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警察羞辱致残的杨佳急,急得来只身闯警局,把自己高举成刀客、英雄。成都被血拆户主唐福珍急,急得来以自焚捍卫自己的私有房屋。藏族僧人急,急得来前赴后继地自焚。特困户杨改兰急,急得来用斧头砍死四个亲生的年幼儿女,然后自己服毒自杀,然后,她丈夫服毒自杀。没钱住院的保定农民郑艳良急,急得来用锯子锯断自己无钱医治的病腿。一身是病的农民罗娃急,急得来偷牛进监狱,以便吃药治病。访民胡文海急,急得来持枪杀14名村干部和冷血村民。贾敬龙急,急得来用射钉枪杀带人强拆他婚房的恶霸村长,把自己整成杀人犯。无法走路去上学的天梯村的孩子急。承担天价医疗费的心脏病患者、肾透析患者、癌症患者急。正在萎缩的草原、森林、湿地、冰川、耕地急。正在乡村旅游和古城旅游中消失的村落和古城急。在“农地三权分置”中失去土地的农民急。在被党文化强奸中,正在萎靡和自宫的中国传统文化急。行政化、奴化中的大学急。正在被逼迫的基督教家庭教会急。正在被强拆的四川甘孜色达佛学院急。没有真普选,正在成为直辖市的香港、澳门急。“洪习会”,国民党和中共第三次握手,台湾急。受核污染威胁的连云港、被彭州大型石化基地污染的川西平原和成都急。民族文化正在消失的“少数民族”急。被群体灭绝、群体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急。失婚族、光棍族、剩男、剩女急。啃老族、借钱族、还钱族、月光族、失独族、下岗工人、失业大学生、“三无农民”、“六无三不管”复员军人急。

宪政专家、学者们不急,移民国外的华人、华侨不急,既得利益者不急,红二代红三代官二代官三代更不急!慢慢为中国找药方吧!死一窝杨改兰,有更多的杨改兰,中国不缺人,1949年后,八千万人都凭白无故地死了,无非再死八百万、八千万,是不是?!

不找好实现民主的路径就有重大灾难?窑洞党打天下时,新华日报说:“一党专政,遍地是灾!”一党专政才是重大灾难!说中国实现民主的过程会乱的多虑来源于几十年连续不断地洗脑和宣传。伊拉克、泰国、缅甸、台湾、印度乱了吗?可能你会说,是乱了,那,请问,你在哪儿看见的乱?新闻联播?哈哈!

高压维稳花去多少民膏民脂?原本,这些用来监控跟踪关押窃听的钱,可以救多少杨改兰夫妇及其子女?

在这样一个群体事件风起云涌、民怨沸腾的貌似稳定不乱的国家,说几句正常人说的话,饭局上扯几句闲谈,都会被重判七八年,转发一张图片都会被专政,赶一顿饭局都要被抓去笔录,合伙饭醉都要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样的所谓稳定拿来干嘛?!

朋友,我不仅仅要吃饱穿暖,我还要其他人吃饱穿暖。我不仅仅要我看得起病住得起房养得起老,我还要其他人看得起病住得起房养得起老。我还要张嘴说话,我还要呼吸新鲜空气吃干净水吃健康食物。

急吗?当然急,那么多思想犯、良心犯被关押,那么多人吃地沟油毒食品,那么多年轻人失业,那么多人因为没有工作而只能贩毒吸毒卖淫。当然急,46.5%的河流受到污染,10.6%的河流严重污染,90%以上的城市水域污染严重。水污染正从东部向西部发展,从支流向干流延伸,从城市向农村蔓延,从地表向地下渗透,从区域向流域扩散。为啥急?“新三座大山”之下,国人不堪重负!为啥急?全国已有118座资源枯竭型城市!为啥急?黄河几近断流,长江源头干枯,鄱阳湖长草。为啥急?房地产业、汽车产业、煤矿产业、水电产业造成巨大碳排放,地球不堪重负!北极关键海区冰融加剧!全球气候变暖加剧!为啥急?核电站、大型化工基地建在家门前!为啥急?癌症爆发性井喷!为啥急?党管文化、党管教育下,中国沦为全世界第一山寨大国、抄袭大国、模仿大国。为啥急?总和生育率不断下降,劳动力人口不断下降,人口老龄化越来越重。为啥急?粮食危机,土豆成为主粮。为啥急?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地方财政危机。为啥急?实体经济哀鸿遍野,泡沫经济破裂,通货膨胀,物价飞涨,人民币持续贬值。为啥急?房企倒闭潮、超市倒闭潮、百货公司倒闭潮、进出口企业倒闭潮、外资企业撤资潮、钢厂倒闭潮、饭店倒闭潮、酒店倒闭潮、老板跑路潮、讨薪潮席卷。

为啥急?新疆石河子市公安局强行收缴市民护照,锁国趋势出现。为啥急?道德沦丧,信仰缺失,欺蒙拐骗成风。为啥急?撒币大帝马不停蹄地沿路疯狂撒钱。为啥急?新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反对从经济上围堵中共的TPP,即将调整从军事上围堵中共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确实急,第二次造神运动正在进行,大妈们正在高唱“东方又红,太阳又升”!一支笔、一言堂、一个人说了算的现代皇帝叫嚣“不忘初心”、走新长征路、向全世界输出中国方案、引领世界经济走上新道路!高GDP高发展速度高压维稳高物价高通胀高收费高医疗费高学费高房价高失业率低社保低福利低工资低人权低健康低言论自由的中国模式正在输出!一百多个国家出版梦帝治国理政笑话,拥有习家军的当代希特勒、当代毛魔正在复活!

闭上眼睛,躲进小楼,过自己的日子就不急!1980年底,陈云再次提出“摸石头过河”,摸了三十六年了,摸到巴拿马那边去了,摸出无数个巨贪,还要摸好久?

宪政专家,表面上高喊民主,其实,是绕过实现民主的具体过程玩耍民主。好比,面对满头虱子,不去捉虱子,而是近镜中镜远镜地描绘对方风度翩翩的样子。宪政民主这么复杂?比高压维稳、网格化社会管理复杂?

其实,我急的同时,坐在火山口上的那个宇宙真理比我更急。开个北京奥运会,开个杭州G20,开个十八大六中全会,满城狙击手。

慢慢来,急也没用,中国人口多、中国人素质不高,五毛、自干五、网评员、舆情员、网警、QQ群群主话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相信未来”,顺民、草民、NC口头禅。把审判交给上帝,中国基督徒们说。

党内修补、和平转型、渐进改良可能吗?如果可能,就不会有8964天安门屠城血案了。如果可能,27年前的春夏之交,主张有限专制的赵紫阳就不会被垂帘听政的全中共一号铁腕人物邓小平废黜、软禁了。

革命就是暴力是洗脑的说法。颜色革命、天鹅绒革命、街头革命、手机革命都与共产主义运动爆发当初的血腥行暴力性大相径庭。革命是否导致战乱,看看柏林墙倒塌、前苏联解体、韩国转型、台湾转型、东欧剧变、茉莉花革命就知道了。王震说:“这江山是两千万人头换来的,想要?拿2000万人头来换!”此话一说,党指挥的枪下,愚民们个个低头下跪。不光小老百姓下跪,公知、民运人士、中国民主党、基督教信徒也下跪,跪求民主,跪求“党妈妈”依法治国、渐进改良、和平转型、实行民主宪政。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倡导者挨个被判刑,说明啥?说明中共并未对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派网开一面,要专政一样专政。

谁是“慢慢来”、“超稳定”的受益者?独坐金山的反人类、反文明、反普世价值的中共。谁是民主之乱—–乱中有序—–的受益者?被中共奴役的小老百姓。

2016年11月22日

独家首发《北京之春》
欢迎转发、转载、分享!

北京之春
2016年11月2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