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不再去教会。她潜下心,带孩子、上班,一有空就读书、思考。除了圣经,她也开始看佛经、可兰经、吠陀经等等,从中得到了智慧和宁静。这时凯文已经上小学了,尽管仍然很固执、很怪僻,但已不像小时候那样需要一刻不停的操心。工作上她也干得不错,又被提升了一级,开始管理一个部门。

这时她的部门来了个新员工,叫迈克,是搞数据库的编程员。迈克是个不到三十的小伙子,蓝眼棕发,瘦瘦高高。他留着卷曲的长发,带着纹身,成天穿旧得发白的牛崽裤、T恤衫或格子衬衫,看上去既有艺术家的风范,又有些孩子气。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迈克一来就经常找琼,有的是工作需要,但有很多时候也没什么重要事情。琼看他初来乍到,不熟业务,也就花比较多时间帮他上马。一来二去,发现这个小伙子还蛮聪明勤奋,也就更愿意多教他帮他。时间一长,两人心里都对对方产生了好感。琼开始还没意识到,只是觉得有迈克在,每天去上班是件愉快的事,不知不觉地她每天早上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在自己的衣着发式上,并且周末也会去商场逛逛,买些漂亮时髦的衣服首饰。琼本来就是天生丽质,江南美人,在经历了生活的历练后,找到了心灵的坐标,使她的容貌更增添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光彩,所以年近四十的她看上去最多只有三十。

另一方面,迈克本身对东方女性有一种神秘好感,但他对亚洲女性的认识仅来自好莱坞寥寥无几的影片及美国唐人街,因为他自己是中西部农村长大的,没有多元文化的背景,所以当他一见到琼就被她的东方式美丽吸引了。他发现老板比他见过的所有亚裔女星还要漂亮,而他本人比较随性浪漫,又是单身,故很自然地常常找机会接近琼。接触多了后,迈克发现琼智商极高,这更让他着迷,因为他总以为漂亮女人都木瓜脑袋,而他自认很聪明有天赋,哪知琼的聪明天赋超出他好几个数量极,因此在他男人的自尊心受到打击的同时不得不佩服琼。除此之外,琼对他的善良友好、耐心帮助,加上她的成熟温和,使这个从小父母离异、母亲早逝的青年陷入了爱河。

琼很明显地感到了迈克的爱恋。他的年轻,他热情奔放的天性,使他对她的感情在她眼里一览无余。迈克看着她的眼神是沉醉迷恋的,琼尽管用最大的自制力克制着自己,她还是常常迷失在那双湛蓝深邃的眼睛里,不由自主地面红心跳。她沉睡在心底的对爱的渴望被迈克年轻热烈的爱情唤醒,她那被严寒的冰雪冻结的欲望苏醒了,她多想张开双臂,拥抱这年轻美好的爱情。可是她不能,她是他的顶头上司,她是个比他大十岁的离婚女子,她有自己的孩子,而不能给他他的孩子。就这样,琼在享受了一阵重拾的对生活的激情和对爱情的向往后,陷入了欲望和现实、责任、道德的挣扎之中。这种挣扎既甜蜜又痛苦,既兴奋又沮丧,每天天平倒向不同处,每天她的心情七上八下。她有时觉得迈克上她的部门是她的不幸,她本来已经心静如水,生活有条不紊,可他一来一下打破了这湖宁静恬淡的湖水,他的激情像粒粒卵石,溅起一层层涟漪,一直在她的心湖里荡漾,她已无法回到平静。有时她又觉得迈克是她生命的天空中划过的流星,无比的耀眼璀璨,使她平庸琐碎的人生顿然生色。琼在这样的挣扎中无法解脱,而迈克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在众人前流露出来,惹得别人侧目私语。琼无法再无视或装傻了,她最后下决心对迈克冷淡、保持距离,并把他推荐到另一部门。

迈克尽管能感到琼对他的好感,但她的反应不及他一半的热度,已经很伤心失望,现在把他推到另一部门,还一下子把热度降到冰点,使他再也忍不住了。一天下午,迈克利用交接工作的借口来到琼的办公室,他关上了门,径直走到琼面前,激动不安地问:

“What’s all this about?”他两眼放着光,脸因过分激动时而涨得通红,时而又变得刷白,边说着边不自觉地把拳头捏紧了又松开。

琼的心升到了嗓子眼里,她脸色惨白,双手颤抖,她不敢抬起头,她不敢正视迈克,因为那样她的心迹就会暴露无疑。最终,她虚弱地说:

“What do you want, Michael?”她抬起头,她的眼睛遇到了迈克的眼睛,她再也无法掩藏,柔情、歉疚和矛盾在那里写得清清楚楚。迈克一把抓住琼的玉手,琼任其握捏。临了她费劲抽出手来,对迈克说:

“This is good for both of us.”迈克的眉头开始舒展开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约琼下班后去附近的咖啡屋小坐。琼觉得他俩关着门太久,别人一定在起疑心了,就答应了。迈克高兴地离开琼的办公室。

下班时间到了,迈克刻不容缓地背着双肩包,跨上摩托车,一阵风地直奔咖啡屋。这边琼慢条斯里地整理着文件、抽屉、手袋,心里掂量着是否赴约,即期盼,又担忧,即兴奋,又犹豫。正在这时,手机响了,是凯文学校课后班打来的,说凯文不配合老师,被老师批评后大发雷霆,正在接受处分,让琼马上到学校处理这件事。琼一下子被拉回现实中,顿感愧疚,马上拿起包去了学校。

迈克在咖啡屋左等右等不见琼的人影,遂由焦躁变为愤怒:又被这女人耍了。从第二天开始,迈克不光对琼不理不睬、视而不见,还跟琼手下另一青年女员工凯茜打得火热,在大庭广众前打情骂俏,大秀恩爱。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迈克这样做无非是在宣泄嫉愤不平,用制造情敌的手段挑起琼的嫉妒、失落,最终达到得到意中人的目的。但琼身在其中,就是再聪明的人也免不了此时犯糊涂。她无法再自欺欺人地装得若无其事、事不关己。眼看着迈克凯茜出双入对、亲密入骨,加上俩人同种同龄,更是让她嫉火中烧,理智溃败。她给迈克送了份电邮,让他注意自己的行为,搞办公室恋情触犯公司员工守则。迈克一看就火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直冲琼的办公室,把门一关,嘲讽地冲着琼嚷嚷:

“So what I am doing with Kathy is violating the employee code of conduct. Then what about what I was doing with you? Not a violation, considering that you are my boss?!”

琼的眼泪唰地夺眶而出。迈克吃了一惊,马上缓和下来。俩人四目对望良久,由错愕、怨忿,转为柔情、爱恋。迈克深情地邀请琼下班后共进晚餐,琼喃喃地答应了。

那晚俩人终于相互表达了爱意,两个苦恋的豁口总算是合上了。接下来的是满满的甜蜜、温馨、缠绵,他们陶醉在俩人世界里,忘记了整个外部世界。事情发展得出乎意料地快,不久两人就有了亲密接触,接下来迈克搬进琼的家。为了不引起工作中的利益纠纷和保持工作道德,迈克换到了另一部门,平时俩人在公司尽量不见面,只有下了班才在一起。没想到的是凯文居然跟迈克合得来,俩人一个是小孩,一个是大孩,在一起打游戏,听音乐,看动漫,评球赛,其乐融融。

琼现在是两个男孩的母亲,为他们做好吃的,为他们收拾行头,敦促他们及时完成个自的任务。迈克算是找到了家,他把琼一半当情人,一半当母亲。迈克从小父母离异,母亲病逝后,他跟父亲和继母过,但俩人经常酗酒吵架,很少关心迈克和他的成长。迈克是个天性敏感害羞又多愁善感的人,在这样的家庭他得不到最起码的关爱、指导,导致了他的心理缺陷。好在他像妈妈,颇有艺术天份,还可以在音乐中寻找安慰、寄托。他的智商也还不错,在大学里除了音乐外,还学了不少机算计课程,以至于一毕业就找到了工作。尽管迈克很帅也很讨女人喜欢,但他的感情生活一直漂忽不定,几个女朋友像走马灯似的,没几天就吹了。潜意识里迈克在找母亲的替代品,找回他童年失去的家,而在琼身上他找到了两者的完美结合,这就是他无可救药地、死心塌地爱上琼的深层次原因。琼呢,这样一个美丽优秀的佳人,在经历了如此种种的磨难后,变得成熟了,接地气了,正因此她会对迈克的激情外有一种母爱。人们一般习惯于老夫少妻式的男女关系,而对于姐弟恋、母子恋颇有偏见和不解,其实两种恋爱关系是出于相同的心理、生理需要。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当你爱慕一个人而得不到时,会生出巨大的失落和惆怅,甚至会对这个世界和人生产生怀疑和忿懑,其中小部分人会消沉颓废或愤世嫉俗,但有更少部分人会开始思考彼岸的世界。另一方面,人一旦得到了朝思暮想、苦苦追求的意中人后,那种精神上的由折磨产生的升华会一下子掉落地面,当初始巨大热情的燃烧完毕后,你会发现你刚经历的是何等平庸的感情生活。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一切慢慢趋于平常,一些日常的琐事开始浮现并逐渐占据重要性。迈克是个随性的人,他不句小节还有点懒散,除了一些体力活外,他基本不碰家务。对他而言,整洁有序不是个问题,甚至太过整洁有序在他看来是累赘,是束缚,因为他是艺术家,零乱对他是灵感的源泉。琼,我们知道,有洁癖,尽管这几年的生活经历让她有所改善,但迈克那样的随性杂乱还是让她无所适从,毕竟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生活习惯已经养成,很难完全改变,何况她这样苛刻的天性。另一方面,迈克过分依赖琼,除了在生理上他们是伙伴关系,在心理上迈克需要琼的完全呵护,以至到后来迈克还妒嫉起了凯文,这点时间一长,也让琼感到负担,初始的柔情关爱在不平等的关系中逐渐消耗。迈克感到了琼的柔情关爱在减退。他本身就是个敏感的人,他还很脆弱。一个带着艺术气质的没有被感情生活的粗粝残酷打磨过的年轻人,对恋人的要求是百分百的。在完美的、激动人心的爱淡化后,是难以承受的失望和艾怨。于是,他开始对琼以牙还牙地冷漠、隔阂。琼一开始还尽量主动缓和气氛,不时哄哄他,像母亲对孩子般地宠着他,可时间一长,也就随它去了,毕竟他不是她的孩子。

琼和迈克的关系不时发生点磨擦,开始俩人别扭过后还又亲又爱合好如初,但后来渐渐生出厌倦和失去耐心,一生气可以持续好几天。事情每况愈下,到后来迈克索性夜不归宿。琼起先很着急,又气又嫉,还想办法弄清迈克上哪里过夜了,是否有了别的女人。但迈克越走越远,已经失去正常的行为模式,琼担心痛苦之余,倒暗自希望他能搬走。直到有一天琼接到警察的电话,告知她迈克由于进行毒品交易已被拘留,那时他已几星期没回家。琼又一次被击垮。当她得知迈克是由于以为失去了她的爱而一厥不振,陷入抑郁症不能自拔而走上了吸毒之路时,她又一次痛不欲生。她赶到戒毒所看望爱人,但此人已非那人,此时的迈克已半人半鬼,不敢相认。

琼又一次面临人生决择。现在她已包经风霜,沉着淡定很多。当她考虑了所有因素后,她认为抚养教育凯文是她最重要的责任。目标明确后,她处理了和迈克所有相关的事宜。附清了迈克的债务,她画上了与迈克篇章的句号。为了不让和迈克的这一段感情影响职业,她换了份较远较底的工作,并搬到另一社区居住。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