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圆桌的规矩

由于出身贫困,父母双亲忙于柴米油盐,从小就没教我附庸风雅、周旋酬酢的诀窍。比如坐圆桌的中国特色的“应知应会”,说出来也难为情,我也是近几年有了吃福之后才明白的。记得第一次进宾馆坐圆桌,众人磨磨蹭蹭眼观四方,不急于落座,我就耐不住一屁股坐下来了。大家哈哈大笑,说看样子今天陆文请客,原来我碰巧坐在作东的位置上。

几次上桌,我发现以下现象:作东的,就比作他是梁山泊的晁盖吧,用不着谦虚,大家也一致拥护他“坐北朝南”,具体说,他的位置通常朝向包厢的门口。他的两旁便是德高望重的宋江卢俊义,假如你是足智多谋的吴用公孙胜,当然有资格做他俩的邻居,余下的以此类推,不外乎豹子头林冲、霹雳火秦明。如果你的等级、你的家产只配是个鼓上蚤白日鼠,你的座位就只好同至高无上的晁盖遥遥相对隔桌相望,其阵势,就象第三世界面对一个超级大国。尊卑有序,皆大欢喜。官场上的宴会,我发现轿车司机往往充当时迁的角色;商场上的吃酒,跟班,那些拎皮包的白胜们就叨陪末座,并且自知之明不轻易开口。即使开口也是为了救急,帮经理吃酒,他们一般不会跟在座者持不同意见。所以轮到你敬酒、行使话语权,可以不看他们的脸色,就是说,把他们当作一个可有可无的哑巴,谁都不认为失礼。

有时吃酒前,会为了排座次而谦让,再三谦让。比如势均力敌、旗鼓相当的经理和科长(公务员)往往互相谦让,拖泥带水时间长了,最后多数由作东的一锤定音。大多时候,权势战胜了财富,偶然财富占了上风。当然,这类谦让不会发生在科长与副科长、厂长与副厂长之间的。梁山英雄排座次时,也有一个特别现象:假使某主任某老板的妻子或情人或儿女,越位坐在亲人的身旁,夫荣妻贵,大家也都没有异议。

胜人之心,人皆有之。懂得了以上规矩,我纵然不奢望做梁山泊上的中流砥柱,也不愿盲目屈居人下,做一个无足轻重的鼓上蚤了。我时常迟到,纵然准时到场,也是笃悠悠地让大家各坐各位,再寻找自己臀部的归宿。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我内心希望有位谦谦君子,或司机跟班做我可怜的衬底。有时,某个其实远不如我的人恬不知耻坐在我上座,并喧宾夺主大放厥词,我居然耿耿于怀。此时我想,座位上预先标有食客姓名的纸条有多好呀,这样就避免了不愉快。

说实在的,在酒席上获上座,也跟仕途上公司里晋升一样难,我以为,只有快速地觅取成就和财富,才能赢得尊敬、实现愿望。当然投机取巧一步登天也有终南捷径:请客,潇洒地坏分,你便是呼风唤雨的托塔天王了。

江苏/陆文

欢迎交流,我的信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