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利用体育比赛进行民族主义煽动的典型事例。中国人现在的自尊心特别强,动辄要求谁谁谁道歉,似乎这个世界谁都欠着我们似的。我感到奇怪的是,饿死几千万人他们为什么不要求道歉?文革这样的浩劫他们为什么不要求道歉?

在8月7日,里约奥运的400米自由泳决赛,澳大利亚选手霍顿力压孙杨获得冠军。霍顿在赛后接受采访中,称自己“赢了嗑药的骗子”,直指孙杨服用兴奋剂的往事。霍顿对孙杨的攻击引发了中国泳协的不满,通过外交途径要求澳洲泳联向孙杨道歉,同时也引爆了国内微博,有超过20万条跟帖发泄对霍顿的“义愤”。尽管霍顿在较晚的采访中表示,这并不针对孙杨个人,只是针对体育比赛服药这种现象。但是国内媒体以及微博还是对霍顿不依不饶,直到孙杨在后面的1500米的预赛出局之后,对霍顿的批评才逐渐平息。

孙杨作为中国出色的游泳运动员,在世锦赛和奥运会上创造了优异的成绩,理应得到尊重,但是不能享有特权。孙杨在成名后,由于中国社会的纵容,这个运动员恃宠而骄,从无证驾驶到违禁服药,爆出了许多负面消息。但是中国体育当局为了在奥运会上的成绩,还是对孙杨的违纪行为加以宽容和偏袒。现在有关方面出来为孙杨服用禁药进行解释,说什么是为了治疗孙杨的心脏不适而误服的,对提高运动成绩没有帮助,又说现在在有关运动员禁药手册里面已经撤下了曲美他嗪的禁令,不再是禁药了。照此说法,当初给以孙杨三个月的禁赛也是错了?其实,关于霍顿指责孙杨“骗子”的说辞,还不仅仅是服药的问题。中国媒体向国内网民隐去了一些事实。为了备战里约奥运会,孙杨曾经两次前往澳大利亚,接受他的游泳教练澳大利亚人丹尼斯进行训练。丹尼斯原是孙杨的教练,澳大利亚考虑到中国游泳队是他们的主要对手,召回丹尼斯。根据澳大利亚的有关规定,孙杨进入澳大利亚进行训练必须依法注册才能前往。可是孙杨并没有注册,偷偷的前往澳大利亚。为了掩盖在澳洲训练的事实,还曾两次更换训练场地。可能这就是霍顿所指的孙杨是“骗子”。

同样是优秀的运动员,曾为韩国获得体育荣誉的游泳运动员朴泰桓的遭遇,可以看出来中韩两国的人民如何对待体育丑闻。作为孙杨的主要对手,朴泰桓曾经获得过京奥、亚运会、世锦赛的多次金牌,与孙杨并称为亚洲双娇。可是,在2014年朴泰桓因涉嫌服用兴奋剂被国际泳联处以18个月的禁赛,而韩国的奥委会则对朴泰桓处以更严厉的三年禁赛的处罚。所谓的禁药事件对于朴泰桓来说有点冤枉。2014年朴泰桓接受免费的脊椎治疗,医院给他注射了被列为禁药的雄性激素“乃比多”。经过调查,为朴泰桓注射药剂的医生,属于无心之举,并非有意为之。

星岛周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