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流亡者的祖国——致诗人江南

Share on Google+

祖国在很古的古代
风雅颂能够怀念
离骚汉赋能够怀念
秦砖汉瓦能够怀念
胡笳十八拍能够怀念
山海经搜神记能够怀念

祖国在很古的古代
竹简木牍可以怀念
甲骨文可以怀念
行书、草书可以怀念
行草、狂草可以怀念
祖国真的很古
青铜鼎足足以怀念
秦俑足以怀念
汉墓足以怀念
敦煌的飞天足以怀念
韩熙载夜宴图不断怀念
清明上河图不断怀念
……

很古的祖国很风骚
屈原不能忘怀
相如不能忘怀
贾谊司马迁不能忘怀
嵇康不能忘怀
陈子昂和李白、杜甫不能忘怀
李香君、柳如是不能忘怀
想起这些爷爷奶奶杜康也不能忘怀
……

祖国不古的时候
山上的土匪不待怀念
进城的农民不会怀念
城里的女学生不待怀念
乡绅们怀念不起
资产阶级怀念不起
口袋上插过钢笔的知识分子怀念不起
他们在厕所里扫地
他们在牛棚里学习
他们用屎尿斗争自己
不甘凌辱的人们用自己的裤腰带勒死自己

有时候
祖国的城楼上站满革命的虱子
他们的文艺涂满大街小巷的墙壁
祖国就不需要怀念
李玉和不来怀念
阿庆嫂不来怀念
他们要么鳏夫
她们要么寡妇
断子绝孙的人们
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杀戮
强拆
雾霾
沙尘暴
毒牛奶
地沟油
镉大米
还有以淫荡治理大国的女主播和政法沙皇
唯独没有祖国
祖国
祖国在古代呻吟

祖国在古代呻吟
羞于很难得你异国流亡
羞于怀念的我在罪恶的土地上隐藏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6-02-28

阅读次数:8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