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突然醒来,从脸书上看到:志坚走了。

起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后来看到朋友说是“报了病危”。我想,至少不是最坏的结果,明早问鲁德成再说。过了几分钟,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志坚真的走了,享年五十四岁。

89年在天安门广场上,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听同学们回来说,有三个湖南人向毛泽东的画像投鸡蛋,被学生纠察队抓住。为撇清干系,以免背负反党反政府的罪名,学生们将这三个人押送到广场边的公安部大楼,交给了警察。

六四屠城后,自己也进了监狱。听说他们三个很快就被判了重刑,大概是觉得他们的案子是诋毁了中共国的创始人,没什么争议吧。从那时开始,心中总有一丝对他们三位的愧疚。虽然不是自己亲自去送的,可是作为广场学生的一员,这份尴尬一直挥之不去。

从那以后,一直关注他们,社会上的小道消息不少,知道他们被解送到湖南老家服刑,终于释放了。再后来听说辗转来到了美国。

在一次与南希·佩洛西的会议上,我第一次见到了志坚。人清瘦,腰挺得很直。讲了些什么已经记不得了,只是感到他思路清晰,态度谦逊,是个可以合作的人。

再后来又在几次活动中见过面,聊过天,直到成为脸书上的朋友。

从听说过他至今已经快28年了,后来又有过很多的交流与互动。每次相逢或是在网上互动,那缕尴尬与愧疚却还是会时不时地蹦出来。

可是今天,志坚就这么突然地离开了,没给我留一点儿机会向他道歉。

那场运动过去都快28年了,自己也从风华正茂而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头上都有几根白头发了。可是当年大家用生命去搏的梦还离现实遥遥无期,你就先走了,带着那无尽的遗憾。

而我们这些行者,又少了一个可以合作的同道。无语!

志坚,一路走好!

等到那个梦实现的时候,我一定再来看你,带给你好消息,并且还上那个道歉。

2017.03.31

文章来源:作者脸书

余志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