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叶华和曹静在他的宿舍里艳遇后一觉醒来,发现曹静睡在他的身边,竟然一丝不挂。又看到自己也赤身露体,惊得倒吸一口冷气。心想:“这下完了。生米煮成熟饭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那个年代,尤其是山东人,从小就受到男女授受不亲儒家思想的影响,用现代语言来表示就是在男女关系上非常保守与封建,用时髦的言词来表达就是在爱恋时的过分矜持。倘若两人睡在一起,女方便毫无疑问地认定自己已经是对方的人了。而男方从道义上考虑则认为必须为女方负责,不能再朝三暮四得了。

在那个年代,如果两人发生了肉体上的关系之后,男方狠心地把女方甩了,其后果是不堪设想。轻者遭到社会的唾弃和咒骂,重者女方会感觉到没脸见人而轻生自杀。如果两位恋人在结婚前偷吃了禁果而导致女方怀孕,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结婚。否则被单位领导知道后,有受到处分的危险。到那时不想结婚都不行。领导会逼着你俩结婚,以减少不良影响。如果不服从就有被开除的危险。哪像现在的社会这么开放,动不动就投怀送抱的,什么认识没几天就到旅馆开房间啦,什么试婚啦,什么一夜情啦,什么婚外恋比看电影还普遍啦,什么大学生被有钱人包养当小三啦,什么上学期间同居很自然了,什么女孩子未婚流产像吹个气泡泡那样简单,那样不在乎啦,等等。

再说了,叶华跟曹静有了那种关系,孟慧知道也绝对不会原谅叶华。所以即便叶华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有一万个委屈,即便他仍然爱着孟慧,他需要做的也只能是给孟慧写一封绝情书,也只有忍着巨大的痛苦和无奈,违心地强迫自己把心思转移到曹静身上。

更何况曹静又年轻又漂亮,小鸟依人善解人意。下午只要上课结束曹静总是耐心地在物理系大楼外面等着叶华,见到了叶华总是用柔软富有弹性的手臂主动挽着叶华,看电影时曹静总是嗲叽叽地依偎在叶华的怀中。不知道有多少次,叶华在宿舍里做饭的时候曹静便幸福地从叶华的身后抱过去,把自己的体温给了叶华,还不时地在叶华脖子上吻着。就这样曹静对叶华亲亲蜜蜜还不出一个星期,叶华心中发生了强大的化学反应。他突然感觉到不再那么孤单了,感觉到两个人的亲密接触竟然在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蠢蠢欲动,他心里的忧伤仿佛也被曹静甜蜜蜜的吻驱赶走了,他的性格也在曹静爱的呼唤下变得豁然开朗了,对生活更加充满了渴望,他似乎看破红尘似地,认为人活着不是为了父母,而是为了自己,快快乐乐过好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有时候,当曹静幸福安静地躺在叶华怀里时,叶华竟然从心里涌出来对曹静刻骨铭心的爱,编织着感谢的爱,他由衷地感谢上帝,在他心里遭受人间最残酷的打击时,让这么一个美人儿陪着他。

于是,叶华心中的孟慧淡去了,对曹静的爱越来越浓了。有时候叶华还自嘲地笑骂自己见异思迁,笑骂自己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笑骂自己不是人。说的也是,人也是从动物进化来的,身上总存在着动物的野性和涌动吗!

渐渐地在曹静那甜蜜的爱的浸泡下,叶华又变成了原来的那位精神十足意气风发的叶华,又变成了原来的那位充满信心英俊潇洒的叶华了。他俩在大庭广众之下出出进进,在众目睽睽之下搂搂抱抱。不知道惹来了多少人的妒忌,不知道引出了多少人的酸言酸语,就连曹静最要好的同学在背后都妒忌地说:“你们看曹静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一天到晚打扮的妖里妖气的,连我们叶老师都受不了了,魂都被她钩去了。”她哪里会知道,这就是爱到骨子里的表现吗!

暑假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正当孟慧乘坐在一列开往北京的火车上的时候,曹静刚刚大学毕业,并分配到北京一所大学当助教。在毕业典礼上,兴高采烈的曹洪竟然在那么多同学的面前,不知道脸红地把嘴巴送到了叶华的脸上,还拉着叶华的手对同学们宣布:“我们就要结婚了。”

一星期前,叶华终于同意了曹静要求,乘火车随曹静去了天津曹静爸爸妈妈家。曹静爸爸读过几年书,会打一手好算盘,解放前在码头上是一名小职员,现在仍然在码头上工作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员。曹静爸爸妈妈的家住在离天津码头不远的街区。那里有一座早年德国人盖的四层洋楼,里面有一套带厨房和厕所的三居室,曹静爸爸妈妈家就在那里。

曹静的爸爸妈妈两人个子都矮矮胖胖,慈眉善目脾气温顺,为人处世谨小慎微,所以和周围邻居相处的非常融洽。这老两口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曹静是小女儿,人长的青春亮丽,被曹静的爸爸捧为掌上明珠。所以在婚姻大事上曹静爸爸比女儿都上心。从曹静的信中得知女儿有了男朋友后,一到晚上,曹静的爸爸就躺在床上,望着窗下月光的投影,辗转反侧一连三天没睡好觉。他为女儿担心,脑子里便不住地冒出一时难以答复的问题。比如,未来的女婿能配得上俺家的静儿吗?他会对静儿好吗……

当曹静把叶华带到父母面前时,看到叶华一表人才的英姿和风流倜傥的外表,两位老人都惊呆了,乐得半天合不上嘴,在心里为女儿能找到这么一位德才兼备的男朋友竖起了大拇指。在招待上更别说,天津盛产海鲜,光海鱼就准备了好几种,什么海虾了,竹节蛏子了,大花蛤了,大对虾了,样样都有。肉制品有猪肉和牛肉。为了让叶华吃的开心,曹静的妈妈还专门坐公共汽车,到离家比较远的菜市场买了一只活公鸡,现宰现杀。当然还有新鲜的时令新鲜蔬菜了。在那天的家庭晚宴上,平时不喝酒的曹静的爸爸还特地开了瓶茅台,竟然还陪着叶华喝了两杯。叶华知情达理,一口一个叔叔阿姨地叫的那个甜。曹静看在眼里心里更美了,她不时地把裙子下的小腿勾在叶华的大腿上,上下磨擦着,闹得叶华在吃饭时心里都痒痒的。

吃完饭,大家边聊天边吃着水果,喝着茶,嗑着瓜子,不知不觉睡觉的时间到了。那天曹静的哥哥不在家,叶华就睡在曹静哥哥的房间里。在蚊帐里,在黄色的月光下,过去的往事不时地掠过叶华的心头,并在叶华的心里投下了抹不去的暗影。其中最多的是对孟慧的思念。他叹了几口气,心想:“如果把孟慧换成曹静那该有多美啊!”看来叶华还是有点良心,没有把孟慧干干净净地忘掉。

忽然门轻轻响了一下,一个黑影溜了进来。叶华刚准备说话,那人已经像小猫一样钻进了蚊帐,把脸投在了叶华的怀里。不用说这个小猫就是曹静。叶华还没有看清曹静的面孔,曹静已经把甜甜的嘴唇吻在了叶华的嘴上,把纤细而柔软手指像按摩女一样抚摸在叶华那胸肌发达弹性十足的胸脯上。曹静还把裹在睡衣里的大腿软软地压在了叶华那赤裸裸的大腿上。可想而知,在此时此刻叶华心里的情火想不燃都不行。叶华猛地转过身来把曹静一把抱住,曹静感觉出了叶华那急迫的心情,便不由自主地说:“轻一点,别压坏了孩子。”叶华的手法倏然变得又轻又柔,竟然把打太极拳的动作用在了曹静身上。没多久,曹静用她那水样温情在叶华心里酿出了浓浓的醇。此时的叶华醉了。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