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民主法制重建的希望!

昨夜,我市警方就今年3月,我们违禁赌博、联防队违反司法程序擅自捉赌之事,进行了处理。处理结果出乎我意料。具体说,我们的钱财,以及“暂扣”全部退还,甚至拍照的钱也还了。他们这种公正高尚、不以势压人的举动令我吃惊,也令我感动,当然,也令所有的赌友感动。他们让我们从绝望之中看到了我国民主法制重建的希望,也使我们对以胡锦涛主席为首、温家宝总理为副的新政府抱有巨大的信心。

4月6日,某市公安局法制办公室同志就我的申诉,曾找我谈话一次,耐心倾听了我的意愿,对我目前的生存状况表示理解。隔了个把月就将此事及时解决,在此,我表示再次感谢。

我市警方依法处理,对联防队员的胡作非为进行果断的纠错,严重冲击了我以前持之以恒的观念,即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这种观念,是文革时期我的不幸遭遇所培养的,当然里面也有斯威夫特、伏尔泰和塞利纳的份。我希望随着“秀才碰着兵,有理讲不清”局面的改善,能让“文革”给我带来的精神创伤获得痊愈。

我这次赌博,利用人家执法程序的错误,侥幸脱逃,是我三生有幸,也或许是我市警方网开一面。作为一个年过五十的作家,其实是不该如此荒唐的,半夜三更为了博一副“顺子”而得意忘形,而大呼大叫,全然不顾邻居的休息,就像通宵达旦寻欢作乐的古罗马贵族,成何体统!尽管输赢不大。在此,我再一次向遭到我们骚扰的邻居表示诚挚的歉意!

我不懂围棋,也不会麻将,对象棋、打八十和斗地主也不感兴趣,只是衷爱“沙蟹”。这门艺术变化万千,就像写作一般,你全然不晓得后面的情形。我此时依然不知悔改,津津乐道所谓的“沙蟹”,我怀疑这是父辈的遗传基因,我希望有生之年,能将这个毛病改了。最近,我发现网上有这类虚拟的“博弈”,赌桌上宾客如云,三教九流五花八门,他们以所谓的银子、金币作为赌博的筹码,热情洋溢地帮助它们的流通,我打算今后就在虚幻的拉斯维加斯来满足自己博弈的爱好。

联防队是个怪胎,尽管它现在称为“某省保安”,万变不离其宗,从它身上依然可以看到文革“工人纠察队”的影子。由于他们名不正言不顺,不具备执法资格,很多情况下就给警方帮了倒忙。我希望政府能清楚看到他们的缺陷,将所谓的“某省保安”与公安队伍严格隔离开来。如果照顾他们的饭碗,不能解散,可以让他们充当娱乐场所和单位部门的保安,让他们自食其力。警力不足的话,可以招收待业的高中生,当然最好是警官学校毕业的大学生。这样既扩大了就业,又加强了社会的治安力量。

另外,请大家允许我站在赌徒嫖客的立场上说句话。他们其实是弱势群体(只有挨罚的份),也是沉默的大多数(犯了事,有苦不能说),也是人类欲望的受害者,即使严禁,他们的恶习也依然绵绵不绝,我看不妨修改一下“治安处罚条例”所规定的罚款数目。我的看法,每次罚款是当事者赌资或嫖资的三倍,至多五倍。之所以这么说,因为赌资嫖资的数目多少体现了当事人的经济状况。一个在星级宾馆笃定嫖娼的人,跟在马路上的野鸡胡乱性交的人,支出是不同的,前者可能花四百、八百,后者可能只花五十、一百。赌博同样如此,台面赌资的大小,也能看出赌徒的家境。因此不宜一刀切,不管穷富,动辄罚款三千五千。

还有,赌博嫖娼毕竟不是刑事案件,没必要按无数的指印、郑重其事地拍照。小题大作只会加大当事人的耻辱感,久而渐之,会严重损害执法者的形象。我认为对当事人适度的彬彬有礼的处罚,既能维护社会的治安和风化,也照顾了人家的心理承受力,而不至于让人耿耿于怀怨声载道。要知道民众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千姿百态的爱好,他们不是圣人,大多数人也不是共产党员,因此对“民间娱乐”适度宽松,我认为,可以营造祥和气氛,这样有助于社会稳定。

江苏/陆文03、5、17

我的信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