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ncn-20170206000504450-0206_05411_001_01p

不论日本及中国的大学生,他们在公共和私人空间里的行为和说话,表现得非常不一样。

透过在日本的大学讲课,我觉得日本的大学生面对老师的时候,不屑说出像他们与同学一起交谈时所说的很开放的话。即在课堂里他们只能说出很老实的话,而与同学一起的时候,他们所谈的话题很开放、很自由。目前由于互联网发达,学生们能知道更多讯息,加之他们能享受更多娱乐。对比我在大学的时候而言,学生们在line、微信里说出的话开放得很。可是,在日本的大学里,他们不会像在网上那样的另类存在着。对比过去的大学生而言,他们不开放、不自由。即由于在很大规模上被管理,他们只能以成为三好学生为目标。

可以说,他们的行为和说话,在公共空间和在私人空间里,表现得非常不一样。我认为中国的大学生也是同样。在谈论中国的政治问题或者中日之间历史问题等的时候,一些人士往往指出当今中国的年轻人在思考和行为上,不像在谈论那些问题时所想起的典型的中国人似的。他们强调中国年轻人气质的变化能改善中国的各方面课题。确实,当今中国的年轻人在思考和行动上跟我们一代的年轻人很不一样。虽然他们不太抱有中国人独特的政治思考,但他们所获得的知识丰富又多样。在微信上,他们很开放地介绍他们自己的看法。加之访问日本的中国年轻人,他们大都在行为方式上不像典型的中国人,而很像台湾人或者香港人。

但是在看看关于中国学生的报道的时候,我们很难认为他们能拥有很丰富的知识和很开放的思考。最近十几年,我认识到不少中国的大学生和高中学生,他们大都天天被迫学习。这个“学习”意味着为了应付考试的学习。他们都没有足够时间像阅读西方哲学书那样自由自在地学习,他们当中很少学生在课堂上能提出很开放的意见。总之,他们在很大规模上被管理,也只好以成为三好学生为目标。可以说中国学生的行为和说话也在公共空间和在私人空间里,也表现得非常不一样。

那么,对他们来讲,在公共空间里和在私人空间里的说话,哪一个是他们的真心话?一般来讲,一个人在私人空间里说出来的话会被认为他的真心话。有些人会认为,虽然处在被重度管理的学生们在学校里只能老老实实地行动,但他们通过充实私人空间会向公共空间带来很大的影响。

我不认为这样。就我所知道的,在当今中国,年轻人充实私人空间,这不会改变公共空间,反而会招致公共空间的“更保守化”。即随着他们在网上自由自在地行动,他们在学校里反会越来越老实。

从个人的角度来讲,他们在私人空间里说出来的话就是他们的真心话。而如果从带有社会性的动物的角度来观察人性的话,他们在公共空间里的行动就是他们的真心话。如果私人空间里的行动要向公共空间带来影响的话,我们必须把私人空间的行动发挥在公共空间里。例如,学生应该把在网上与朋友透露的想法公开在公共空间里。

文章来源:东网02月06日(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