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亏了贵花,大勇家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当大勇和两个孩子饿得两眼冒金星的时候,贵花总能雪里送炭似地送一碗稀粥到他们的嘴边。大勇有时感到非常奇怪,心想:“都发的一样数量的粮食,为什么别人家都没有粮食我们家还有?”他不得不悄悄问贵花粮食是从哪里来的。贵花瞪了他一眼,装着悻悻的样子,说:“给你吃你还多嘴,”然后贵花又硬硬地补了一句,“千万别到外面说。”大勇乖乖地使劲点了点头。

不过,贵花也有难处。看着家里存的那点粮食一天一天地减少,再加上两个孩子天天饿得直叫,小脸也开始瘦下去了,搞得贵花一天到晚心慌意乱的。她不时地骂道:“小祖宗们,别叫了。别人家连碗粥都喝不上呢。”然后,贵花就不停地想:“怎么办啊?总不能坐吃山空等死吧!”想到这里,心直口快的贵花就缠着大勇想想办法。大勇苦思苦想,突然,他想起了地里的虫子。

第二天早上,他独子一人就奔向了村外的一片荒坡。他轮起镐头朝地上劈去,只听到“砰”的一声,冻得绑绑硬的地上仅出现了一个小白点。他只好回家。等到太阳高照的中午时分,他又回到那片荒坡。这时候表层的土已经解冻了,大勇三下两下就挖了一个一尺多深的坑,然后像过筛子似地找土里的虫子。那天大勇收获不小,挖到蚯蚓二十多条,地老虎十几个,还有许多草根。贵花见了高兴地差一点跳起来。她把这些虫子和菜根洗了洗,放在锅里,加上水和少许的地瓜面,煮了一大锅虫子粥。那天晚上大勇和贵花喝了虫子粥后,都感觉身上有了力气,两个孩子也不闹了。

大勇挖虫子的消息一传出,村里几乎所有的年轻人一到中午的时候都到荒坡上挖虫子。不知道谁提出抓鱼,许多年轻人又出现在小河边,水洼旁。他们砸开薄薄的冰抓鱼,抓水里的螺蛳,如果没有鱼和螺蛳,就抓水里的虫子和水鳖,或者捞水里的水草。只要能吃的或看上去能吃的全要。有几次几位老人和小孩都饿得奄奄一息,喝了水鳖水草做的汤才活了过来。就这样水里的鱼,水草,和水里的虫子什么的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命。但也有不幸的事情发生。有位小伙子抓鱼时饿得晕倒在水里,第二天才被人发现。晚了,人已经死了,直挺挺地和水冻在了一起。在那个时候,死个人就像踩死一个蚂蚁一样稀松平常,人们已经饿得眼泪都没有了,哭也哭不出来了,能做的就是把死者从水里捞出来,包在草席子里,草草埋了。

又过了几个星期,村民们饿得顾不上许多了,连自己辛辛苦苦种的小麦苗也偷偷地挖出来吃。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小麦的收成不好的原因之一。

李家庄的人民就这样熬着。熬到了第二年的春天;熬到了几乎所有的树都剥了皮;熬到了地里所有的草根都被挖得精光;熬到了家里没有老鼠,树上没有鸟;熬到了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死去;熬到了水洼里没有了鱼;熬到了野外的兔子老鼠什么的都没有了;熬到了狼啊,狐狸啊和獾什么的,不但数量减少,一个个都因为没有东西吃,骨瘦如柴,走起路来一摇三晃。

要不是大勇,隔壁家小虎子也死掉了。

那是一九五九年三月初的一天。贵花家所有的粮食都吃光了。两个儿子瘦得皮包骨头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只有一口气。贵花就催着大勇到田里挖点野菜什么的,否则这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大勇有气无力应着,他拿着小铲子,挎着小蓝子就动身出了村。他饿得肚子钻心地疼,浑身上下没有二两力气,气喘吁吁地走几步歇一歇,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到了村口外的麦田旁,就发现田埂朝南的一侧开始长出小指甲盖大小的圆叶子菜。把大勇乐得趴在地上,把这些野菜拔出来,擦掉了土就直接放进嘴里吃。虽然野菜的味道苦苦涩涩的,细嚼了以后还有点甜。大勇吃了一阵子野菜就感觉身上有力气了。他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就发现有一只人的脚露在土沟之上。他急忙走过去仔细看去,只见有个人头朝下爬在一条土沟里,手和脚都赤裸裸地露在外面结了霜。大勇看着这个人的体形眼熟,急忙上前把他从地上抱起,原来这个人就是他家的邻居小虎子,离虎子不远的土沟里还躺着一条冻得僵硬的老狼,瘦得脊梁骨像锥子似地凸起。大勇用手试了试虎子的鼻息,脸上绷紧的肌肉突然松了下来。虎子还活着。凭大勇当时的体力是无法把虎子背回家。也不知道大勇从哪里来的力气,他扭头就往村里小碎步快走。然后,他叫上虎子的爸爸,拉着一辆木板车,又回到虎子的身边。虎子的爸爸见到虎子和死人似地张开大嘴哇哇地哭了起来。大勇急了,大叫道:“大哥,先别哭,救人要紧。”虎子他爸才止住了哭声,他和大勇两个人用足了力气才把虎子抬到木板车上,当然还有那只莫名其妙死去的老狼。

把虎子拉回家后,大勇和虎子爸爸把虎子又轻轻地抬到床上。大勇往虎子家仅有的几米长的大炕上看了一眼,心里似乎被一根根锥子扎过似地疼痛难忍。就见在两床棉絮外露,破得不能再破的被子下躺着虎子的三个弟弟和虎子的妈妈。一个个瘦得皮肤包着骨头,眼睛闭着仿佛在等死。虎子妈妈看到身边的虎子身体动了动都没有力气坐起来,眼睛里充满了悲哀,但泪腺由于极度的营养不良引起的未老先衰而没有了功能,她鼓了鼓两腮,用尽全力把手伸出来,在空中停留了还没超过两秒钟,胳膊和手仿佛失去了脑神经的控制,忽地一下跌在了床上。虎子爸爸心疼地把虎子妈妈那瘦得像鸡爪样的手和比拐棍还细的手臂轻轻放在被子里,用悲痛万分的口气,在大勇耳边轻轻说:“我老婆和这三个孩子已经有三天没有吃东西了。”

也不知道是谁在第一时间通知了贵花。她抱着大勇复员回家时部队送给他的唯一的暖水瓶进了虎子的家。在手中的碗里倒了一些热开水,然后坐在虎子面前,用虎子爸爸递给她的小勺子舀满了热水,用嘴吹了几下,再用嘴唇试一试,感觉不烫人了,把热水喂进虎子的嘴中。就这样,一口,两口,三口,突然虎子的眼皮开始波浪般滚动,然后徐徐地睁开了。贵花和旁边的虎子爸爸以及大勇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就看见虎子爸爸激动地用手摸了摸虎子妈妈已经没有肉的脸,说:“孩子她妈,咱虎子有救了。”

大勇用手往屋外指了指,对贵花说:“快!回家拿菜刀!我把这只死狼切成块,你用这些狼肉和狼骨头煮一大锅狼肉汤,给村子里的乡亲们每家分一碗。”

大约二个小时以后,上百名村民,一个个弓着腰,瘦小枯干,手里拿着碗,抖抖嗦嗦地在大勇家门口排起了长队。据说那天要没有这锅狼肉汤,至少要有十个村民活活地饿死。

小虎子喝了狼肉汤后,脸也红,人也能说话了。他把手伸进了他那件破棉袄里,竟然像变戏法似地从怀里拿出来了一只死兔子。别看这只兔子瘦得脊梁骨呈三十度的三角,用手掂一掂,还有点分量,至少两斤多呢。高兴的虎子他爸把死兔子捧在手里给虎子妈妈看。虎子妈妈高兴地挤了挤眼皮,把头歪向了她旁边的三个孩子,意思是把兔子煮熟了先给孩子们吃。真是可怜天下母亲心啊!人都到这份上了,想到的第一个就是自己的孩子。

晚上,大勇不放心虎子,来到虎子家。这个时候虎子已经能坐起来了。虎子坐着给大勇深深地鞠了个躬,以表示救命之恩。然后,虎子拉着大勇的手,讲出了以下的故事。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