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30日

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尼斯日前宣布,美国监测活动“偶然收集”到川普政权过渡团队官员、甚至川普本人的通讯内容,并亲自将此信息告诉川普总统。他说,他相信这些情报收集活动是合法进行,但与联邦调查局正进行的针对川普团队与俄罗斯之间通联的调查没有关系。努尼斯还说,川普推文中所说可能是正确的。川普也表示,“我有这种感觉。事实是,他们找到了要找的东西。”

努尼斯事先没有通知情报委员会其他21名成员,就将该信息在媒体公布和通报川普,被民主党人指责,罔顾对委员会及其成员的尊重,充当“总统的傀儡”,该行为表明情报委员会根本无法进行公正调查。共和党参议员马侃也说,“国会在处理这件事上已没有公信力了”。川普及其团队遭监听,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指控遭窃听有何用意,以及产生何种舆论效应?川普窃听门折射出美国政坛什么问题?

川普之前指称,欧巴马在选举前的几星期监听他在纽约川普大厦竞选总部的电话,但却没有提出证据。川普的指责,被联调局局长柯米否认,他说“这一说法没有根据”。而努尼斯爆料川普团队大选期间遭情报部门监听,变相印证川普的怀疑和指称,尽管努尼斯否认欧巴马曾指使监听行动。

柯米在国会众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曾指FBI正调查川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的关系。正如努尼斯所说,虽然川普指称川普大厦被实际监听的情况从来没发生过,但他担心的是川普和他的团队受到其它形式的侦查。

川普怀疑被监听,想必有一定的信息来源,只是某些事实不能或被不允许作为证据公开。就此意义来说,川普固然有受害者的感觉。在美国政客遭偶然监听无可避免,只是监听的资料是否能被公开或作为弹劾依据,或是否完全合法,存在不小争议。

对此,川普应该知道。并非只是他及其团队才遭到“合法”监听,所有政要都有在“例行蒐集讯息”中被监视的可能。除了感觉和怀疑外,川普指控欧巴马下令监听川普大厦,还出于与民主党在政治和宣传上争斗的需要。

川普此举有两个可能动机:一、转移公众关注川普及其团队与俄国有勾连的视线。二、尝试将此炒作成“第二个水门事件”,消减人们对川普政府一系列政治失败和低效的注意力。

川普上任以来连遭各种抵制,从“禁穆令”被法官阻止、墨西哥边界筑墙要墨西哥付费遭拒,到日前共和党医保改革方案在国会遇阻,主要政纲都无法顺利通过或施行。川普炒作“监听门”事件,也可将自己的无能和失败,转嫁到反对党身上。

川普为自己鸣冤叫屈,让共和党及川普粉丝对民主党行为的正当性质疑。尽管欧巴马一直否认曾安排监听川普大厦,但这并不能完全解除人们对监听可能性的怀疑。或因不尽了解美国体制运作,以及社交媒体各种假新闻、阴谋论充斥,人们无从分辨什么是真是假。

而且,到底美国总统有无权力下令做这种事,或所谓通过“合法监听”偶然获得的资讯怎么具体界定等,对公众来说都是一个谜或无解的问题。情报机构运作“必要的不透明”,使川普和媒体有炒作空间,也使川普的指责获得相当的舆论效应。

川普“窃听门”从侧面反映美国体制和政党政治的缺陷与紊乱现状。具体表现是:一、努尼斯向媒体和总统透漏信息,是党派性格作怪,展现国会相关机构运作脱轨。二、川普及其团队不守规矩,建制派群起炮轰和围剿川普,让民众对美国建制和反建制,均失去了信任。三、美国法律与监督机构公正性受侵蚀,如在对喜莱莉电邮的调查,和对川普团队成员调查上,进程均显得不明朗,结果也可能会不了了之。“刑不上大夫”,在美国似乎也不鲜见。

川普及其团队成员既是玩弄权术和蛊惑舆论的肇事者,又是体制漏洞和党派恶斗的受害者。川普被监听既冤枉,却并非完全无辜,体现美国体制及政党政治的特质,即制衡机制的效用与福山所称的“政治衰败”。(作者为德国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

世界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