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致 达瓦 06-8-1

此刻的北京,这个帝国的首都,天空阴暗,正在下暴雨。

我在读一本书:《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我的博客没被关闭的前一天,一个年轻的藏人给我推荐过,正好书架上有这本书,于是读了一下午。

眼睛看着这本书,心里比较着中国与西藏,作者说他的这本书宗旨是:“不同民族的历史遵循不同的道路前进,其原因是民族环境的差异,而不是民族自身在生物学上的差异。”那么,这个“民族环境”包括哪些?——地理?气候?文化?信仰?

中国和西藏有哪些根本的不同导致了今天这样?——农耕与游牧?人多与人少?枪炮与刀矛?冷酷与慈悲?谋略(阴谋)与坦诚(愚蠢)?那么,落后就要挨打?心软就要挨打?人少就要挨打?

才看了三分之一,还在读。好书很多,我只觉得时间不够。……

达瓦 致 唯色 06-8-1

来信收到,你看的书我也看过,其中有关民族或其他人类群体的描述,有很多令人深思。

当然,该书的基点还是弱肉强食,从这样的角度而言,似乎就是你所说的落后就要挨打。但问题是,什么才算落后?什么才是进步?物质丰富和强盛是否是唯一的标准?如果这个世界不是比谁的拳头大,而是以正义道义等为标准,则又会是什么状态?更主要的是以正义道义做为人类社会一切行为的标准,是人类社会梦寐以求却又总是遥不可及。人类真的会有一天能实现这一切吗?如果不能实现,是人类构想出来的虚荒的理想,则人的生活或生命的价值与其它动物的生活或生命的价值是否有根本的区别?我们为什么要活着?诚实等所有的美德是否还有价值?实在是把人给搞糊涂了。

快下班才看到你的信,匆忙写就,明日再谈……

达瓦 致 唯色 06-8-2

我之前看了你说的《枪炮、病菌与钢铁》。其中谈到人类社会对动植物的驯化过程等,在寥寥无几的动植物名单中有西藏的牦牛,但没有青稞。据说青棵的原始野生物种是大麦,听说在美洲和以色列也发现野生大麦,但西藏也有发现。我就想,如果将人类发展分阶段的话,首先是将动植物驯化。世界上有无数民族,完成驯化的动植物却只有十几种,西藏在其中并未缺席,也就是说从人类开始进入文明时期,西藏就已参预其中。

那么,第二个阶段应该是发明文字和宗教的时期,这时候的人类已经解决温饱而开始考虑生命和终极的价值与归宿,西藏的本教以及传说中的藏文不知道算不算,如果不算(因为毕竟还没有发现可以拿得出手的证据或遗迹),则在第二轮中,,西藏人接受了最具有智慧的佛教文化,并据此发展出亚文明——藏传佛教,虽然没有单独发展出文明,但也不是囫囵吞枣,而是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和亚美尼亚的接受基督教有些相似,但西藏的特殊性远超过亚美尼亚的基督教,因此,在第二次发展中,西藏不是一元,但仍参预其中并有了自己的特色,相对与其人口和生存环境,已经是非常杰出了。

第三次改变人类的应该就是现代工业文明,也就是枪跑和钢铁,西藏完全缺席。是不是有点像体育比赛,西藏已经淘汰很多民族,冲入半决赛,但在半决赛中开始面临被淘汰的危险?因为半决赛中比的是枪炮和钢铁,因此,不论从人口或环境已经目前的处境,西藏显然很难单独进入决赛,欧洲的很多国家为了不被比淘汰而成了联队(欧盟),西藏现在考虑的应该是怎样加入(而不是被并入)某个最有可能进入决赛的联队而不会丧失自我。从这个角度而言,宗教和文化,语言才是我们的长项或根基,发展物质的科技和商业文化是我们的短项,是取长补短、全面发展呢?还是发挥优势长项,全力以长项存身,避免在短项上与人一较高低?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历史选择。
……

唯色 致 达瓦 06-8-10

……
你说的是。我们已在人类第三轮的竞技中面临被淘汰的危险。我们的长项不是在物质上取胜而只能是精神上的胜者。可是,我们的联队会是谁呢?环顾周围,眺望更远的世界,又有谁可能让我们成为联队中一员?在那条巨龙的阴影下,西藏只怕是孤独的獒犬,面临灭绝的危险。真的很悲观。
……

※※※※※※※

附我的几句读书笔记:

铁器与石器、木器的不同决定了权力与财富的分配?

铁器使你成为帝国,而石器、木器和骨器使我仍旧是部落。

什么是幸福?幸福在哪里?

有些人虽然不明说,只是很含蓄地很婉转地绕来绕去,但谁都知道,他(她)想说的是:你们,仅仅从生物学上来看,就是不如我们的,所以我们吃掉你们,是符合自然规律的。或者说,让我们取代你们吧,因为你们是愚昧的,甚至蠢笨的。

而这些人,很遗憾,从某种角度来讲,确实是种族主义者。只不过是那种不太明目张胆的种族主义者而已。正如这本书里所说,“大多数人将继续认为,种族主义的生物学解释终究是正确的。”

人的胃口决定人的命运?什么样的胃口决定什么样的命运?胃口——对有形的、无形的,胃口?胃口过甚意味着贪婪。

贪嗔痴中的“贪”对应的是“胃口”,“嗔”对应的是“心脏”,“痴”对应的是“脑袋”。人体的器官,就这样有了意义。

《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

译者: 谢延光
作者: (美)贾雷•德戴蒙德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年: 2000-8-1

s1883013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February 11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