“坚持集体领导”的条文也历历在目。如此悖论是一个障眼法还是由党内其他博弈的力量坚持加入来抗衡习核心的呢?“集体领导”的“集体”包括哪些人,能否具体化?

查建国:“集体领导”既是中共一贯提法,也能对一把手有限制约。习难达毛神化程度。“集体”主要政治局常委会。

雪笠:六中全会显示出“习核心”除了依党法治党国,还要达到空前的“从严治党”的勃勃“雄心”。习近平上任以来的“反腐”行动,虽然杀了很多鸡,儆了很多猴,同时也引起中下层官僚系统离心离德、消极不作为。除了“反腐”,习近平还会用哪些手段来保证近九千万中共党员对其“绝对忠诚”呢?

查建国:习治党除反腐外,更重要的是抓“纪律”,这是今后重点。中共执政地位带来党员个人利益,这是“利益激励机制”,忠诚者可获提升机会。

文章来源: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