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地震灾区

(图为2008年6月13日,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地震灾区,乡政府高挂“反分裂”标语。拍摄者是我。)

一位朋友的儿子在拉萨的监狱里被关了40多天后获释。他没做过任何值得入狱的事情,只是3月15日在大昭寺附近行走时被警察抓走,像他这样毫无理由被抓走的人很多。我的朋友曾有多日不知儿子是死是活,全家人终日以泪洗面。等到遍体鳞伤的儿子出狱时,朋友年迈的母亲因突发脑溢血已撒手人寰。

鉴于安全,我和朋友联系甚少,但昨天收到他的一封长信,显然他实在忍不住有话要说。其中写到:“地震了,死了那么多人为之哀伤。这两天,民政部门召开发布会说要对遇难者的遗体给予充分的尊重,中央电视台也说要给死者最后的尊严。看到他们貌似人道的样子,想起我儿子讲述的在狱中被殴打致死的无辜藏人,像狗一样抬出去处理,我就气得想砸电视。电视上还说要对受灾人群给予心理关怀,这当然没错,作为政府理应这么对待自己的公民,但为何藏人得不到同样的公民对待?这两个多月来,许多像我儿子一样无辜的藏人被莫名抓走,被严刑拷问,境遇连猪狗都不如。而在这些无辜的藏人中,有小到13岁还在上学的小孩,也有已过花甲之年的老大爷;有正值花季的少女,也有人到中年的妇女。长达几十天里,看守所和监狱轮换关押,却根本不给亲人任何音讯,最后释放时还像是当局的恩赐,须得感激涕零。我儿子还算幸运,活着走出监狱,但他被关押的那间牢房,目前还有30多人未能获释,但这些人中有的被殴打致残,有的被逼疯。

“如果苦难是天灾,那只能接受,就像地震时谁也躲避不了;但这次西藏事件,追根究底是当局制造了这个苦难,却斥责藏人是’藏独分子’,要打要杀似乎理直气壮,这促使我重新思考藏人在中国的地位。另外,对于当局来说,事实上无论哪个民族,如果有人威胁到它的利益和执政基础,那么它就会像恶魔往死里整;如果一些灾害能够被它利用,拿来抬高它的威望,那么它就会摆出一付菩萨相。说到底,人道的精神、人性的尊严,在它眼里只是工具而已。我还相信,因为地震,当局用数万条人命换来的是诸多危机包括奥运危机的减弱,本因诸多人权事件而抵制北京奥运的人们可能会放弃抵制。而且,若有人敢抵制,当局就会用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淹死他。我儿子说,在监狱里有个故事,因为一个手铐铐着两个人,假设A和B铐在一起,C和D铐在一起,当A和C出现矛盾打架时,B和D就会因手铐与打架的人铐在一起而被手铐把手划伤。结果打架的是A和C,输家却成了B和D.现在,我们藏人成了不幸的B和D.

“看看中国的主流网站,把达赖喇嘛访问西方跟地震联系在一起,说什么没有诚心吊唁受灾民众等等,地震已被当成武器来诋毁达赖喇嘛。而在藏地,当局依然严酷地压制藏人,使藏人的生存空间越发缩小,以至藏人们不得不揭竿而起,用生命的代价进行前赴后继地抗争。最近在甘孜县有许多僧尼上街游行,却被一些中国人大骂地震还抗议。固然地震为大,但还是要为人权呼吁,对死者行人道、为生者争人权难道有错吗?作为一个含冤入狱藏人的父亲,我祈求更多的人勇于为全藏地的人权状况而呼吁。”

2008-5-22,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