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
你要进来?

或者
正准备离去?
我正在为自已寻找一种新的人格
我不了解外面的世界,同时也并不完全了解自已
过去
我曾经多么热切地捍卫自已的信念
廿年前
我的悲情是如何地氾滥成灾,而尊严却如何可笑地跌落下去?
所以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什么叫做“迷失”
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你,“距离”使我看清自己?
人世间一切表面肯定的事物其实如何地脆弱不堪?
在歴史上的某个荒谬时期
追随伟大的领袖、热爱美丽的祖国、成为革命英雄、拯救苦难的民族……
拒绝这些我看来其实既美丽又空虚的口号是有罪的
但,请你明白
此时此刻;“这个时代”。人们“拥有选择的权利”
可以
不酷嗜鲜血和保持沈默、可以讨厌故意引人注目的叫喊、无谓的动乱、和惹是生非的野蛮行动。
距离使我看清自己
也许,今天我可以轻而易举承认在年轻的时候爱上过一个愚蠢的男人
然而,当岁月飞快流逝
当所作所为的往事也即将烟消云散时
我发现自已可以用一个理解的微笑原谅自己可笑的爱情
但却无法以同样宽容的心情面对昔日的自己;蛮横地剥夺不想成为英雄、只想甘于平凡淡漠的人的权利

我正在为自已寻找一种新的人格
亲爱的
你要进来?
或者
正准备离去?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