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五一年是解放后的第三个年头,也是中国人民最难忘的日子。

对外,在苏联出武器,中国出人力的前题下,近百万志愿军战士正在朝鲜战场上浴血奋战,和世界第一流的美国军队拼得死去活来不可开交。对内,中国在共产党一党统治下,正进行着两场杀人的斗争,即在城镇开展的三反运动和在农村开展的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运动。

为了鼓舞中国人民的斗志,国内所有的宣传机器都启动了。大大小小的喇叭里,收音机里一天到晚不是唱着抗美援朝的革命歌曲,就是没完没了地报告战场上我方胜利的消息;不是报告三反运动的进展,就是宣扬农民们怎么把地主老财们打翻在地,再蹋上一只脚,当家做了主人。加上从朝鲜战场上回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志愿军英雄们,在中国大地上到处巡回讲演,说的或是志愿军多么勇敢和强大,或是他们自己怎么以一当十歼灭敌人的事迹,把美国军队描述的像泥捏的似地不堪一击。还有社会上每天都传来的资本家自杀的消息,地主老财被杀的消息。一时间,中国大地到处是腥风血雨的,到处是杀人气味十足。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宣传和教育下,一夜间仿佛都吃了毒品似地,一个个热血沸腾鼓噪不安的。

说也奇怪,那年的老天爷也人来风似地凑热闹,把一个更为炎热的夏天过早地推到了人们的面前。尤其是山东省,整个大地被火炉样的太阳烤得四处生烟,眼看着就要变成一片片干巴巴的烤鱼了。

然而,有一个地方像世外桃源似地正享受有着两个季节特征的气候,既中午热得出汗只需短衣短裤着身的盛夏式酷热和早晚需要毛毯遮身保暖的深秋样凉爽。这个地方不是别处,就是以避暑盛地远近闻名的青岛市。

青岛市三面环水,一面与大陆接壤,是由许多山组成的大海岛。由于早年间被德国管理,青岛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德国式木制或石砌的小洋楼。虽然小洋楼颜色各异,它们的头却是一色的红,在绿树丛中还越发红的鲜灵,并且一个个俯视着蔚蓝的大海,头顶着嫩极了的蓝天。所以青岛又有了美丽的绰号——两蓝一红。

文章写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孟慧工作的学校和孟慧的家。

孟慧教书的学校临海边而建,与小青岛隔水相望,是当时青岛市最有名的中学。从这座中学出发,往山上走,穿越数十条大街小巷,便会发现在不算宽的柏油马路两边,排列着一排排三四层楼高,外观美得钻心的德国式小洋楼。其中,有一座三层小洋楼被一丛丛奇花异草包绕,又依在高大的绿树林里。尤其是它背靠青岛有名的信号山,显得特别扎眼。站在这座小楼上,往前看是烟波浩渺碧波万顷的大海;往后看是幽静的山色,在那里林木苍翠,怪石峥嵘,虫儿低吟,莺啼燕鸣。

在这座楼房里共住有三家。一楼住着一对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夫妇。三楼住着一家三口,男主人曾经是新中国空军第一代飞行员,因为飞机上驾驶仪器设备的落后,在一次试飞时,错把海水当作蓝天,连机带人栽入海水中。所幸,这位飞行员获救,但因双目失明而退役。二楼住着这部小说的主人翁孟慧和她的父亲孟德详。在这座楼房里,染着暗红色的松木楼梯,一节节排列有序,像姑娘那柔软的腰身,从一楼开始一直扭到三楼。当沿着楼梯到达二楼时,有一块三四平方米大小,供人驻足,可以称为门廊的地方,然后就是孟慧的家门。一进孟慧的家迎头而来的是一米多宽,四五米长的走廊,从右手边数过去,先是不大的厨房,接着是不大的厕所,紧接着是孟慧的闺房,有八九平方米大小。走廊的尽头是一大间,有二十多平方米。虽然整套房间的居住面积并不大,它既有厕所又有厨房,真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走进孟慧的家门迎面看去,孟慧家最大的房间的三面墙上都有挂着方玻璃的长窗。右手边墙壁的长窗的下面是一张供孟老爷子睡觉的双人床,而左手边墙壁长窗的旁边是一张四四方方的餐桌,周围摆满了椅子和凳子。这间屋子和门与走廊相对的那一侧墙壁的窗户旁边放置着一张写字桌,写字桌旁边是一个大衣柜和几个四四方方半人高的樟木箱,一字排开。

这一天,孟老爷子早上六点多钟就起了床。他洗刷完毕后,在媒球炉子上炖上了稀饭,就耳闻到楼上楼下有拉风箱的声响。显然,楼上楼下两家已经起床正做早饭呢。在当时,绝大多数青岛人都用砖和粘泥把一搂粗的大铁锅在厨房里砌成炉灶,做饭时用火柴点燃干草或干树枝,然后拉着木制的风箱往火里送风送氧气。所以一到做饭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漾溢飘流着一高一低咕咕嗒嗒极有节奏的拉风箱的声音。由于每一个风箱发出的声音都具有自己的特点,有的似小河流水,有的像牧羊高歌,混声在一起就组成了一首首绝妙的歌曲。这时候可能有人会问:“到哪里去获取木柴?”那时候的青岛绿化程度高的惊人,到处都是草木,干草干树枝伸手可及。况且干草干树枝可以到集市上去买,价钱也不贵。

此时,孟老爷子哼着豫剧小曲,乐呵呵摇摇晃晃就来到了那张写字桌旁。他打开了宛若鞋盒子大小的老式收音机,收音机里立刻传出了少年歌曲《小树快快长大》。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孟老爷子有点返老还童,对儿童少年歌曲也特别喜爱。他竟然坐在旁边,聚精会神着迷地听着这首有着童心味儿和快乐节奏的歌曲。之后,收音机里又传出了鼓舞人们斗志的,著名作曲家马可编曲填词的歌曲《咱们工人有力量》。当收音机唱到“每天每日工作忙”这一句的时候,孟老爷子扭了扭收音机上的调台旋钮,常香玉在豫剧《花木兰》中唱的那段最拿手的唱腔竟然妙不可言地从收音机里飘了出来,把从小就喜欢豫剧的孟老爷子乐得站起身来手舞足蹈,嘴里还不停地随着唱着。就这样不知不觉地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当孟老爷子把做好的小米稀饭,刚蒸好的正冒着热气的馒头,还有酱瓜放在餐桌上的时候,墙上的挂钟的时针已经指到七点半了。孟老爷子在心里暗暗叫了一声不好,马上快步流星地来到孟慧的房间敲起门来,嘴里还不停地喊:“慧儿,快醒醒,该起床了!慧儿快醒醒,时间不早了,再过一会儿,你的好朋友丁雪就来了。”

“知道了,爸!”就听见屋子里传出了孟慧她那拉着长腔,带着几丝睡意和几丝娇嗔的声音。孟慧停顿了一会,又懒洋洋地说:“爸,现在几点了?”

“七点半多了,还不快起来。”孟老爷子的声音里充满了责备。就听见孟慧屋子里床吱吱响,椅子嘎嘎叫,显然孟慧正着急地起床呢。

孟慧洗了把脸,简单地刷了刷牙以后,刚在餐桌旁边坐下,丁雪门也没敲一下,就踩着欢乐轻快的脚步破门而入。到了孟慧的旁边先给孟老爷子和孟慧每人做了个笑脸,然后毫不客气地伸手拿了一个喷喷香的花卷就往嘴里塞。

前面说过,丁雪既是孟慧的同事又是孟慧最要好的朋友。此外,丁雪还是孟慧的老乡。丁雪出生在日照县丁家村,细算起来也属于丁氏家族的一员,和孟慧的妈妈还多多少少地沾点亲。从年龄上说,丁雪比孟慧小一岁,有一米六左右的个头,圆圆的脸蛋上有一对天真活泼圆圆的眼睛,弯曲似月的眉毛上垂着挂帘样整齐的留海,乌黑发亮的头发在脑后扎出了两根又粗又黑,飘在肩下的辫子,小小的翘鼻子下是小小的嘴,让人看见后便会幻想出一对形影不离的鸳鸯正在水中情意绵绵卿卿我我,两鬓之下是一片如玉珠般圆润,白中藏有淡红的肤色,下巴圆得又如娃娃一样可爱,不粗不细的脖子下是凸凹有致的身材,走路时,两只白如玉兰花般的手臂不停地前后摆动,闪着灵气。

几个月前,政府又发出了号召,鼓励民众们为朝鲜战争捐钱。于是,著名豫剧表演家常香玉马上响应,通过义演竟然捐出了一架飞机。青岛市的教育部门也不甘落后,要求在这个暑假里,老师们应该组织起来,走向街头,为抗美援朝捐钱造势。今天早上丁雪找孟慧就是为了此事。她们和其他的老师约好了,早上八点三十分左右在学校里集合。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