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记忆中,为了权力,而不是为了当的利益,他们杀自己人有三次,一次罗绮园杨匏安案,陈绍禹借战友之手将他们出卖,另一次向忠发案,还有一次柔石五烈士案,不过都是借杀刀人,手法都是派人向有关部门告密,尽管后两次没有证据,不过正付心中有数,就像仲共并没有与日寇订立什么协议,但提供情报、领取经费、不破坏津浦铁路线是明摆的事,潘汉年甚至将与延安联系的电台安置在日方的老巢中。润之在铲除异己的历程中,有时也采用此方法。比如除掉杨开慧,借何键之手;消灭西路军,通过甘肃马家军;剪除项英,则麻烦蒋中正。

润之兄的软肋,没有能力招兵买马,每到一地都是反客为主、玩弄权术,抢夺土匪或同志的武装,这就跟人家发生了冲突。他的手法,在人家的部队与地方政权中安插亲信,排斥异己,没有委任就自封为王,自命主席、书记、政委、总指挥,若有不服,则诬对方为AB团、富农路线、机会主义、混进当内的反革命。

对付异己,他都动嘴不动手,所有脏活通过暗示、吩咐或所谓决议,请人代劳。始终不亲自开枪,也不亲自挖坑。消灭在危难之中接纳他的井冈山土匪王佐、袁文才,以及不听命于他的江西党政军的领导,还有井冈山的一部份红军,他都是这么干的。

肃清所谓的江西AB团,他派了顶级杀手,叫李韶九的。此人先用酷刑逼供,迫使受害人在生不如死的情况下,牵连更多润之兄欲致其死地的人。酷刑如下:地雷公(用竹签钉指甲)、用香火烧、小刀割乳、烧阴户、颈骨穿铁丝、坐飞机、蛤蟆喝水、猴子牵缰、烧红枪通条捅肛门、洋钉将手钉于桌上、铆钉钉膝盖、剖腹剜心,以上有些酷刑,我才疏学浅也不知如何操作。还有一种创新的刑法,叫山人弹琴:“用铁丝穿过睾丸,吊在受刑人的耳朵上,再用手拨拉,像弹琴一样。”有一个叫刘敌的,对此恶行不滿而反抗,结果把他跟一些伸张正义的红军战士一起干了。润之兄还拖人下水,叫朱德签名,令他认可处决刘敌的合法。一系列的清洗,以李文林为首的,还有一个叫李明瑞的,红军将士死亡人数达数万人。

长征途中,润之兄为了避免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神经病似的四渡赤水,红军不仅精疲力尽,且死伤惨重,抛下的伤病员任其在深山老林中自生自灭。

为了打通与苏联的运输通道,其实也是润之兄借刀杀人,令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组成所谓的西路军,忍受饥饿疲惫,在漫漫的戈壁滩中跋涉,行军路线还由润之决定,结果被猴耍,被马步芳部绞杀,男的死于非命,还有一千多人被活埋,女的二千多人被强奸,之后,有的进了妓院,有的成了人家的小老婆。幸存的逃回到苏区又被活理。活埋前,还叫他们挖坑,说埋国民党,然后把他们推进深坑,说“这是高岗的命令,高岗是奉毛主席的命令,毛主席叫咱干啥,咱就干啥。”张国寿被润之逼得没法,出逃延安,润之兄风闻其部下不满,在“讨论应付方法”,担心哗变,又悉数解决,活埋了两百多人。

润之兄不仅仇视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还仇视项英,他甚至连陕西的刘志丹也不放过,最后也死在他的手里。

写到这里,我又查了张戎所写的《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发现润之兄为铲除劲敌,还给王明下毒。一个姓金的医生,不管王明病情,主张拔牙、割痔疮,还要叫他割扁桃腺,就像动了手术有奖金似的。金医生还喂药,也不知啥药,反正王明服了一片,先头晕,第二天又服了两片,继续头晕,并呕吐、肝剧痛、脾肿大、心区痛。金大夫再接再厉,又叫病人服了一片,新病症如下:急性胆囊炎、肝炎,继续肝肿大。金医生见王明生命力顽强,又给他吃了甘汞加小苏打,目的为了让他“汞中毒”,像武大郎那般死去。

有个情节值得一提,润之兄写了九篇谩骂王明及其盟友,还有早已归顺的周恩来的文章,还改了又改,胡乔木说:“咄咄逼人,锋芒毕露”。平时看了不算,临死前几年,还叫人前后读了共三次。

盘查润之兄的发迹史,发现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天地为我所用”,所有人不过是实现其欲望的工具,一旦无利用价值,幸运的自生自灭,倒霉的被他致于死地。比如,他二个优秀的打手:刘士奇、李韶九,被仇家所杀,他若无其事。高岗、刘少奇均是他的心腹,一个被迫自杀,一个死在他的牢里。

被润之兄迫害的异己中,在我眼里,最值得同情的有下列十位:杨开慧、贺子珍、李文林、李明瑞、刘志丹、习仲勋、傅连璋、彭德怀、项英和林彪。

江苏/陆文
2017、1、10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