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为何走青藏铁路买不到“下铺”?

Share on Google+

中国的火车卧铺有上中下三层,中铺和上铺空间狭窄,人在上面无法坐直。从拉萨到北京要两天两夜整整四十八小时,坐火车的人都希望买到下铺票,虽然贵一些,毕竟可以伸直腰。

为此我提前五天去区旅游局院内的火车站售票处买票。四月是旅客不太多的季节,那一天又刚开始发售五天后的车票,本以为我一定可以买到,但是女售票员碰了碰电脑说“随机抽取”的结果是,我只能买中铺。我在中国内地坐了许多次火车,从没听说也没遇到过买票要“随机抽取”,难道是抽取幸运彩票吗?我提出异议,女售票员却对我表现出官办垄断行业大权在握的蛮横之态。

要是以往,我可能就忍气吞声了,西藏人已经习惯权力的颐指气使。但是恰巧前一天,我和友人在网上谈论过个人权利的话题。从境内藏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许多问题,我们感慨由于任何事情都被与政治挂钩,导致境内藏人放弃了对个人权利的维护,甚至连基本的、起码的权利都不敢争取,能忍则忍、得过且过,从而助长了权势的霸道。

要维护权利,就得从眼前的每件事做起。于是我向胸前不挂服务牌的女售票员说:“我要求得到‘随机抽取’的解释,我还要投诉你的态度,请你把姓名告诉我。”那女子轻蔑地对我不加理睬。我便拿出相机,要拍下她的形象。她暴跳起来,叫来售票处的负责人和一个铁路警察。两个男人气势汹汹,好像是我做了不法之事,似乎马上要把我怎么样,而且声称“我们青藏铁路公司在拉萨就是这个规定”。说实在的,那场面让我有点害怕,不得不悻悻离去。

回家后想,既然要维权,就不能这么轻易放弃。为了克服胆怯,我用电话叫来朋友帮助壮胆。看见几个藏人小伙子随我重新返回,轮到售票处那几个汉人有些心虚。即使我拿出相机和录音机,也不敢再像刚才那样嚣张。负责人也不再说“随机抽取”,而是说只有一次买三张票才给下铺,买一张票的只给中铺。我问“即使是老人和残疾人,也不能买到下铺?”他干脆地回答:“没错”。

由于不想让事态变成我与几个藏族青年“占领”火车站售票处的地步,“维权”没有得到结果。当我几天后上火车时,看到有的车厢空空荡荡,而我周围那些买到下铺的,除了旅游团队,基本靠的是“走后门”。我才明白,原来下铺是一种资源啊,可以被用来给那些把持售票权力的人做交易,这才是我买不到下铺的真正原因吧。而所谓的“随机抽取”,分明是冠冕堂皇、愚弄旅客的“霸王条款”。

2007-5-12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大门

图1:图为设在西藏自治区旅游局院内的火车站售票处。

牌子

图2:青藏铁路公司的售票牌。

背影

图3:这个背影就是售票处的负责人。见我拿出相机,他慌忙给我了个后脑勺。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May 25
原文链接

阅读次数:1,9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