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两个在英国伦敦打工的澳洲青年约翰和埃斯,一次在逛哈罗兹百货商场时看到那里正出售二只可爱的幼狮,可怜兮兮地蜷缩在笼子里,机灵的眼睛里透着忧伤,他们被这两只幼狮打动,以相当于3000英镑的价钱把其中一只买下来,带回家作为宠物饲养,取名为“克里斯蒂安”。

几个月后,克里斯蒂安在约翰和埃斯的细心照顾下飞速长大,为了满足成长中的狮子运动的需要,他们说服了摩拉维亚教堂的威廉森牧师,允许克里斯蒂安每天在教堂附近一个比较大的围起来的墓地里运动。一年后,克里斯蒂安的体型从35磅长到180磅,已经不适合在他们租的公寓里生活;当时每个月100多英镑的抚养费,也让他们有点喘不过气来;更为糟糕的是,后来威廉森牧师因为害怕不断长大的克里斯蒂安会让出入墓地的教友们受到惊吓而终止他在墓地里运动了……多种原因,两个年轻人决定把克里斯蒂安放生回非洲大草原,让他重返自然。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联系上了当时在非洲肯尼亚从事把人工收养的猛兽放生回大自然之实验的乔治亚当森,千里迢迢地把克里斯蒂安送到他那里,由他负责放生。

放生一年多后,约翰和埃斯非常想念克里斯蒂安,就决定去非洲大草原探望他。到那里后他们被告知,克里斯蒂安现在已经完全野化,可能不再记得他们了,同时被管理人员严肃地告诫,如果他们坚持要与他见面,会面临极大的风险。但两个年轻人凭信心坚持要与他会面。经过几个小时的寻找,他们看见了前面不远处克里斯蒂安带领的狮群,就朝他呼喊。当克里斯蒂安听见他们的呼唤时,先是愣了一会,抬头朝不远处的两个人打量,慢慢找他们走过来,在认出他们就是曾经把他从铁笼里救出来的旧主人时,顿时兴奋无比,朝着他们飞奔而来,随即立起后腿张开前肢与两个旧主人热烈拥抱……

这个30多年前的录像视频,2008年才在网上公开,短短时间里的点击率竟然达到5000多万。我看了好多遍,每看一遍都是热泪盈眶。作为草原之王的狮子,曾经让无数人谈狮色变,认为他骄勇凶悍、冷酷无情,然而,克里斯蒂安在放生一年后居然还认出并感恩旧主人,他给予旧主人的热烈拥抱曾经羡煞并温暖了无数人!谁说猛兽无情,其实只要人们能真正理解并爱护他们,就必然得到爱的回报;凶猛野兽与人之间竟然能建立如此美好深厚的感情,真让我们为着浩茫宇宙中的真爱不灭而感动,更为人与人之间的彼此猜疑、漠视、争竞、仇恨和伤害而痛心。想想在这个私欲横行的年代,恩将仇报、卖友为荣、两面三刀、无亲情、逆父母……比比皆是,人心真的已经堕落到了一个地步,还不如一只猛兽。所以圣经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

上文提到的乔治亚当森,被称为“狮子之父”。他和妻子在肯尼亚从事把人工收养的野生动物放归自然的实验,一干就是40来年。多年来,他们用心地去跟狮子、猎豹等猛兽交流,真诚地关爱他们。这么些年来,无数猛兽与他们建立起亲密的关系。特别是他们自小收养的一只母狮爱尔莎,到死都把他们看成自己的养父养母。乔治的妻子后来写了一本书叫《野生母狮爱尔莎》,内中所描写狮子的丰富性情和重情重义,感动了无数人,后来这本书被拍成电影,风行欧美。它告诉人们这样一个道理:许多凶猛野兽之所以现在与人类处在对立的位置,罪魁祸首在于人类,而不在于他们。有人曾经担心他们最终会被野兽咬死,他们回答说:最可怕的不是狮子,而是人。不幸而言中,最终这对夫妇都先后死于当地盗猎分子的手下。

因为被克里斯蒂安的视频所感,我又在网上搜索到了五年前的视频《玛丽丝和她的狮子》,讲的是一个南非农场主收养了十多只幼狮,他的女儿玛丽丝就和幼狮们一起长大,后来玛丽丝带着两只亚成年狮子进行了一次远行,她妄图为他们寻找一个新家。在旅途中,美丽年轻的姑娘无数次和健壮魁梧的雄狮嬉戏拥抱,甚至晚上睡觉时,还把雄狮温厚扎壮的肚子当靠枕,她深情地说,当我在生活中碰到不如意和沮丧时,只要能抱一抱他心里就感到得安慰了。在这里,让我们看到的是人性和兽性的交融,如此的和谐美好,这岂非正是造物主创造世界的初衷嘛?

那个出生在贵州的中国男人星巴,正是怀着对狮子莫名的敬畏和亲切,冲破一切阻力去了非洲做野保,到了那里,一次他看见远方的小石头山上躺着一只雄狮,忧郁的眼神望向远方——这竟然是无数次在他梦中出现过的场景,仿佛是在冥冥中早就注定,今生他将与狮子成为亲密的朋友。

近些日子来,稍微空闲下来,我的脑海里就跳出许多狮子来,有幼狮有成年狮,有雄狮有母狮,站着的,坐着的,跑着的,跳着的,躺着的,咆哮着的……甚至好几个晚上,做梦都看见有一只狮子围在我身边,搅动起在心灵中澎湃着的那股微妙奇特而温馨浪漫的情感暗流。

也许他是一只因着什么原因被遗弃在路边的幼狮,我会不顾一切地收养他,用作为一个女人天性中的母爱给予他温暖和安慰;用我有限的生命和时间去陪伴他成长,并在这个过程中探寻他神秘而奇特的性情;用我专注而热切的关爱,在他的世界和我的世界之间建造一座桥梁,以让我们都能够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间随意往来。我盼望在每个早晨用双手梳理他长长的鬃毛(如果他是一只雄狮),轻拍抚摸他的额头,搂住他的脖子聆听他雄浑的吼声;在冬季让他温润的嘴巴轻轻含住我冰冷的小手,暖意就在全身漫涌;如果她是一只母狮,我还希望有一天,能像照顾女儿坐月子一样,去照顾她生育狮宝宝……至于,是否应该把他放生回大自然,我好像犹豫不决。我盼望他能过得幸福长寿,因此就有点舍不得让他返回自然,因为野生的日子,对他来说经常会非常艰辛,甚至会忍饥挨饿。但是,想到他祖祖辈辈所拥有的自由,在辽阔的草原上奔跑追逐,在捕食过程中展现草原之王的矫勇,我又认为应当忍痛割爱,尊重他的天性和喜好,而不是把我个人对幸福生活的理解,强加在他的身上……

冥冥中感到,也许在某一天,我的生命中真的会出现这样一只狮子。好想摆脱生活的各种羁绊,即刻去非洲做野保,让心灵回归自然,返璞归真,但是现在我还不能,甚至有时还需要把这样的念头变成秘密在心里尘封。我打开电脑,敲下这些文字,谨以此呼唤我生命中的那只狮子,呼吁更多的中国人能够关爱自然关爱生命关爱动物,特别是野生动物。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