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管疾病是人类的第一杀手。心血管疾病包括缺血性心脏病、中风,和操碎了心的碎心病。

缺血性心脏病是指心肌本身因缺乏血液供应造成心肌功能失常,甚至心脏骤停。通常所说的心肌梗塞就是。中风是指脑组织局部缺血,或因颅内血管破裂出血导致脑组织局部甚至生命中枢受压造成的疾病。操碎了心的碎心病属于操心过度玻璃心破碎碎一地。

有人说即使是操碎了心,但也死不了人。这是明目张胆的胡说八道。我认为,很多中国人就是死于操碎了心的碎心病。其中绝大多数临床表现为:父母替孩子的婚事操碎了心,党和国家领导人替人民内心想法操碎了心,人民替中南海、替美国总统、替德国难民操碎了心。

父母操心

一胎化之后孩子金贵起来。金贵孩子的婚事是父母最操心的事,尤其是白富美的女孩子,找不到对象更令父母操心。“咱哪样都不缺,怎么就找不到中意的呢?”白富美的父母想道。他们的孩子白富美心里也那么想。于是即便父母操碎了心,也不见得有啥起色,白富美依然在朋友圈晒她与洋人一样白的皮肤、高级洋装和上圆下尖漂亮脸蛋。“你们就别再为我操心了。”孩子求爹娘。爹娘泪汪汪:“孩子啊,咱俩就妳一个孩子,我们是你的爹,我们是你的娘,我们当爹娘的不操心,谁操心?”

习总操心

本着爱民如子的中式帝王精神,我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也为中国人民的幸福操碎了心。如果我生病,不用中医把脉西医会诊,一定是碎心病。如果我死了,不用尸体解剖,一定死于碎心病。人民的幸福就是我的责任,为人民操心就是我的本职工作。现在又有新的情况出现,狡猾的美国人民选择了川普,为的就是名正言顺地撂挑子不干。于是,为世界人民谋幸福的重担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中华民族的肩上。可咱没有治外法权,无法对外国人民发表重要讲话作重要指示,更不可能派中纪委去国外拍苍蝇打老虎,只好退而求次,以大撒币的方式为世界人民谋幸福。

屁民三操心:操中南海的心,操美国总统的心,操德国难民的心。

党员妄议中央,屁民瞎操我心,是我担任总书记以来两大头痛的事情。但作为这个国家数量最多权力最小却顶着国家主人翁帽子的他们来说,不许他们操心反而比操碎了心更要他们的命。所以啊,操吧,使劲操。依照文革时期一句口号就是,活着操,死了算。

作为一个中国人,操中南海的心,为中南海操碎了心,最后死于碎心病,虽然不识相有点贱,但终究还说得过去,毕竟是中国人嘛。但作为一个中国人,苦心积虑攒份闲心去操美国人的心,那就太疯狂了,太庆丰太包子了嘛。所以我敢说,比我还傻的中国人多了去了。人家美国选川普选希拉里管你屁事?惹得11月8日大清早美国驻华大使紧急向我提出抗议,说我领导中国人民干涉美国内政,要对中国宣战。

请问,自己的中国政府领导人的选举你们都管不着,吃饱了撑的去管美国选举干嘛?就好比你喜欢一部小说买来读,喜欢一部电影买票看,喜欢一个人跟他(她)套近乎,可你喜欢川普或希拉里请问你有投票权吗?你反对川普或希拉里你有投票权吗?

还有操德国难民心的。怕德国穆斯林难民太多损害德国人民的社会安全和生活质量。请问那些中国人,德国与你何干?是你孩子在那里上学还是在那里工作。即使是在那里上学或者是那里工作,你的孩子有手脚有头脑有嘴巴,他们自会为他们自己操心。再者,德国是德国人民的德国,他们接受难民是出于对人类的一份孝心责任心。

明年元旦我将宣布,中国政府决定接受1000万穆斯林难民,指定要穆斯林难民。每个中国大中城市按人口比例分配。然后征难民税,由你们出钱养活他们。看你们还有空有闲操那些心。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