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金瓶梅》猎艳五个标配对照,年轻时代的润之不算占优势,尽管相貌中上,眼神活灵,嘴巴也甜,还有时间,但没钱没地位,身上脏兮兮的,穿的布鞋或皮鞋,鞋底也薄得像一层纸,而且肉体并非一无瑕疵,据说还油耳朵、猪狗臭(腋臭),因此纵有满腔热血、无限精液,也不等于马上可以输出。润之兄说,他的性忍耐最多40天,可见早期的释放还是不稳定的。他与乡下姑娘成婚,固然是在父亲的高压之下,同时也说明了他当时的状况,没有资格挑挑拣拣,更不可能在情场上有所作为。

润之兄的性自由是在老婆死去、离开老家去了长沙之后,书上记载,他认识了一位寡妇兼教师,名叫陶斯咏的,比他小三岁。小陶多功能,既会陪睡觉,还会陪旅游,而且还会给润之的文化书社筹款,因她的学生家长有不少是有钱人。这桩艳情比较悠久,比较稳固,比如,他参加当的一大回程路上仍去了南京,与在那儿的斯咏重温旧梦,而且与杨开慧建立性关系之后,依然与其藕断丝连。就此推断小陶功夫了得,且可能善解人意。

由于有了小陶性的滋润,或者说隐蔽性的长期供给,润之兄谈恋爱十分从容,没有被性的压力搞得举止失措。在爱的暗示一无回应,他依然锲而不舍用书信狂轰滥炸,临门一脚前,甚至使用了作词虞美人此类的杀手锏。杨开慧经不起虞美人的感召,很快成了润之的性伴侣。之所以说性伴侣,是因为几次三番颠鸾倒凤,只是增加卧室的噪音,他却无成婚的念头,并且继续与陶斯咏颠鸾倒凤。杨开慧发现了这私情,润之兄辩解:不知你的内心怎么想的,不知你是否真爱我,因此……就这样给他蒙混了过去。

杨开慧可能有侦探的潜质,也可能直觉无与伦比,当然,也有可能润之兄忘乎所以露出了马脚,反正小杨不久又发现了他的吃野食,两个对象居然是她的表妹和闺蜜。就此而言,“兔子不吃窝边草”不适用于润之兄。

大家知道,润之落草井冈山,抛弃远在长沙的妻儿,马上做了重婚犯,他引诱贺子珍,并与之结婚成家。随之攻打长沙,借刀杀人,置杨开慧于死地。因为他当时明明有足够的时间探望撤离自己的妻儿。事过多年,他居然还抒情:“我失骄杨君失柳”。长征路上,贺子珍被飞机炸伤,濒于死亡,润之兄据说“累了”,也没当即去探望。贺子珍从井冈山到长征,一路生育,润之兄风趣地说,你看子珍生孩子像老母鸡生蛋。还有,其对子女生死的漠不关心,是何原因,迄今是个谜。

润之兄到延安之后,猎艳才得心应手,他有名望,有地位,大权独揽,几乎一言九鼎,而且还有秘密的作案场所,非守门神师哲之类的允许,任何人不能进入他的窑洞。不像现在的小老板,一有机会开展份外的活塞运动,只能去开钟点房。空闲时他与萧军聊聊文学,跟丁玲调调情,日子过得蛮适意。这段时间,一肩秀发的小家碧玉——吴莉莉上了钩,拉皮条的是共产国际间谍史沫特莱。很不幸,润之跟吴莉莉幽会,被贺子珍逮住,扯小吴头发,打情敌脸蛋,连老公的脑壳也被手电筒打了一记。润之没有就此歇手,也不管事泄可能招来的脑震荡,继续窃玉,背着老婆勾搭上了江青。他明知小江是个破鞋,桃色成性,被捕后,自首变节,给狱卒唱戏,陪特务睡觉,也在所不计。

史沫特莱教会了润之兄跳舞。润之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尤其建国之后,他利用舞蹈作交际手段认识了不少女孩,甚至在跳舞间隙,就在旁边的休息室见缝插针。据说有位他中意的女孩,一边游戏,一边想跟男朋友结婚,他愤怒得一脚将她踢到了大床下。

要是权斗不激烈,长年吃红烧肉、山珍海味的润之兄不会阳萎,他或就地取材,叫服务员、医务人员配合,或者叫大内主管在外觅色,反正蛮忙乎。有一阶段,江青不让润之兄的儿媳出入中南海,至今也不知是何原因。

小道消息说,润之生殖器得了啥虫病,医生说不影响健康,但会传染,于是润之兄放弃了治疗;小道消息又说,润之出巡,旁人抓壮丁,叫没见过世面的某女孩陪寝,估计是处女。女孩怯生生的,进房哭了起来,润之兄好言抚慰,没动群众一针一线,礼送出房。正道消息说,在他的猎艳生涯中,张玉凤才是克星,才有能力打击他帝王般的嚣张气焰。

陆文说明:
本文所举例子,都是公开资料,且有出处和来历。
本文献给坚贞的杨开慧和苦难的贺子珍。愿她俩的在天之灵安息。

江苏/陆文
2017、1、6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写作后记:写了《润之对银子的爱》,我的确想写其姊妹篇《润之对女子的欲》,但并无冲动,谁知连续两天心神不定,可以说魂不守舍,甚至连晚上也失眠,我就明白该文非写不可了。今天动笔,似有神助,仿佛小杨在磨墨,小贺在铺纸,几乎一气呵成。啊,难道真的有天意?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