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
记忆中的那一天
一个宁静的没有风的夜
穿过母亲惊异陌生的目光
穿过幼女还不懂得挽留的眼睛
穿过父亲那道道熟悉预言的皱纹
我知道
当我不再拥有愚昧 无知 匮乏的大脑
当我脱去主人的外衣
赤身裸体伫立在墙这面镜子前
这样的时刻 会随着黑夜来临
我知道暂短的远离尘嚣
不过是使这夜缓缓离开世界
我知道长夜的蛰居
不过是让星光冲洗这史乘影印的底片
我知道当漫长的白雪覆盖大地
所有的目光都会投向雪地上放大的
照片

我走了••••••

92/6/10

《东北一虫》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