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院的老树的年轮里
有我的童年的花朵
穿着开裆裤和一群泥猴
过家家后玩打仗
我的少年的相册里
老树是刚硬又温和的父亲
目送我放牛放鹅
打秧草后捞猪菜
老树那时和我的腰一样粗了
父亲砍下枝杈做了扁担
挑着行李送我上大学
依依回头,老树头舞手摇
而今,文明人中搏击受伤
老树是抚慰我的一片浓荫
我还要出去,你是不消失的月台
最后回来时,老树
可为我戴上桂冠
94、6、12、回乡作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