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带下血红的泥泞

一月的梅花还是六月的槐花?
钢铁缝隙间挤出一张脸的茫茫
旋入石头的漩涡
当你走过不会绊住你的脚步
当你突然记起 甚至有一缕幽香
甜甜绞着喉咙
当季节复印一片片碾平的花瓣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