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人民网1月21日头条刊载了李鹏的“祭母文”-《纪念我的母亲赵君陶》,不禁为中国的读者叫屈,视野开阔、公正客观的国内外消息大多跟他们绝缘,但是这类假大空、臭气袭人的党八股却经常对老百姓当头罩来。李鹏是六四以来人民最痛恨的屠夫,也是当代中国最大的耻辱。此人竟然摆出忠孝节义的面孔来歌颂他那位“党的忠诚战士”的母亲,其荒谬和令人作呕,真是无以复加。

李鹏在文章中陈述母亲赵君陶青年时期受到长兄赵世炎和丈夫李硕勋的影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地下活动。赵李两人都在三十不到的年纪被国民党杀害。上过大学的赵氏在艰难的环境中,得到“党的照顾”,将李鹏和妹妹两人抚养成人,让他们受到高等的教育,李鹏甚至能留学苏联。她终身守寡,将党看成家庭,在文革中受到诬陷,经历了批斗、抄家的命运,却始终不渝地对党“一往情深”。陶女士从三十年代起就被党派在保育院工作,邓颖超是她的领导人,陶工作得力,“为党输送了一批批新党员”,中共建国后她还继续从事教育工作。

任何人一但像雷锋一般被党“相中”了,要定为模范时,就得经过一番“标本”的制作过程。李鹏对他老母亲的“标本”加工过程是:放入党八股的起承转合中,加油添醋,涂抹炒作,一个涂满香油的木乃伊于焉出现。李母赵君陶成了另一座中共的烈士牌位,四平八稳冷冰冰,这个小牌位旁边还有一些更大的牌位隐在暗处护航,不仅赵世炎李硕勋这些早死的烈士,连周恩来和邓颖超这些大牌的元老们也都环绕四周。李鹏式的知乎者也,只让我们知道赵君陶有“义薄云天”的烈士兄姐,却无从得知她的家庭身世。在二十年代就能将子女送进大学读书的家庭,必然是富裕而知书达礼的,李鹏对母亲的“小资产阶级”出身却只字不提。这位原本有理想主义抱负的青年女子赵君陶,很早就失去了“当她自己”的权利,被周遭的共产党人包围,先失去了丈夫,连小小年纪的孩子李鹏也被党霸占,13岁就得离开家人,只身上延安去接受洗脑。她28岁守寡,终其一身不再“动心”,因为她的心从青年时期就被共产主义所盘踞。

李鹏盛赞母亲是个热爱教育事业的人,“她到哪里,哪里就播下革命的火种,教育出一批又一批具有进步思想的学生,有的学生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此读者得知,赵氏充其量只是个宣传马列主义和中共教条的宣传员,即使我们不计较她身不由己,扮演了对学生进行洗脑的教师角色,单看马列主义老太太调教出来的“鹏儿”在北京犯下的弥天大罪,人们就不能饶恕她了。屠城者还盘踞着总理和人大委员长的位子长达十年之久,对中国的改革极尽阻挠和掣肘之能事,对具有争议、耗资亿万的三峡工程催着上马…“忠烈之家”如何造就了如此孽子,危害人间?赵君陶,你为母为师,二者俱败。

当年你的夫君被敌对的国民党所害,却能“从容就义”,刑前还有机会写致妻子的遗书,表达他的“大义凛然,视死如归”。你应当知道在共产党政权之下,反抗的义士们,刑前不是被割断喉管(张志新)、挖掉了肾脏(黎九莲、钟海源),就是被打断了筋骨,死狗一般拖出去枪毙的。他们没有机会写遗书昭示天下,也不能喊出一声“自由、民主”,连叫“妈妈”也是不能的。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英雄们是没有声音,没有脸孔,更没有牌位的。

赵妈妈,扰了你在彼岸的清静,都是“鹏儿”惹的祸,得罪了。

1/23/2003

文章来源: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