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站在尼波山上,内心正经历着最大的失望和最大的得胜】

十诫1

和王小波相比,我们出生在物质和精神极度匮乏的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农民娃子,更是被祖国和父母制造的假冒伪劣产品,碰巧四肢长全,五官不缺,极为万幸和应当感恩。

封、资、修都在扫除之列,美丽新世界却不在此岸。把自己的脑髓象翻猪大肠一样清理了几遍,我仍然找不到我家要比别家特别的理由。只好四处寻觅一些有文字的纸张,得到一些故事,我高兴讲给某个小孩子听就讲给他听,我不高兴讲给某个小孩子听就不讲给他听。任性和牛掰。
那时,最不愿意轻易讲出来并让我自己感觉温暖的故事有两个,都和灯有关。

第一个叫阿拉丁神灯,应该是在最初发明和使用1、2、3、4、5、6、7、8、9那国人中流传。阿拉丁是一盏革命的神灯,只要把她擦拭一把,就可以极大地满足劳动人民物质和文化上的需要,要啥有啥。我不能不要啥。我要每天吃米饭或者面条,蒜苗回锅肉不能少;我要新衣裳新凉鞋,我要棉袜棉鞋厚棉袄;我要新书包,长江牌钢笔……我妈妈也要,我姐姐也要……我要很多小人书连环画,一口大箱子也不够装……
我躺在麦垛上,我躺在山巅的石头上,我牵着水牛走在田埂上,我冲着蓝天白云想和喊:阿拉丁神灯,我要阿拉丁神灯!
这很美妙,肚子似乎因此半饱。

十诫2

还有一盏灯叫宝莲灯,大概先是我大舅弄给我的。大舅对我母亲很好,所以他不相信我有这样一盏灯之后会和他成为敌人。我渴望有一盏充满正义获得自由的魔力的灯,我就得为我贫穷辛劳的母亲的困苦寻找原因。这其实很难,纠结了很久,我也没有向母亲打听。尽管如此,我依然渴望一盏拥有善良正义必战胜邪恶之魔力的宝莲灯。

灯的故事和憧憬,是我孤独和深藏的秘密,她诱惑我参与一种“知识改变命运”的成人游戏。
忐忑着走进城市,走进树木掩映的学堂,我羞涩的青春荷尔蒙迷恋的不是试卷而是诗歌、小说、电影,是拜伦、雪莱和鲁迅。
这是一种疯狂的出轨或者叫偷情,部落人对此的处罚自有其促狭发泄及其报复的惯例:猪笼沉塘,扒光身体挂村头示众,棍棒驱赶于荒野,钦此。

狂风冷雨肆虐,山高路陡坑深泥泞,森林里各种野兽嘶吼爆眼闪烁,还有瘴气瘟疫疾病……啊,My God!悟空,心肠不要太硬,你就帮帮他吧,他还小,他仅仅是个孩子。
这大概是太白金星或者土地老儿的混账或者糊涂话。悟空原本一石头,佛化禅悟成妖精,空即是不空,不空即是空:正因为他是孩子,才需要经受足够的磨难,有许多路要自己走,有许多累要自己受,有许多泪得自己流……

兄弟,有多少重魔法过的咒语加持于我母亲我爱人我孩子我朋友的额头中心?我拿什么宝莲灯来拯救?

我说:贤斌,子不语怪力乱神。
如此,我们能理解狐妖苏旦己与猪头商纣的对话:基因决定命运。
年过七旬的孔村长喜欢田震,折腾了二八小村姑征在才有孔丘孔仲尼。这样年龄搭配受孕生下的孩子据说骨质不皮实,这样的孩子长大做学问不会探问到宇宙之所以为宇宙之类最根本性问题。这样的文化其实就是一种诅咒而不是宝莲灯,这样文化基因的民族注定要道路迷失迷离。

以色列人的祖先也曾有老少配的故事,以色列人就免不了在埃及为奴的经历。
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他们所受的虐待蒙耶和华神垂听。神拣选了先知摩西,让他带领以色列民脱离苦境。摩西在神的指引和帮助下,历经艰辛,逃出埃及,出了红海。

十诫3

外在的枷锁不是失去自由的唯一原因,为奴者自有自身的魔咒和罪性捆绑。自由甚至也不在彼岸的沙滩。
脱离法老掌控的以色列人屡发怨言,这让摩西和耶和华比较烦,幸福的迦南自由的迦南就变得继续遥远——旷野漂流整40年,才能让以色列人摆脱自身之罪的捆绑,明白被奴役不得自由的最后根源。

我给你的文稿弄个笔名吧。
好。
摩西。
好。

可是,亲爱的,摩西是一道谶语一重诅咒。
你必终老于摩押,不是迦南地。
摩西站在尼波山上,内心正经历着最大的失望和最大的得胜。

2015年2月2日 徐州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6-04-0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