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曾是一座发出最后呐喊的死城
而今
它是一座昏死过去的囚城
是做囚徒还是做死人
去选择吧
人间没有第三条道路

在那场屠杀中
我一定也失去了一个孩子
一个不及谋面的斯雷布雷尼察的孩子
否则
我的心为何年复一年的绞痛
为何一想到斯雷布雷尼察
我的心立刻盛满了沉沉的泪水

2010年7月17日星期六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