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顺:中国人的政治素质

Share on Google+

就整体而言,中国人的政治素质大概低于世界的平均水平,所以中国至今仍然是全球仅存的独裁专制大国。

一个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世上鲜有其他民族,同中华民族一样,当本民族的一小部分先进人物为了整个民族的进步努力奋斗,甚至献出热血性命的时候,另外相当数量的同胞庸众,不仅不予支持(即使暗中同情也罢),反倒在一边冷嘲热讽,恶言相向,甚至通风报信告密出卖,恨不能将他们炒家灭族赶尽杀绝,简直好像这些仁人志士所犯的就是杀人放火强奸掳掠一类的滔天大罪一样。其实当这一小部分仁人志士鼓吹奋斗的事业成功以后,这些同胞庸众也是受益者,但是他们就是懵懂无知,不明事理,昏庸愚昧,冥顽不灵。

今年全球华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秋瑾,徐锡麟,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等等又被人们高调提起并追思悼念。先烈们的献身精神的确令人十分钦佩感慨,但当时也有一些与之很不协调的场景,回想起来令人感慨。

秋瑾在刑场被斩首后,围观的看客们抢着用烈士的鲜血做成人血馒头回家治病;谭嗣同在菜市口被砍头以后,聚集周围的看热闹的民众争向义士的尸体上投掷石子,此情此景,如果两位先烈泉下有知,看到他们为之献身的同胞竟然这样对待他们,怎不痛心疾首,情何以堪!

一百多年以后,同样的历史场景再次出现。刘晓波等仁人志士为了整个民族的人权进步和国家的民主复兴,冒死抗争,身陷囹圄,备受蹂躏折磨,其不屈斗志和献身精神甚至已经得到国际社会的公认和支持,但是国内还是有大量的同胞庸众,咒骂这些仁人志士分裂国家破坏稳定,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甚至诬蔑他们是汉奸走狗卖国奸贼,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置之死地而后快。刘晓波等人为了中华民族的千秋大业不惜抛家舍业以命相搏,竟然受到自己同类如此的恶毒谩骂和切齿仇恨,这些炎黄同胞的表现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一些基本的道理,这些庸众是从来不去想的。“我們今天广泛享受的各种权利,是一些人冒着生命危险争取而來的”。假如谭嗣同,秋瑾,黄花冈烈士等不去“大逆不道”,“谋反作乱”的话,至今男人还要梳辫子,女人还要缠小脚,大家都还是清廷的草民异族。

同样的道理,假如刘晓波等人不去“吃饱了没事干”,不去“捣乱”“闹事”的话,大陆的贪官污吏绝不会收敛,官民贫富对立愈演愈烈,中国必将一天一天烂下去,最终大家一同沉沦于历史的浩劫之中。

国人的这种举世少有的不明事理不辨是非的政治愚昧昏聩,大概是源于中国独一无二的两千多年的超长专制统治,以及独一无二的儒家专制思想的超长奴化教育,由是熏陶培养出世上独一无二的奴性素质。

这一点很多前人早已看到,比如清末黄遵宪说道,国人奴性甚深,从来不知民主民权为何物,纵有一千一万个卢梭前来开示,也是毫无用处。鲁迅指出,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材料和看客罢了。林语堂更是不留情面地说,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几乎都不可能。

中共上台虽然为时不算很久,但是其对国民的奴化教育却是变本加厉和空前绝后的。通过严密操纵媒体,垄断舆论,把持各级教育,封锁审查新闻,利用一套似是而非的马列理论,对民众从小开始长期和全面的洗脑,鼓吹人们去做没有自己思想的“革命的螺丝钉”,“社会主义大厦的一砖一瓦”,“党的驯服工具”等,中共在长期封建传统的基础上,利用强化洗脑和愚民教育所培养出来的愚昧国民,其驯服奴化程度甚至超过了中国的封建时代。

一个事例就是,很多移居民主国家的华人,包括若干曾经身受中共打击迫害的老年华人,尽管已经呼吸自由空气多年,谈到中共仍然赞不绝口,甚至视中共为救星或者母亲,顶礼膜拜感恩戴德。听到这些人的亲共言论,叫人真是难以想象,这些人来自一个极端专制的国家,并且其中多人曾经深受独裁政府的不公对待甚至打击迫害。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可能最终仍然需要依靠一位“开明君主”自上而下的推动和促成,比如将来在总书记的位子上出现一位戈尔巴乔夫或温家宝式的人物。

发表于2011 年06 月04 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2,927
Pin It

关于 “英顺:中国人的政治素质”的3 条评论

  1. 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國,馬列主義者不是中國人,請不要將罪責歸咎与受害者。
    ——更正筆誤

  2. 大體瞥了一眼,也就清楚在共匪戕害下,英顺先生對於中華文化所知甚微,無從瞭解,“志士不忘在溝壑,勇士不忘喪其元”,更無從理解“父不得而子,君不得而臣。”本就是“自由之思想,獨立之人格”的現代政治核心人物應有狀態。“君子以義孝,大夫以義順,士以義從。”“義者宜也。”,中華文化与當今民主政治並不違背。
    隨意簡單舉例;
    曾子養曾皙,必有酒肉;將徹,必請所與;問有餘?必曰:『有。』曾皙死,曾元養曾子,必有酒肉;將徹,不請所與;問有餘?必曰:『亡矣;將以復進也:此所謂養口體者也。』若曾子則可謂養志也。事親若曾子者可也。
    為何如此呢?農耕時代,土地是最大的財富來源,土地源自祖上,是遺產,曾皙作為父親是財產所有者,兒子尊重父親由財產所有權而衍生的財產支配權。權利与自由的關係,在自己行為範圍內行使權利就是應受尊重,被法律保護的個人自由,尊重父親的自由与權利,就是合於孝道。
    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論語.為政》
    例證多得是,不才懶得列舉,換個角度看看,重新思考一下《四書》是本什麽書,孔孟之道究竟是什麽。

  3. 難於認同。
    孟子曰:牛山之木嘗美矣,以其郊於大國也,斧斤伐之,可以為美乎?是其日夜之所息,雨露之所潤,非無萌蘗之生焉,牛羊又從而牧之,是以若彼濯濯也。人見其濯濯也,以為未嘗有材焉,此豈山之性也哉?雖存乎人者,豈無仁義之心哉?其所以放其良心者,亦猶斧斤之於木也,旦旦而伐之,可以為美乎?其日夜之所息,平旦之氣,其好惡與人相近也者幾希,則其旦晝之所為,有梏亡之矣。梏之反覆,則其夜氣不足以存;夜氣不足以存,則其違禽獸不遠矣。人見其禽獸也,而以為未嘗有才焉者,是豈人之情也哉?故苟得其養,無物不長;苟失其養,無物不消。
    沒有言論自由,沒有信息自由流通,對淪陷區民眾從小進行心靈上的戕害;綁票,關押,殺害,對稍稍理解,實踐自由民主,爭取自己固有權利的淪陷區民眾恐嚇,殺戮,共匪犯罪集團反人類文明,反人類罪惡行徑從未停止,否則片刻離開謊言欺騙,野蠻沙律沒有民眾授權的共匪非法偽政權,禁止民眾選擇的共匪非法偽政府立刻土崩瓦解,抽芯一爛。如此罪惡与中華民族,中華民族性又有什麽關係呢?馬列主義者不是中國人,“‘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國,馬列主義者不是中國人,請不要將罪責歸咎与受害者。
    不才之所以能如此而言,只是因為不才數年前就已存必死之心,不抱生望。任何文化,任何民族,任何人群中,不才這樣都屬於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絕對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