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前,广大学生为“反官倒、反腐败”而兴起的和平请愿运动,在京都广场如火如荼展开。作为总书记的赵先生极为尴尬,因为他既要对付咄咄逼人的同僚──李鹏,又要敷衍搪塞自己的恩主──“永不翻案”,还有那些躲在幕后的元老,很难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平息人民的情绪。后来形势,根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赵先生百口难辩,越来越处于下风。特别是在他会见苏联元首时,有意无意的摊牌,说出了永不翻案是他们这个组织的掌舵人之后。

赵先生知道主子对他的恼火,晓得大势已去,早晚会被大佬抛弃,结局跟前任胡耀邦一样,因此慰问学生时,才破罐子破摔,说出了“我这么大年纪,无所谓了”的心底话。

赵先生的大彻大悟,帮助他走出了困境。那些功名利禄之徒,还在担心手中的元宝权势被人夺去时,先生仿佛已知晓历史会怎样记载他的那一笔了,他仿佛知晓历史只记载主角,而不理睬跟班。跟班要脱颖而出,除非跟主子分道扬镳。而李鹏杨尚昆醉生梦死,还在打着如意算盘拖人下水,试图将先生绑上战车,逼其出席京都党政军干部会议,以充当他们的匕首。先生当然拒绝。如果不拒绝,硬着头皮出席,说不定事后还会将他当作替罪羊。这一点,先生恐怕不会不考虑。

我觉得先生是个聪明人,他不会为了今后十年的荣华富贵去换取千古骂名。以永不翻案为首的元老们后来的一意孤行,结果更加突出了先生的睿智和伟大。在五千年文明史上,恪守良知,抛弃功利,宁愿放弃宝座,拒绝对平民动武,先生可谓第一人!先生以自己的壮举,护卫了民族的良心,也以自己的善行,保佑了子孙后代绵延不绝的香火。而那些大动干戈的元老们,事实上也没得到好处,不久这些人也抢在先生之前,一个个离开了人世。

我一个朋友比较苛刻、不近情理,他说,假如先生是方孝儒或文天祥,他就会拿着高音喇叭,一屁股坐在广场上,以自己的血肉、性命来铸就万世的英名,这样也省了后来十多年的软禁。人反正要死的,早死晚死有时一个样,死在场地上肯定比死在家里来得壮烈,富有悲剧意义,就像荆轲不老死于蓬蒿,而死于行刺秦皇的现场一样。这种扬名的机会,真是千年一遇啊,不是每个人都有福份碰到的。以短短几十年的臭皮囊,来换取万古流芳的名声,肯定划算。谭嗣同的名望,之所以远远超过康有为,就是因为一个义无反顾请死,一个见势不妙滑脚。一个连生死都没看透的人,是不配搞艺术和玩政治的。

事实明摆着,如果先生继续在位,这个组织的处境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险恶。

相信历史会证明,永不翻案这粒老虫屎坏了一锅粥,他或许是毛润之的前世冤家,否则,何必不遗余力地挖他的墙脚!如果以后发生所谓的颜色革命,他就是一盒五光十色的颜料。这个人撒烂污,临死前撒了一泡大烂污,谁知道继任者要用多少气力、多少手纸,才能将他的屁股揩净呵!而那些三只手表、社会和谐、保鲜,其实不过都是些不同品牌的、帮永不翻案揩屎眼的手纸而已。

江苏/陆文

2005、6、6有感

2005、6、8修改

说明:本文是对历史的回顾,是站在赵先生切身利益的立场上所作的技术分析。充满私心,但无政治倾向,对死人也不存在诽谤。希望任何组织以平常心看待此类游戏笔墨,不要充当夜半捉人的石壕吏。一旦衙役警告,请我用茶,我保证这类随感文字读者没得看。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