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娜·阿伦特:夜色

Share on Google+

夜色将我包围,
软如鹅绒,重如哀愁。
我不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
我不再知道田野成了红色,
一切都想逃遁——
只是给我一点平和。

我想到他,想到爱——
似乎那是在一个遥远的大陆;
“来与给”都是外来的;
我不知道何物将我束缚。
夜色已经包围了我,
软如鹅绒,重如哀愁。
反抗无从发起
朝着新的哀伤与欢乐。

那段距离召唤着我,
昨天如此清楚和深刻,
他们不再将我诱惑。
我知道一种水,伟大而奇特
一朵花儿,无人叫得出名字。
现在,什么能摧毁我?
夜色将我包围,
软如鹅绒,重如哀愁。

作者 / 汉娜阿伦特
翻译 / 陈伟

汉娜·阿伦特

阿伦特出生在下萨克森州林登市(今汉诺威)的一个世俗犹太人家庭,在哥尼斯堡(现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和柏林度过成长时期。她在马尔堡大学求学时师从海德格尔。
后来阿伦特迁移到海德堡,并在那里接受存在主义哲学家雅斯佩斯的指导写作博士论文,主题是中世纪天主教经院哲学家圣奥古斯丁思想中的爱的概念。
1929年阿伦特完成了她的博士论文,但由于她是犹太人,无法获取教授学术资格认定(habilitating),她也就不能在任何德国大学授课。1933年,阿伦特离开德国,前往法国巴黎,并在那里与马克思主义者瓦尔特·本雅明结识并成为好友。在法国逗留期间,阿伦特还致力于救助犹太难民。
在1937年,阿伦特因为有犹太血统而被剥夺德国国籍。随着二战爆发,法国部分领土被纳粹德国占领,德国占领当局逮捕犹太人并将其送往集中营,阿伦特不得不再次流亡,离开法国。1940年,阿伦特与德国诗人、哲学家海因里希·布吕歇(Heinrich Blücher)结婚。
1941年,在美国外交官海拉姆·宾汉姆(Hiram Bingham IV)的帮助下,阿伦特与丈夫和母亲前往美国;这位美国外交官非法向 2500 名犹太难民发放了签证。阿伦特抵达纽约后成为当地德国犹太侨民中的活跃分子,并为 Aufbau 周刊撰稿。
二战结束后,阿伦特与海德格尔恢复了联系,并在德国的一次去纳粹化听证会上为其作证。1950年,阿伦特归化为美国公民,1959年她成为普林斯顿大学任命的第一位女性正教授。
阿伦特于1975年逝世,享年69岁,葬于纽约州哈得逊河畔安嫩代尔(Annandale-on-Hudson)的巴德学院(Bard College),其夫在该学院教学多年。

文章来源:诗意的日子

阅读次数:3,8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