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由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联合认证转世活佛的建议是否可行?

Share on Google+

——浅说藏传佛教在藏汉交往中的现象(“第三次国际汉藏对话会议”书面发言)

唯 色

◎ 一千多年前的预言

在西藏流传一个预言,据说是一千多年前,由藏传佛教祖师莲花生大士所作。说的是:当铁鸟在空中飞翔,铁马在地上奔驰,西藏人将如蝼蚁般星散各地,而佛法将传向红人的领域……所谓的“红人”,有说是生物学意义的西方人,有说是意识形态含义的中国人,无不表明了藏传佛教将在世界弘扬开来的趋势。

的确如此。如今有个越来越清楚的现象是,随着藏传佛教对汉地众生的教化事业越来越广大,藏传佛教正在成为民间藏汉关系中的一个越来越重要的纽带。流亡藏人作家达瓦才仁在谈到面临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冲击,西藏如何坚守、传承和发扬自己的文化时,开玩笑地说“西藏人还是当上师的好”,因为“现在这个世界缺的就是这个货,而这个货是西藏的特产”——藏传佛教。

其实这话并非玩笑,且不说境外早已有西藏各教派的高僧大德弘法于世界各地,在中国内地也有不少西藏喇嘛穿行于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接纳形形色色的汉人弟子。藏传佛教传播到汉地,藏人喇嘛成为汉人的上师,无论对于弘扬佛法还是对于了解西藏,这都是理当庆幸并且值得珍惜的机缘,但遗憾的是,一些顶着“活佛”甚至“法王”光环的转世喇嘛和僧侣,其言说,其作为,并不如法!既不如法,甚至更为严重的是,正如佛祖释迦牟尼对末法时代的预言:穿我衣者毁我教!

◎ 对“活佛”的误解

活佛转世制度是藏传佛教的独特之处。但是从藏语的“朱古”翻译成汉语的“活佛”这个词,其实对汉人有着很大的误导。藏语“朱古”的意思是化身,是指前世修行有成就并根据自己的意愿转世而来的佛教徒,其身份需要高僧大德通过严格的宗教程序予以认证。而汉语的“活佛”,从字面上很容易被误解为活着的佛或者现实中活生生的佛,凭添了迷信的色彩。

在当今普遍信仰危机的中国社会,曾经百遭诋毁的各种宗教成为无数中国人的精神寄托,藏传佛教是其中之一。但在一些追随者当中,往往迷信盛行,误把藏传佛教视为具有神通之术的密法,于是热衷于结缘来自藏地的“活佛”,目的在于企求活佛的法力保佑。而这类人尤其以商人、官员为多,无外乎需求的是更大的名利。只是商人昭昭,官员隐蔽,导致汉地只要有活佛出现,必然有汉人大款傍活佛的现象。

而周游汉地的不少这个“活佛”那个“法王”,也纷纷以傍大款为荣。对此,西藏境内的藏传佛教大师、色达堪布晋美彭措,在谈到藏传佛教的现状时严厉批评道:“看看当今那些外出‘弘法’之人的行为吧:他们动辄就自称为活佛或大成就者,借此欺骗众生、聚敛钱财;有些出家人则胡乱授记,利用打卦、占卜欺诳他人。……某些‘金刚上师’并不悲悯摄受精进修行的弟子,反而贪婪地笼络那些只知以钱财供养的追随者。他们也从不善待禀性正直的人,只对虚伪狡诈之徒异常宠爱。如此觉溺于世间八法的‘金刚上师’,让人怎能看到正法弘传的希望?”[1]

◎ 目前活佛的问题

整个藏地有数千活佛。按照传统西藏的观念,被尊奉为“仁波切”(珍宝)的活佛们都是乘愿再来的菩萨,具有完美无缺的品德。当然这是一种理想化的标准,历史上也出现过并不与其宗教身份与信众期待以及佛教精神相符合的活佛。但总的来说,沿袭了宝贵传承的转世喇嘛和僧侣,是藏传佛教历经千年沧桑依然扎根本土且走向世界的力量。

但这半个多世纪以来,藏传佛教所遭受的打击可谓空前。一个敌视所有宗教的政党成了西藏的主人,从僧团领袖到普通僧侣、从寺院事务到活佛转世制度一概遭到严密的管制和操控。如对现存僧团领袖进行的“逆向淘汰”,致使坚持宗教原则、专注佛法修行、拒绝充当当局工具的活佛喇嘛被排斥甚至被抓,而一些放弃宗教原则、热衷钻营权力、甘当当局工具的活佛喇嘛则会获得高官厚禄。又如蛮横把持对僧团领袖的选择与任命,否则即使经过宗教程序认证的转世活佛,如果没有当局颁发的“活佛证”就不能算作是活佛,以至于有的人为了得到“活佛证”竟然做出违背佛法的事情。

如今的商业大潮所带来的物欲横流,也使得一些活佛和僧人备受诱惑,把活佛这个名号当作生财之道,把化缘这一佛事变得非常庸俗化,长期周游在汉地的城市之间,贪图享乐,乐不思藏,更别提为家乡的父老乡亲造福解难。有的人利用西藏文化的神话资源和西藏宗教的神秘性,任意编造神乎其神的传奇身世;同时为了笼络人心、满足私欲、交换利益,随便封许活佛、空行母的头衔,到处以藏传佛教和西藏文化的名义题词许愿,由此给一些有名有钱却行为不端之徒创造盗名欺世的可能。事实上,这样一些堕落的真活佛与盛行的假活佛所造恶业,已经令许多原本心仪藏传佛教的汉人为之失望,致使违缘频生。

◎ 一个建议

幸好我们能够在经典中看见佛法戒律,从浩如烟海的《大藏经》到浅显易懂的《佛子行》;幸好我们能够在现实中看见佛陀样板,从年已七旬的达赖喇嘛到二十出头的噶玛巴仁波切,对照戒律,对照样板,我们是不是可以对那些虽然继承了传统荣誉却毫不珍惜宝贵传承的活佛和僧人,直言不讳地提出批评?!何况,如今愈演愈烈的上述那些毫不如法的行为,不但败坏了藏传佛教,更值得注意的是,使得藏传佛教在汉地的教化过程中,日渐破坏了汉人对藏传佛教的信任和信心,而这本来是联络藏汉关系的民间纽带,也应该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手段之一,现在却被肆意挥霍浪费,无疑非常可惜。

当然藏传佛教本身是毁损不了的,最重要的原因是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的精神领袖皆在海外,那是正宗正法,犹如金刚不可摧,其凝聚力与向心力无可比拟。纯正而自律的僧团领袖是藏传佛教长存于世的保障,反之则会令藏传佛教的珍贵传承受到玷污。鉴于此,如果藏传佛教已临必须改革的紧要关头,那么,必要的清理门户是否至关要紧的一个明智之策?譬如,由当今流亡在外的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的精神领袖,建立一个权威性的认证机构,就各教派的每一位转世活佛联合做出认证、联合公诸于世、联合重申戒律、联合进行查证,联合发表通报,其目的在于:1、使真正的高僧大德得到褒扬;2、使所有转世活佛得到制约;3、使堕落的、假冒的活佛原形毕露。而这样的一个权威性的认证转世活佛的机构,一方面可以把正法的藏传佛教与遭到败坏的藏传佛教区分开来,树立起藏传佛教正法的清净旗帜;一方面可以在向西藏之外的汉地以及其他地方传播正法的藏传佛教时,让受到影响的其他众生对藏传佛教建立信任和信心,从而也为“西藏问题”的解决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当然,这仅仅是一个非常初步的建议,由我提出或许并不合适。毕竟在西藏的习俗中,如同汉人所谓“为尊者讳”,有着崇高地位的诸多转世喇嘛,对于普通信徒来说是不能批评的,当然这并非佛家戒律,乃是流行于信众中不成文的条律。但是就目前的一些真活佛也好假活佛也好所存在的问题及混乱局面,确实一直以来如鲠在喉,值此“第三次国际汉藏对话会议”召开之际,冒昧呈上这篇发言,意在从藏汉交往中值得重视的一些现象,寻找“西藏问题”的出路之一。

2007-3-1,拉萨

晋美彭措法王-西藏
图为未遭打压之前的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前排正中为藏传佛教大师、色达堪布晋美彭措。

[1] http://www.fjlm.org/showthread.php?s=735f48338fab6896a5523ca210a14a0b&threadid=64803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警世之作《智悲精滴》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March 10
原文链接

阅读次数:2,465
Pin It

关于 “唯色:由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联合认证转世活佛的建议是否可行?”的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