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怎么了,中国或成最大赢家”,最近一段时期几成中国官媒及一些红粉扬自己志气的固定句式了。先是韩国总统朴槿惠遇上“闺蜜门”,舆论便放出韩国“萨德”导弹防禦系统大概要部署不成了;随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更是高兴,以为美国可能要重新考量“亚太再平衡战略”,中国在南海、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将会更大……国际上发生了诸多事情,好像中国都能得利。

如果说,上述许多事情还没有一一展开,中国的得利还只能处在假设中,中国官方一般不便正式表态,欢呼的只是中国官媒及官媒鼓动之下的红粉,那么,下面这件事甚至使中国最高领导也按捺不住兴奋,正式出手准备获利了。

中国当不了国际贸易的头

这件事就是十一月二十二日,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通过视频表示,他上任后一百天执政计划的头一件事,就是发布总统行政令退出TPP.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秘鲁召开的APEC利马会议上表示,中方支持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TPP是中国自认被排斥在外的,而RCEP是由中国主导的,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要在全球贸易中起带头作用了。

然而,中国替代美国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恐怕只能存在于空想之中。

以市场价格角度看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占比,中国的占比从二○○○年的百分之四跃升至二○一六年的百分之十五。亚洲(包括日本)的占比为百分之三十一。同时,美国和欧盟(英国还在内)的占比之和为百分之四十七。同样,尽管增长迅速,但二○一五年中国在全球进口中的占比仅为百分之十二,而亚洲的占比为百分之三十六。美国和欧盟的占比之和仍达百分之三十一(不包括欧盟内部贸易)。

世界最终需求的很大部分仍来自高收入经济体,中国虽然有少数可与欧美富人相匹敌的最富庶人群,可整个国家还算不上是高收入经济体。以市场价格计,二○一五年中国消费大约是美国和欧盟总消费的三分之一,更重要的是,驱动当代大部分贸易的专门知识来自于高收入经济体的公司,中国企业仍不能提供可比深度的专门知识。

特朗普反对TPP的理由大致有,标准还不够高,比如在知识产权上让步太多;投资人和投资所在国的争端解决机制有损美国主权;给一些成员国过渡期可能继续损害美国劳工阶层的利益,等等。但是,美国不仅是全球第一经济综合体,也是第一国际贸易体,美国经济不会也不能完全退出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美国国内毕竟同样存在庞大的全球化受益群体。

因此,特朗普或许只是重新谈判TPP,以争取美国更大的利益?美国不退出TPP对中国不利,退出TPP同样不会对中国有利。美国如果退出TPP,那么将在双边贸易协定或WTO框架下,对贸易对方要求更加严格,必定会在更多保护知识产权上要求更多的利益,要求对方贸易地位平等,力求资金回流美国,让更多的制造业回到美国。

这几年,中国经济不景气,外贸出口增幅一跌再跌,企业外迁形成潮流,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和出口商品成本屡遭市场质疑,美欧对中国开徵反倾销税已不是新闻。再遭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按照现有国际贸易规则严格挑剔,中国外贸岂非雪上加霜?

根本问题在中国内部

中国经济外贸严重衰退的根本问题还在中国经济内部。中国经济三十年的高速增长得益于市场经济、得益于全球化经济。随着中国经济增长,中国劳动力成本、环境成本也必定增长,按照全球化经济、市场化经济规律,原来不断迁入中国的低端制造企业,将会纷纷往外迁。这在其他比中国更早工业化的国家是一样的,英美如此,日韩同样如此。

然而就在那些国家的低端制造企业外迁之时,那些国家高喊经济“空心化”时,他们的总体经济并没有下坠,甚至他们的外贸出口总额也没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

以日本为例。日本的汽车或家电制造商工厂外迁,在外迁地重新建厂,当然会裁掉原来国内工厂的员工,然而新工厂需要安装的机器设备跟原来国内工厂需要的一定是同一个公司提供的,也就是由日本本土的机器制造商来提供。因为他们多年来一直使用这些老设备商的产品,他们对老设备商熟悉且觉得可靠。在外迁的工厂里,机器设备的投资相当于劳动力五年的产值,这就解释了日本在所谓“空心化”时代的外贸顺差,也解释了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面出口工作岗位一面贸易顺差仍在扩大的现象。

中国之所以没有沿着英美日韩的路走,因为中国虽然充分利用了经济全球化,但国内市场化却是扭曲的,是权力市场化。当国际低端企业外迁临到中国头上时,这些低端企业乃至整个中国经济缺失被逼向高端发展的动力。中国的一切尽在中国政府手中,它可以操纵汇率,可以长期压制劳工工资,可以放心的在全球化经济范围中尽情的享受利润,因此也可以听任、容忍国企或有着政府背景的民营企业极低的效率且毫无改进提高的动力。

所以,到了现在企业外迁蔚然成风时,中国没有可以跟进的高端行业,反而国内遍地的钢铁、水泥、低端机械制造等落后过剩产能的国企无法淘汰。

力挺国企盘剥劳工是命根

TPP从来没有反对过中国,美日也几次正式希望中国能够参加TPP.

中国反对TPP有两条:一是企业需有独立的工会;二是企业间交易和纠纷按国际规则和法律来办。

企业有了独立的工会,不仅保护了工人的人权,而且劳工也有商品的定价权,货币汇率就难以操纵,国际贸易秩序中企业间便能公平竞争交易。

特朗普如果退出TPP,或许是不愿为美国以外包括中国的人权再付出实质性的代价,但是美国必然会在今后与中国商业交易中,更加注重中国商品中合理的劳动力成本,更加注意人民币汇率不被操纵,更加注意国际贸易的公平原则。同时,美国也一定会注意到中国国企在中国政治法律环境下的特殊性,国企可以不遵守市场规律。中国目前很想在美国投资(奥巴马在任期间迫切希望与美签成中美投资协定),美国将会更加注意中国国企的身份。最近,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向美国国会提交报告建议,美国应阻止中国国有企业收购或以其他方式控制美国企业。

在相同的国际法律下裁决企业间的交易和竞争,中国国企怎能维持其官授垄断地位及极低的效率?中共怎么肯让工人有其独立组织,怎能允许维持其一党专政经济基础──国企垮台呢?所以,特朗普上台,中国必是输家;美国退出TPP,中国也必是输家,根本原因都在中国自己。

动向201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