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湾小区,坐落在白沙河沿岸,风景秀丽,云水交融的地方。不要说住在这里,就是从这里路过也如同路过仙境一般。所有见过白沙湾小区的人,都会被这里的景色迷住,都会喜欢上这个地方。所以,小区在它还没建设完的时候,就已经销售完了。

白沙湾建设的小区是一流的。因为这里地理环境好,建筑质量优越,所以这里的房价卖的比别处都高。这里的居民素质也比别的小区好,因为他们都是从城里搬过来的。很多都是大公司的高层主管人员和社会名流,也有一部分政府公务员和高效老师。但不管你是谁,是从哪来的,都要服从青皮爷的管理,因为这地方是白沙湾的地方,青皮爷是这地方的一方诸侯,最高的地方长官,他是有威信的。

青皮爷是想要小区的居民象白沙湾村里的村民一样的服从他,这是他青皮爷的心理和生理需要。可这新来的小区居民就是不理解他这些想法,总是和他对立。这让青皮爷很不高兴。村里村民在他的告示一贴出来时,大家都会响应。而这些小区居民就不是,起码他感觉他们没有拿他的告示当回事,而且有的人是连看都不看。这简直就是对他的权威的挑战,他不能不应战。

青皮爷是白沙湾小区物业管理公司的法人,这是一个让他头疼的差事。就是由于这些居民的素质高,才不好管理。一切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找他,但也是他炫耀权力的好时候。既然大家都拿他当个领导,他也十分负责。每天早上,他要象以往社员们上工前一样,给小区的居民训话。他在小区了装了十几个高音喇叭,成立了白沙湾小区广播站。在小区的中央广场,还修建了一个会场,搭建了一个舞台。早上五点开始广播,先是革命歌曲联唱节目,他要给这些吃城里饭的人普及传统教育,不能让他们太安逸了。接着就是他的工作讲话实况直播,也是他对于社区工作的一天安排。完了后就是歌舞节目,由白沙湾村的妇女演出队演出。一般情况下,要到上午十点左右结束。青皮爷可等不到那个时间,九点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开始打架了,他要赶紧回去睡个回笼觉。

由于来小区居住的人,人员情况比较复杂,不好管理。青皮爷专门给小区的工作人员开会,布置工作要领,要他们一定要拿出切实可行的管理计划来。并说非常时期,要有非常时期的手段。那些来居住的人,什么地方的都有,来到我们这个地界上来,你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所以,在青皮爷看来,白沙滩已经进入了非常时期。已经进入了战争阶段,要打好这个战役,就得全民动员。于是,一份现代化的小区管理计划,就由白沙滩的农民给制订出来了。小区要实行军事化管理,首先是,小区居民要实行入住登记制,每个居民一张居住卡。然后再拿着这张卡,去办理出入证,进入小区要出示出入证件。小区居民每天晚上十点钟以前必须要回家,回来晚了,大门就上锁了。每天晚上十一点要关灯,否则,由小区管理人员统一拉闸断电。小区居民要按时交纳各种费用,不得延误,如果造成延误缴纳,小区管理人员就按延误的天数断电断水。小区的居民必须到管委会指定的商场采购,否则居民的安全将不受保障。小区居民同意由管委会安装阳台,否则管委会有权予以拆除。小区居民的窗帘要由管委会统一定做,否则……小区居民的汽车……否则……

计划出来后,青皮爷感到很满意,这回要彻底整治一下那些不服管制的小区居民了。在他手下的人,还没有这么不服管教过呢。最让他心里痒的还是那些从城里搬过来的女孩儿,有几个真让他心动。可这些个女孩不象他村里的女孩儿那么听话,这些女孩儿都是让他看着,干着急,吃不着。所以他下决心要整治一下她们,让她们知道青皮爷的厉害,然后在一个一个再收拾她们。

小区的二号楼三门住着一个外地姓黄的女孩儿。她在附近上班工作,经常回来的很晚,有时侯和门卫发生冲突。一方说对方回来晚了,不给开门。另一方说我要回家,你不开不行。一来二去的,青皮爷就关注上这人了。那天黄小姐又回来晚了,门卫不让她进,二人争执起来,门卫就把青皮爷叫来了。青皮爷一见到黄小姐,就浑身不自在,当即他就批评了那个保安,要他放黄小姐进去。黄小姐对他心存感激,也是为了缓和关系,就把他让到了家里,给他倒了一杯茶,就大叔长大叔短的和他聊起来。谁想,他错会了黄小姐的意思,竟然和人家黄小姐动手动脚的,黄小姐忍无可忍,给他一个嘴巴,把他给轰出去了。所以,青皮爷嫉恨黄小姐,经常找她的麻烦。时间一长,把那个黄小姐弄得无法忍受,就找了几个人,在一天青皮爷走单的时候,把他给打了一顿,并说以后还要打他。青皮爷有所猜疑这是黄小姐的报复,心里又没办法确定,也又没法和她讲理,就吃了一个哑巴亏。此事之后,他在这方面收敛了许多。

由于青皮爷的这种管理方式,在小区里闹出许多事来,小区居民经常往上面反映,还有的居民告到了法院。但是,青皮爷在本地区手眼通天,谁也拿他奈何不得,法院也只得向着他说话。是呀,就是乡长也拿他没办法,乡长说他是长了角的猫,整天上窜下跳的不拿耗子,还竟享清福。最近继祖一来,他更轻松了,简直就是什么事都不管了,当起了甩手书记。当然,是那些不触及权力的事情他才甩手,只要是触及权力的事情,他还是当仁不让的。

最近些日子,青皮爷心里就是一件烦心事。他和二水的这场官司他是有理的,可是,他是不能打的,因为一打官司,就要进行公司的帐目清理,目前在国英公司,他是最怕算帐的。幸亏林凡这个傻大头死了,要不然他要有大麻烦。所以,尽管他有理,但他也不能讲这个理,他都想好了,只要继祖这官司一输,他就找二水摊牌,答应二水的所有条件。他也想过,如果答应了二水的条件,由二水来充任国英合资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就等于把半个白沙湾白给外国人了。要是让乡亲们知道了,非把他活扒皮不可。可是,如果跟二水较真儿,那最后的结局就是自己进监狱。与其自己进监狱,不如让二水得到便宜。管他白沙滩是谁的呢,国家都不操这心,我操心干什么?到时候和春芽拿上钱一远走高飞,说不定在那国安家呢。一想到春芽,他就来精神,心里顿时麻酥酥的。可是最近他感觉春芽可有点不大对劲,怎么和以前好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她看自己的那眼光也不对了,透着一股寒气。使他感到春芽的那副面孔即熟悉又陌生,陌生的让他觉得被阻隔在千里之外了。熟悉的就好象是他又看见了瞎妈,春芽的脸面是瞎妈的另一副面孔。让他感到一阵阵心里发寒,感到和春芽的距离在一点点的变远。他感到了孤单,这白沙滩上,他感到没有一个人和他贴心。

上午,他突然接到瞎妈的邀请,要他参加瞎妈的立遗嘱仪式。这让青皮爷很好奇,他到要看看这瞎妈的遗嘱怎么个立法,而且更主要的是借机会好接近一下春芽。一大早他就来了,继祖一直陪着他喝茶,谈论着河神庙的事情,他的眼睛在四处踅摸着。继祖还说借河神庙的香火旺盛,把这一带的旅游带动起来。接着来的有律师和公证处的人。二水和三水也都来了,二水见青皮爷在坐,有意识和他套近乎,青皮爷觉得现在还没到和二水套近乎的时候,就把话给扯开了。二水见话不投机,就走开了。青皮爷虽然和继祖这里谈着话,心里一直都在琢磨着一个事,就是瞎妈会给继祖一个什么说法。再有就是春芽会怎么看待他,将来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瞎妈要立遗嘱,那可不是她心血来潮,她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考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眼看着她年事已高,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她怕那天自己突然不行了就来不及了,尤其是最近几年,时事变化飞快,人情世故极为不可靠。春芽眼看着成长起来了,而且是那么成熟。她自己趁着身体还行,还说话算数,要把大事定下来。你也不能说春芽长本事了,就不好,就要防着人家。春芽也不容易,自从她到牛家以后,吃了不少苦,受了人所不能受的委屈,做了很多对牛家有益的事情。可是,她总归不是牛家人呀。尤其是她和青皮爷的关系,让瞎妈始终心里不踏实。要不是有这一个让她心里安慰的孙子,她可就要愁死了,谁让他这几个儿子都不顶事呢。可是,春芽是唯一知道继祖身世的外人,这让她很不放心。因为这继祖的身后,牵扯着这一大片家业呢。如果没有继祖的话,她也就不认真了,可如今继祖这么要强,自己怎么可能给他留下祸患一走了之呢?可不这样又能怎么办呢?要不把春芽也带走?这个想法一出现,她自己都是一惊。

是的,春芽最近几年和她学的不善,瞎妈感觉的出来。春芽是事事都在向她瞎妈靠垄,心里早就以她瞎妈为榜样了。可眼前大水是个顶事,继祖年岁又这么小,再加上春芽和青皮爷这关系,怎么能让她放心的去呢?也难怪她有要把春芽带走的意识。那还不容易吗,一包药就够了,可是她又觉得这样一来就太对不起春芽了。可不这样又让她心里实在是不放心。

这个老奸巨猾的青皮爷,这几年瞎妈把他呼悠的不善,让他始终以为继祖是他的儿子。就是由于这个用心,才使春芽觉醒的,也就是这个用心,才使春芽成熟的。春芽知道的太多了,在白沙滩没有事情可以瞒的了春芽。可是,没有春芽将来大水怎么办呢?瞎妈一直陷于这个苦闷之中。大水是个善良的孩子,不知道世事的艰辛,也不知道人心的险恶,所以要是有春芽这样的女人来照顾他,这是最让瞎妈放心的了。要不为什么春芽办护照的时候,她没拦呢。要是春芽能带着大水出去的话,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可是偏偏这个大水又是个死心眼,认准这块地方了。

瞎妈今天之所以要把青皮爷请来,一是要他认识一下今天的春芽已经不是以往的春芽了。再有就是让他也知道继祖是牛家的后人,不要再做非份之想了。瞎妈还想让青皮爷知道,他只有扶持继祖,才是他唯一的活路,否则,那将是他的死期到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为他保险,任何一个接班人都会清理他的帐目,而继祖不会。因为,继祖名义上是他的干儿子,实际上是众人心里都清楚的他和春芽的私生子,只是要委屈一下大水了。而大水必须要戴这顶绿帽子,谁让他没本事呢?春芽也必须要忍辱认可这个事实,谁让她是牛家的媳妇呢,再说她确实又和青皮爷有一腿。

大水没有一点自我生存能力,这也是瞎妈最为担心的地方,他要把大水的后顾之忧也一并的给解决掉。如今这老牛家在白沙湾已经不是以前的老牛家了,继祖是村里的副村长,二水是国英合资公司的总经理,当着青皮爷的半个家。三水是三水公司的总经理,也支撑着一片云天。白沙滩上的河神庙也已经不是以前的河神庙了,别看这庙里连尊泥像也没有,可在这一方也是一尊神了。别说在白沙湾,就是在乡里,县里谁敢不拿河神庙当回事?所以,他们老牛家的人转眼之间都是这白沙湾的主人了,而瞎妈又是这些当家人的家长。

所以,瞎妈今天才想跟青皮爷摊牌,她还有一张牌打,就是青皮爷的女儿现在也正在追继祖,青皮爷是彻底没有拿手了。瞎妈所要的是从今往后你青皮爷要听我的,我们老牛家保证你的养老问题。否则,你青皮爷就会没有善终。瞎妈眼睛虽瞎,心里可比那些长着眼睛的明亮着呢。她心里很清楚,她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那是人中之龙。那是白沙湾的顶粱柱,是白沙湾的当家人。

她今天也要给春芽点儿颜色看看,要让她永远的终于老牛家,没事别尽胡思乱想的。春芽也感觉到了瞎妈今天的脸色不太好,知道她要借题发挥什么事情。所以,她也是格外的加了小心,尽量的不让瞎妈感觉出来她有什么异常。尤其是见到青皮爷来了后,她感到很震惊,这是一件非常反常的事情。她心里在盘算着今天所能发生的事情,想着几种可能性,瞎妈有可能做出来什么?但她看了看大水,又看了看继祖,他们都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安定的因素。可是瞎妈今天她要干什么呢?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