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评卡斯特罗与习近平对立

习近平在唁电中指出,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古巴共产党和古巴社会主义事业的缔造者,是古巴人民的伟大领袖。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古巴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也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人物,历史和人民将记住他。

与习近平的评价迥然相异,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表一份声明,将卡斯特罗称作压迫自己人民近六十年的“残暴独裁者”、“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遗产是行刑队、盗贼、无法想像的苦难、贫困和对基本人权的剥夺。”

显然,这不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而是立场与观点水火不相容的对立性评价。

习近平是从社会主义阵营立场,去看古巴领导人,而特朗普则是从人道人权与普世价值的立场,审视卡斯特罗。对于中共来说,对卡的评价,就是对毛泽东等共产主义阵营领导人的评价,党与社会主义事业的缔造者。但他们缔造了怎样的制度?带来的怎样的结局?是贫穷还是富有?是民主还是独裁?他是古巴人民的伟大领袖,斯大林也是苏联人民的伟大领袖,现在的前苏联人民,是不是完全唾弃了斯大林?还有波尔布特之流,无不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共产主义实验田(用无数人的热血来浇灌)。共产主义者们致力于消灭私有制,结果,流氓无产者们制造了更多的赤贫无产者,而国家财富被一部分人(革命领袖们)控制,这部分人成为特权者,他们不仅坐享了无数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带来的革命成果,还坐享全民创造的剩余价值(不让资本家获取剩余价值,革命者可以直接掠夺社会财富)。

革命领袖,无论是斯大林还是毛泽东,无论是波尔布特还是卡斯特罗,无不成为终身制的大独裁者,这些独裁者为了完全掌控政权,他们控制媒体制造谎言,不仅要消灭财富精英,还要消灭知识精英,甚至连体制内的精英、战友,也要一一打击,以维系个人的绝对独裁地位。他们成为红色丛林中的胜者王者嗜血者。特朗普的评价,是现实的评价,也将是历史的评价,卡斯特罗们是残暴的独裁统治者,这些披着共产主义外衣的独裁者们,共同遗产是“行刑队、盗贼、无法想像的苦难、贫困和对基本人权的剥夺。”

是狐狸还是豺狼?

我们阅读卡斯特罗的革命历程,发现他既是一只丛林中的豺狼,对自己的人民甚至对旅居古巴的侨民如同凶狠的豺狼,而在共产国际关系中,却像一只逐利投机的狐狸。

为了谋取苏联的援助,卡斯特罗强力反美:“我们要在他们鼻子底下进行一场社会主义革命”。面对当年分裂论战中的中苏,伊始古巴是骑墙策略(某种程度上,古巴领导人甚至更喜欢亲近中国),以获得两国的经济援助。一九六○年二月,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米高扬率团访问哈瓦那,宣布苏联向古巴提供一亿美元的贷款,紧接着,各种援助项目源源不断,甚至达到古巴每人可以获得四百美元左右的利益,美国封锁古巴,社会主义阵营就不惜代价援助,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中国从古巴购买五万吨原糖、一九六○年七月,中国政府签订了为期五年的贸易协定和总额为一千三百万英镑的贸易合同。现在看来,这本质上是一次经济封锁下的革命外援战,古巴是得利者,而牺牲利益、内斗纷争的是“中苏阶级兄弟”。

由于苏联援助巨大,古巴在苏联的坚持下,与中国绝交,中方作出的反应是一九六五年大幅减少出口古巴的大米,卡斯特罗说:“大米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应该习惯吃小麦,那样对健康更好。”后来说出来的话更难听:“中国不过为古巴送去了大米、杂技团和安全套。”中共视苏联统治当局为修正主义者,而古巴领导人则批中共当局是修正主义者,古巴因此与苏共一样,被中共列入敌对势力,现在人们通过《人民日报》等报纸,还能找到大量的对卡斯特罗的各种批判雄文,毛泽东则在一九六六年三月的政治局会议上讥讽“卡斯特罗无非是豺狼当道”。

当邓小平启动对越南的“反击战”之时,古巴仍然是苏联阵营的得力成员,卡斯特罗宣称中国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卑鄙的背叛革命的例子”,并威胁可能导致一场世界核战争,其喉舌媒体《格拉玛报》社论扬言:“古巴将援助越南,甚至是用自己的鲜血。”

共产主义阵营里的老朋友们翻脸,真的比翻共产党宣言还快。不知几时,古巴突然又成为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了,原来,苏联解体后,无力持续对古巴援助,而中共却需要同盟者,需要在联合国获得一张选票或一次次举手,中国人民的援助又来了,代替苏联成为冤大头。

卡斯特罗迫害古巴华人

这些共产主义阵营,无论是苏联还是越南,无论是柬埔寨红色高棉还是古巴卡斯特罗,无不对华人犯下过滔天罪行。

通过公开的媒体报道出来的数据,我们看到从一八四七年到一八七四年,从中国大陆流向古巴的华工数量达到了十四万之巨,发展到二十世纪中叶,古巴的华人资本尚有杂货店一千六百六十七家、蔬菜店七百二十家、洗衣店五百九十一家、餐厅二百八十一家,农庄二十座,各类企业如烟厂、药店、首饰店、影像馆、戏院、报社应有尽有,华人在古巴已然有了自己成熟的社会。

与全世界红色革命者一样,这些古巴的共产主义者是不会放过勤劳致富的华人的,一九六一年开始,华人企业就逐步被收归国有,华人工业也落入困境,后来连华人墓地也被剥夺私有地权,这一过程,造成华人因迫害或财产被剥夺,而流亡其它国家,但想通过古巴直达中国,购得机票也得等上二、三年,所以,华人要么流亡邻近的美国,要么借道苏联返回中国大陆。到了八十年代,在古巴只有大约三百名在中国出生的第一代侨民。现在的哈瓦那大街上,昔日的“中国城”早已败落,小牌楼后面可能见得近十家华人饭馆。让华人社会在古巴消失,这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送给中国人民的历史礼物?

中共源于马克思主义,组织来源则是苏联或苏维埃、共产国际,所以,中共的历史,就是接受苏维埃与共产国际资助与指示的历史,当政后,又是输出革命理念、输出革命资金的主力,至于华人有没有受到相关国家共产党政权迫害,全然无视,越南红色政权迫害华人、苏联政权迫害华人、古巴红色政权迫害华人,中共有过强烈抗议没有?没有,中共要做的,毛时代是输出革命,赢得联合国席票,邓时代以来,则通过经济方式提升自己影响力,仍然把第三世界或者古巴这样的红色政权视同联合或统战对像,不惜政治金元输送,试图延续其它国家红色政权命运,抱团取暖,同呼吸共命运,以图将来。

(作者为大陆旅美学者专栏作家)

动向201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