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踏入三月,中国一年一度的最大政治秀“两会”又热闹登场了。尽管中国党媒官媒憋足了劲为“两会”宣传造势、摇旗呐喊,但在海外的我看来,却不知召开这劳民伤财的“两会”有什么实际意义。自中共建政伊始,“两会”就素有“橡皮图章”和“政治花瓶”的美称,它们的政治地位何曾改变过?除了照例的通过、同意,哪个有胆去非议、反对执政党领导下的政府作出的任何决定?再说那么多煞有介事地出席“两会”的“人代”和“政委”,哪一个是经过选举产生的?又能代表谁?他们除了赞同执政党领导下的政府作出的任何决定,又能做什么?

政协委员提案不敢让人民看

海外舆论普遍认为:在今年的“两会”上,谈论政治话题变得更加敏感,以往的“两会明星”们也纷纷噤言。中国官网“中国网”最近曾报道全国政协副主席、八大民主党派之一的“民进”中央第一副主席罗富和在政协提出的《关于改进和提高境外网站访问速度的提案》,引起了外界的广泛注意。但这篇涉及当下敏感议题的报道随即“见光死”,在“中国网”上被迅速删除。罗富和虽贵为“副国级”领导人,但他在执政党的心目中始终属于“非我族类”,这份“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提案更证明了是“别有用心”,说不定“副国级”也照样“和谐”掉你没商量。

政协委员崔永元向本届政协提交了一份《关于追究农业部在转基因监管上失职的提案》,可该份提案居然在崔永元的微博里被删。该提案只是谈到转基因滥种形势依旧严峻,提出要严肃追究监管失责者的责任,毫无保密需要可言。“政委”们事关民生大事的重大提案,却千方百计地设法不让人民看到,这“两会”还开它们干什么?小小网管警察就有权删除堂堂全国政协委员的提案,既不事先通知你,也不告诉你理由,这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究竟值几个钱?

鱼龙混杂的“人代”“政委”

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两会”前因歌唱节目被离奇下架而身陷“被查”风波的解放军前总政歌手谭晶,其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就像件货物一样,被从北京的军队代表团转至云南省代表团,外界对此却毫不知晓。谭晶日前表示:自己已经退役,不再是军人。谭晶的籍贯是内陆的山西新绛,可脱下军装摇身一变就“代表”起了遥远西南边陲的云南人民。云南人民选她了吗?她瞭解云南吗?这种如天马行空般独往独来的“调动”充分暴露了中共视“人民代表”如玩偶、视“人民代表”的神圣权利如儿戏的本质。一九四九年后的中国是个“领导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的奇葩国度,只要“领导”点头认可,什么法律法规都可弃之如履。

“色而优则仕”、“赌而优则仕”在“中国国情”下,谭晶的跨部门跨省区神速“当选”还不算什么顶尖奇闻。前香港“肉弹”彭丹于二○一三年“当选”为甘肃省政协委员一事才真正够拍案惊奇。中国是立法禁止拍摄色情片的国家,甘肃省政协让彭丹“当选”,不仅公然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更是在公然鼓吹“色而优则仕”。无独有偶的是,澳门某赌王的四姨太也“当选”为江西省政协常委。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中国是严格实行“一夫一妻”制的国家,博彩业在中国更是非法行业。此姨太的“当选”不仅鼓励人们“赌而优则仕”,更对国内无数的“小三”们是个最佳示范,因为再怎么说“小三”也比“小四”要“更上一层楼”。退一步说,就算“英雌不问出身”,难道地处大西北的甘肃需要香港人彭丹大老远地跑去推广AV事业,昔日的“红色革命根据地”江西需要澳门人千里迢迢跑去开办博彩公司吗?如果都不是,那这两省的政协邀请这两位毫不相干的“英雌”“入伙”,又是为了什么?

出席今年中国政协会议的还有一些“海外列席人士”。我不知道政协什么时候增加了这些新名额,但看这些人在海外的头衔,无一不是世界各地亲共的“侨领”、“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之类。这些人在“两会”期间说的话,听起来比国内的“政委”们还要爱国、还要共产党,被网民斥为“一群马屁精”、“说的全是一堆空话”。他们既然这么“爱国”,为什么赖在海外不回国?美国的中共喉舌报道称:“由于他们(‘海外列席人士’)来自海外的独特背景,他们在‘两会’期间建言的内容无疑最能代表当下海外华人群体关注的热点。”这是公然强奸民意,海外华人谁让他们代表自己的?他们的发言征询过海外华人的意见吗?中共那套“自然代表人民”的传统逻辑都嫺熟地玩到海外了,令人惟有歎息。

以上所举的例子都是从严格的新闻管制中漏网的公开报道中拮取的,有关“两会”的没有被公开的丑闻、笑话、段子还不知道有多少。尽管这些例子只是冰山的一角,但已足可管中窥豹,一探究竟。

红N代、富豪、明星的俱乐部

“两会”是中国参政议政的最高殿堂,按理说特别有德有贤有能者经公开公平的选举并当选后,方能占据这庄严之地的一席之位,但如今“红而优则仕”、“演而优则仕”、“唱而优则仕”、“体(育)而优则仕”、“富而优则仕”早已成为“当选”为“人代”和“政委”的潜规则和必要先决条件。对长期占据“两会”庄严席位的体育、演/唱明星,以及毛太孙毛新宇、李鹏千金李小琳这类靠祖荫父庇“当选”的红N代庸人,民众早已见怪不怪,这里只谈谈“富而优则仕”。

BBC中文网三月二日报道:“两会”召开之际,全国人大和政协代表里的富豪再度成为关注的焦点。“两会”中被列入《胡润富豪榜》、个人财富在二十亿元人民币(二点九亿美元)以上的“富豪代表”共有二百零九人,其中约半数人的财富超过十亿美元。《胡润富豪榜》的数据还显示:全国人大和政协代表“百富榜”上的一百名富豪在过去四年里财富增加了百分之六十四,从二○一三年到二○一六年,他们的身家总和从一万八千多亿元人民币涨到三万亿元人民币,“两会”已成为顶级富豪们象征身份的俱乐部。全国人大和政协之外,各级人大和政协也同样如此。具有各级“人代”和“政委”的身份为各级富豪们带来了很多实际利益,他们除了在政治上得到一定的保护,也为自己的商业王国罩上了一圈“政治正确”的光环,生意上更有“官商相护”的巨大收益。路透社引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助理教授特鲁艾克斯的话说,让富豪们进入全国人大或政协,是执政的共产党经过权衡计算后制定的政策,希望以此赢得富豪们的忠诚,并使他们成为共产党政权的利益相关者。

执政党将国之重器──各级“人代”和“政委”的身份作为手中“党相授受”的筹码,以换取各级富豪们的政治投靠和经济支持。共产党哪里还有一丝“穷人党”的影子,它早已和各级人大、政协中的富豪们结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统一战线和利益共同体。这个政权虽然仍挂着共产党的羊头,却卖的是金光党的狗肉,这是共产党的悲哀,更是中国人的悲哀。

争鸣2017.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