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和阿福在灶片间闲话,阿福无意中说起小九妹婴幼年间的事,小九妹才晓得自己是生在乡下的。当年日本人打到上海,飞机轰轰隆隆没日没夜地扔炸弹,上海沦陷在即。全家人一裹金银细软逃到乡下避战乱,一待就是大半年。小九妹在乡下出生,当地临时找的奶妈。后来时局稳当全家回沪,不方便把还未断奶的小九妹一同带上来,便把她放在乡下的奶妈家,养到四五岁才接了回来。

怪不得!小九妹如醍醐灌顶一般感觉当头一棒说道,阿福娘舅啊,你一语点醒梦中人。小九妹蓦地想起曾经听老人们说过婴儿吃奶是很有讲究的,小时候吃谁的奶,长大了模样脾性就像谁,和谁亲。小九妹恍然大悟,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长得一点不像娘也不和娘亲的道理了。

阿福在一旁听得哭笑不得,反诘道:十三个儿女,又有哪个日里夜里吃你娘的奶长大的?就算是娘最宝贝的小阿弟也就吃了她月子里一个多月的奶,哪一个不是还没出生就请好了奶妈候着,嗷嗷降生一条小毯子包成个“蜡烛包”抱到后面和奶妈一床睡,一睡就是五六年的?照你的理论,十三个兄弟姐妹各人都该长得像各人的奶妈?

想着英文课上刚读过的仙得瑞拉的故事,小九妹差一点脱口而出,“那我会不会不是娘亲生的呀?”幸亏话到了嘴边被她硬生生地咽下。这话若被佣人听了去嚼了舌头,传到娘耳朵里,她就闯下大祸了。

阿福以为小九妹无言以对,笃定被自己说服了。其实不然,小九妹的心里自此埋下了最深的心事,暗暗发誓要把自己的生世探究个明白。

cinderella

文章来源: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