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起:给泛蓝众兄弟的公开信——回应“泛蓝成员”被遣返事件

Share on Google+

亲爱的泛蓝兄弟们:

很感恩有这样的机会来给大家写这封公开信,同时也借着对这个事件的回应来讲一些长久以来我如鲠在喉的话。今天我不代表任人、任何群体,仅以个人身份,以一个泛蓝老兵的个人身份来给大家写这封公开信。

不论大家怎么看待这个已经被大陆媒体炒作得沸沸扬扬的“遣返”事件。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第一个态度是赞同,第二个态度是支持,第三个态度是赞同加支持。我想,这样的态度一定会伤害一些人,但我希望这样的伤害能够对他们灵魂有所造就;这样的态度也一定会得罪一些人,但我希望这样的得罪能够对他们的前路有所帮助。我也希望他们能够从这份伤害与得罪中,看到我的诚恳与善意。我会为成就这美善的结果而祷告的。哈里路亚。

在我看来,这根本不是一个蓝、绿、红“政治立场”的问题。更不是要先把矛头指向绿或红的问题。他首先是一事实问题,其次是一个法律问题,最后才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我今天所称的政治问题,与两岸三党的“家国天下”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众所周知,“中国泛蓝联盟”早在2009年之后就已经放弃了组织性的架构,故之后仅存在无形的泛蓝圈子,而不存在有形的泛蓝联盟。这次被遣返的几个人,别说在泛蓝联盟,就算在泛蓝圈子之中,认知度也相当不高。故自称是“泛蓝联盟成员”的说法是很有问题的。客观地说,就是几个冒称泛蓝联盟成员的人希望在台湾政治避难而遭拒绝并遣返的事件。这是我看到的事实。

从法律上来讲,目前中华民国难民法草案仅于去年7月通过初审,而并未最终生效实施。仅以初审草案中“有充分正当理由,恐惧遭中共迫害者可申请政治避难”之条款而论,被遣返者中,有几人符合呢?请大家仔细想想,如果是刘晓波、胡佳之类的人,当他们用同样的手段偷渡到台湾,会被遣返吗?如果是某个因为政治、信仰、种族等等因素而遭受过拘留、逮捕、判刑的人,他们用同样的手段,会被遣返吗?如果是某地的维权者、访民、或者“同城饭醉”的骨干,他们用同样的手段,会被遣返吗?我们不要忘了与被遣返者同行之人,仅在泛蓝圈中略有活动,恐怕远远未能达到上述标准,不也成功地申请了政治避难吗?而符合上述标准的,又有哪一个被遣返了呢?从以往的案例来看,被遣返的无非是按台湾惯例无法接收,同时又不符合欧美接收难民标准的。这当中有什么蓝绿红的问题呢?又有什么要配合谁,要把矛头对准谁的问题呢?

最后我们来聊聊政治。黄花岗72烈士哪一个不是家底殷实,能在海外过上优渥的生活。却选择要回国起义呢?他们避过难吗?二次革命时蔡锷、唐继尧、李烈钧等将领明明可以有更稳妥的选择,凭什么要冒险呢?他们避过难吗?抗战中陨落的200多位国民党将星,在国家最残破的时候,他们避过难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泛蓝众兄弟为何对想避难而被拒的事如此愤慨呢?在三千年大变局尚未结束,二百年历史三峡尚未驶出的今天。如果我们在这个转型期不与这个社会的苦难同在,泛蓝就没有脸在转型之后宣传其政治蓝图。如果我们在今天没有办法给监狱中的兄弟送饭,泛蓝就没有资格在明天影响中国政治方向。如果我们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不能陪哀哭的人同哭,不能陪这片土地上的民众一起喝地沟油,吸毒雾霾,泛蓝就没有本钱在那严冬退去春暖花开之时,向这片土地上的民众许诺一个同呼吸共命运的未来。当寻求政治避难成为泛蓝今天的捷径与时尚,那明天我们将面对的是永远的迷失与过时。若泛蓝没有在这个时代,成为今天的同盟会,也没有见证三民主义的道路,那么“不管多难,天会再蓝”。无非只是一句自欺欺人的鬼话。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英国军队的死亡率是12.5%,而薄瓜瓜所读的那所伊顿公学里的贵族子弟,死亡率却是45%.因为他们总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对于他们来说,责任和荣誉比生命更重要。亲爱的泛蓝兄弟们,你们真的相信三民主义吗?你们真的相信中华民国宪政体系能够成为大陆未来的宪政蓝图吗?你们真的相信你们是未来中国的政治精英吗?没有一个智商正常的人,会相信一个一面声称要在大陆实现中华民国的宪政制度,却一面往美国偷渡去寻求政治避难的人。如果你们真的相信,你们所宣称的与你们所行的就会是一致的。如果你们宣称的方向与你们所行的方向不一致,你们的宣称无非就一场并不高明的诈骗。我们真的是这个时代的先锋吗?我们真的是明天的贵族吗?如果泛蓝联盟不允许其成员政治避难,你们选择加入吗?如果泛蓝联盟被判刑的比例是50%,你们选择加入吗?如果泛蓝面临一场战争,阵亡率是50%,你们选择加入吗?

两年前,我在西双版纳。在一个离泰国边境十公里左右的地方。有足够的现金,也有安排接应的渠道。看着远处山峦叠嶂的泰国疆域,是走是留我也犹豫过,但我决定留下来。因为我觉得泛蓝应该是一支军队,就算没有泛蓝,我也可以是一支一个人的军队。我不希望我成为一个逃兵,也不希望任何一个兄弟成为逃兵……

我希望有一天,当我们这群80后90后不再青春年少,那衰败的日子已然到来。我们能够彼此祝福,相互安慰。因为那美好的仗我们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们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们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们存留。

阿门

泛蓝老兵 张起

2017年1月12日 晨

阅读次数:1,8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