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

今年春夏交际,美国一些士兵虐待伊拉克囚犯的事件,被媒体揭露了出来。那些仇视美国的,实质是仇视自由民主世界和自由民主制度的大陆人,终于又获得了发泄仇恨的机会。一片喧叫,盛嚣尘上。表面是义愤而事实是偏激的反美呼声,根本掩盖不了他们的无知或愚昧。

一些美国士兵是如何虐待囚犯的呢?他们强迫囚犯裸体重叠在一起,强迫囚犯长时间蹬下,强迫囚犯做出性的动作,或许有的时候一定也有野蛮的拳打脚踢等等。

有没有电警棒的拷打呢?有没有十几根电警棒再加上狼狗一类的拷打加恐怖呢?有没有将他们铐起来,轮番殴打,然后押到各个中队长时间地批斗,强迫他们弯腰长久站立,周而复始,直到在肉体和精神两个方面摧残得接近死亡,或者干脆死亡呢?有没有用镣铐将囚犯禁锢之后,用电警棒在后面强迫他们跑步,直到骨头都被磨的露出呢?有没有辽宁沈阳一个劳教所里那样整个监管机构,将肉体的摧残和精神的折磨,当作管理普遍的管理办法,将监禁场所沦为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呢?有没有象哈尔滨的一个劳教所那样残酷地打死了几十个人呢?没有!在美国士兵虐囚的过程中统统没有这样彻底的灭绝人性的做法,而这些做法正是发生在那些貌似公正实则愚昧的反美者的故乡—中华大地。

美国士兵虐囚是不道德的,违反普世的人权标准,也违反国际法律。但是伊拉克的囚犯有这样的幸运,即他们遭到虐待的事实真相,立刻受到媒体的披露,国际红十字会也参与了调查,最后有关的当事者,有关的官员,都受到了处罚或者处理,同时美国的国家级的领导,纷纷在媒体上象受害者和公众做出道歉。

可见自由民主的新闻是自由的,新闻界有强大的报道真实的权利,也有强大的监督权利,美国容许一些国际机构参与调查,说明了民主制度的公开性,国家级领导出面道歉则说明了他们的国家领导重视的不是如何同特权腐败势力妥协,或者干脆充当特权腐败势力的代理,而是将民权和人权作为国家事务的关注对象。

这样的新闻自由,那些义愤者的故乡——中国有吗?这样以民权和人权为政治重要内容的领导作风,中国有吗?大陆比这样的虐待殴打囚犯的事情成千上万,中共当局会容许国际有关的人权机构参与调查吗?我们的新闻界的同胞有多少机会真正地深入到监狱,了解无数囚犯受虐的无数悲惨的经历呢?

你们这些貌似公正,其实心肠冷酷的人,你们见到伊拉克囚犯遭到点轻度虐待,就暴跳如雷,就义愤填膺,就大骂美国不尊重人权,实行双重标准,为什么你们对自己的同胞就如此冷酷呢?他们受到了历史上少见的殴打虐待,你们为什么一点义愤也没有?难道伊拉克囚犯是人,中国的囚犯就不是人吗?将伊拉克囚犯看得高于中国的囚犯,你们的平等观念跑到了哪里?对自己的同胞无数非人的待遇,熟视无睹,麻木冷漠,试问你们将作为人类应有的最基本的同情心抛弃到了哪里?有找回来的愿望吗?

美国真的是如同你们那样可恨吗?美国即使是实行霸权主义,那也是民主霸权主义,这样的霸权主义,摧垮过很多专制暴政,阻挡了以消灭人权、民权和民生为中心指向的共产主义势力的扩张,给这个世界以富足安康,这样的霸权主义,比前苏联式的霸权主义,比萨塔姆的霸权主义,不可相提并论,最起码比他们不知道要人道多少倍!

美国在中国抗日战争时代,给予中华的物质的人力的援助,大大提高了中国人抗战的力量。自从美国参战以后,中美航空联军在国军和日军的每一次会战中,都立下汗马功劳。雪峰山会战开始后,日军几十万部队在湘西展开,进入战斗位置之后,他们的后方供给线立刻遭到中美联军的猛烈轰炸,日军供给线完全瘫痪,成了无后方的部队,结果日军以惨败告终。当年中美联军曾经空袭台湾的日军机场,一次便炸毁日机数百,同时炸毁机场。这不过是当年中美联合抗日的两个小小的例子。这些历史,你们那些在虐囚事件中,貌似公正的,虚伪的人道主义者,知道么?

一九四九年之前,因中美联合抗日而有美国士兵驻扎于中国,时间近十年之久。在这样长的时间内,就是善于捏造诽谤的中共专制派,也不过捏造了一个沈崇被强奸事件。试问那些反美反自由民主的人,你们一个阵营的,打着共产主义旗号的苏联红军,进入东北,不过一年,强奸了多少妇女?杀死了多少妇女?抢走了我们中华民族多少财富?关于这些,你们的义愤到了何处?

历史是进步的。目前的世界,欧美自由民主世界是进步的先行者,也是文明进步的保卫者。我们一样认为自由民主的制度,不是绝对完善完美的制度,因为人性的弱点,它的世界里,一样会有暴行和罪恶。但是自由民主的世界,不阻挡民众、媒体、国际人权机构的了解真相的权利,同时由于权力的互相有效制衡,暴行和罪恶总是得到公正的处理。而这样的公开和公正,是极权主义世界,无法实现的。

我们必须知道,在批评美国士兵虐囚的过程中,那股强烈的反美情绪,事实上不是什么公正的义愤,不过是一些思想有了偏差,或者既得利益者,或者是长久受到大陆新闻封锁和愚民政策而变得眼光狭隘的人,借个机会,发泄一阵他们的反自由民主的低级仇恨罢了。

杨天水于中国大陆
2004年七月下旬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