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的含义

我一向不信洋人能掌握汉语的精髓。在我看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他们很难充分领略其中的美感。著名的荷兰汉学家高罗佩也谦虚承认不识吴越文人皆知的表示男性生殖器的那个字眼,自然连它的读音也不晓得。

就拿每人每天总要用上几回的象声词“嗯”来说吧,不要说洋人不求甚解,《辞海》的解释亦力不从心蒙混过关。它仅排列了三种:表示应允、怀疑、不以为然。其实它的内涵丰富得很。有时嗯,辅以点头微笑的嗯,则表示附和他人的观点;有时嗯,虚情假意石沉大海的嗯,纯粹是一种敷衍,一种委婉的拒绝;有时嗯,神情冷淡有气无力的嗯,又表示无奈地尊重他人的信口开河或奇谈怪论,有时嗯,拖泥带水不时冷场的嗯,时常看挂钟手表的嗯,其实是含蓄而又残忍地传递了逐客令;有时嗯,神采飞扬敬烟倒茶的嗯,又显示了马屁精对上司的“三忠于”,这时的嗯无异于膝馒头下跪的清代宫廷里的“喳”;有时嗯,似官印轿车,既是权势威严的炫耀,而且还是长官言语之间常设的屏风,或发言结结巴巴时的救兵;非常生活中,嗯,既是缺柴少米时的一声无奈,又是弥留之际的阵阵哀叹;既是屈打成招时的画押,又是受冤屈后禁不住的哭声;倘若嗯出现于阳光灿烂之时,它就成了小孩和情人的撒娇。撒娇时特别变音的嗯,象短了一段舌头的嗯,能使铁石心肠化为绕指柔,此刻嗯多数成了购买物质的银洋。

嗯,“嗯”随着语音神态举止的变化,含义琳琅满目。不错,我顾虑世俗的禁忌,和为了文字上的干净还漏了几条:嗯,另方面还是老人便秘的伴奏、小孩拉屎的引诱;如果它和“哼”同流合污,肩并肩手拉手结拜姐妹,则亦是春水狂潮物我两忘时一连串的煽情。

江苏/陆文

欢迎交流,我的信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