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在文革

毛泽东在文革(网络图片)

当前,无论专权之严,禁言之广,出手之狠,都在向毛时代回归,效毛氏变党天下为家天下套路,议论颇多的是毛氏叫老婆用文革小组进行了政变,而习氏以10个以上小组,仍未使政治局作废,毛氏好斗,用红卫兵斗走资派,习氏以纪委斗贪腐型的走资派,都是达到集权除异,专权立威目的。

中囯人为毛泽东混世夺权乱国祸民,付出过生灵涂炭共计8000万的代价,最后,他安排弱势华国锋过渡性掌权,权力必会转到强势的江青与毛远新之手。誰知,却全落空,两个亲属皆被关进秦城监獄,毛氏以政变开始的文革,仍被华国锋、叶剑英等以密埔四人帮的政变形式结束。其实,四人帮何尝不是做了毛氏的替罪羊,谁相信文革之罪,这四人可全承担?而江青在审她时也辨解她是毛主席的一条狗,叫她咬谁便咬谁呵。殷鉴不远,能再履覆辙吗?

啥时代了,毛那一套还能复活吗?

就是1970年,毛对再访中国的美国记者斯诺给自已的总结也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他这红色毛始皇,也还靠谱。但比他读马克思更多的斯诺这左派记者,还纠正说:毛应是斯大林加秦始皇。那么,今天在文革结朿40年,还能把毛尸炒热,秦皇复活,妄想中国再出个秦始皇式的X始皇,也只能是秦二世那样的短命皇帝了吧。

历史飞跃,已从老毛那农耕时代,跃过工业化时代,飞跃入信息时代了,还可能退回到农耕时代去重拾那些陈旧思想武器,应对新世纪吗?斯诺说毛泽东没有马列主义,只有三国演义,毛用三国那些谋略得逞,今日面对世界是春秋列国的形势。而世界一体化的现实,思想还停留毛时代,说不定中南海那些充诸葛亮摇鹅毛扇的,已是蒋干那种赝品智囊哩。因毛在世一贯反智,中国已缺智慧,多的是愚氓呵!

文革后期,毛总结他一生说:他只做了两件亊:其一是撵民国政权去了台湾,其二是搞了文化革命。说穿他这两件事,就是:打了江山,没建好制度,坐了江山,到他死也未稳定。他用10年文革,所谓用天下大乱来达到大治,结果,乱得他没法收拾,搞死两个接班人,被他治到经济崩溃的边缘,还像今天朝鲜,民众饿着肚皮,仍逼着喊伟大领袖万岁。文革革得天怒人怨了,还唱红歌:“文化革命就是好、就是好”不荒诞吗?

王朔之言可谓一语中鹄

后来,终于逼出一次宫廷政变,一举消灭了四人帮,才中止了文革。胡耀邦拨乱反正,解放贱民,赵紫阳取销公社,解放农奴,在思想解放的局面下,邓小平变阶级斗争的纲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才稳住人心与政局,但是,邓在经济上否定了毛,政治仍以四个坚持,坚持了毛。对天安门学生的政治民主诉求,以枪炮和坦克进行镇压,震惊世界,还震得苏东波解体,从此,恐惧苏联的结局,便成了中南海的噩梦。江胡时期,便进入稳定压倒一切,将离退休干部、复退军人与下岗工人等10多种人,皆划为不稳定因素,又在民众中自造敌我。闹到维稳费超过军费了,可是,到今天习近平讲话里,仍在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的话,而基础,并非军队加权与钱,仍在民心,才稳吧?

作家王朔解释这总难稳定的话,很精辟,他说:你总骑在人家头上,不肯下来,怎么能稳,从人家头上下来,不就稳住了吗?

真是一语说透说破,这才是不稳定的特效药,哪是抬举出周小平这类混混的屁话可解困,也非弄啥国学,叫巧妇熬点心灵鸡汤,能迷魂?网络时代了,仍用网监加混混,用太监文人加伪学者,弄些捧话公司屁话企业,能稳吗?更非拘捕维权护法律师,践踏法治,扩大恐怖,能稳定吧?即便将老毛斗争治囯复活,党内斗政敌,党外灭异议,公有[官有]灭私有[民有]对外把输出革命变输出资本,支援武器变支援美元大撒币,再学毛联合亚非拉,反对帝修反。未必发了点财,便又有资本去弄老毛折腾中国的那些以斗治国吗?

信息时代历史已难任意掩饰与涂改了

老毛折腾中国那30年留下的创伤与罪孽,不是权力者一句“不许否定”就能肯定。更非党国的喉舌部垄断舆论,尽唱伟光正的红歌能掩蓋,当年鲁迅早说穿专制,只有瞒和骗的伎俩。毛时代那种如今日朝鲜铁桶式封闭和洗脑,这伎俩还有效,开放的网络信息时代,便无效了哩!即便把广东潮汕那文革博物馆封了,最近美国加洲那全世界学者齐集研讨文革,精英荟粹,高论层出,能封吗?哈佛教授开课讲北京六四血案,你能抓来如判依力哈木那么专横吗?

你们看看:非专制的民主国家,笔杆子与枪杆子,并不去垄断,任民众掌握,那里没有一家官媒,只有私媒,甚至3亿多人的美国,民间持枪上亿,并不觉民间的枪杆子加笔杆子对政权是威胁。而且,你们搞权力分配,用黑箱操作进行公权私受,接班制度永是难题,人家民主制度,公开化竞争,以选票进行公权公授。全民投票,一天敲定。毛泽东用10年的武斗文斗,也未解决权力交接问题,今天,中南海不是仍在黑箱操作纠缠于这难题,担误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吗?

可笑的是,难产皇帝与皇权时代,中共专制仍在讲世袭的皇儲接班,竟然还去污化民主制度的公开竞选,丑化议会畅所欲言民主议政,说人家是乱象。要倪萍委员尽说不添乱的话,孙纪兰代表,60年不投一次反对票,如中国被专制得只一种声音与鸦雀无声,才是好现象吗,乃是病象与假象呵!

中国对民主的见习,远在1905年,慈禧就派5大臣戴泽、端方去欧美考察民主了,归来,还以儒家意识颂扬民主是尧舜之治。可是,过了110年的2016年,红色专制王朝,还调动一切舆论诋毁民主选举,你这专制君权,有资格骂民主人权吗,难怪有人笑这有如不懂性亊的太监,骂人家做爱是脏亊那么荒唐可笑,和可悲矣!

任专制攻击民主,1900年,还只20个民主囯家,被专制攻击到二战后,就50多国,今天,已150余囯了。而继承专制衣钵的红色帝国,由几十国也只剩孤单的几国了,而民主浪潮已席卷世界,萨达姆专制变成民主,伊拉克人的生活提高了6倍哩。

社会的理论与实践证明:共党的党主加君主制,既难比民主优越,也难比民主稳定,仅对比一下舆论,民主社会的舆论巿场,全由民众自由评说,没有官办,你们专制禁言灭口那些行为,在民主制叫违法违宪,法律鼓励民众用舆论时刻监督权力,揭总统尼克松窃听,批总统克林顿绯闻,总统下台了,政府仍稳固,社会仍稳定。你们党主加君主的专制,高调自吹伟光正超半世紀了,人家用一付对联: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就将你们夺权盗国,禁言欺民劣性恶质,全说穿了。这时代,要瞒已难瞒,骗已难骗,也非压,能压住了。

专制还怀念毛氏专制那一言堂,一言九鼎,一锤定音独霸的痛快,不可能了。世界已进入专制的末世,不仅毛泽东以老婆侄儿加四人帮入獄,结来了他现代秦皇演义的悲剧,这些年,世界的专制暴君,无论萨达姆、卡札菲等完成专制败亡的续篇,已更悲惨。不是还有齐奥塞斯库的暴毙,在警世吗?

不改斗争治国只会祸国乱国

你坚持专制与垄断,便有压迫,就有反抗,甘肃乡下杀死4个儿女再自杀的农妇杨改英,是压廹到痛不欲生的反抗。可是,中央军委八一办公楼被近万复员军官上访静坐包围24小时,他们可都是共产党员呵,这反抗,就非杨改英式的柔弱,不仅震动中南海,也震惊世界矣。为何耗费超过军费的维稳费,反抗仍难止?还是王朔说的骑在人民头上不肯下来的后果。

老毛治国,靠斗争,妄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他的快乐建在亿万人的血泪、死亡的痛苦之上,这种快乐,逆人的良性与人性,被胡锦涛破译为“折腾”。如果有人还想以斗来折腾祸国,好像今天,已难有毛时代那些主客观条件,若将中国梦理想成毛的那种梦,还囿在毛那马克思加秦始皇的老梦里,恐只有恶梦了!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2/6/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