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2008年8月17日的拉萨。】

【图为2008年8月17日的拉萨。】

这个世界,有许多人是很善良的。当中国以从未有过的慷慨许诺这个许诺那个,尤其信誓旦旦地答应要改善本国的人权状况,一听这种话就心软的人们便将奥运会主办权当作大糖果,像哄刁顽孩子那样放在了北京的手上。但北京从来就不是刁顽孩子,虽然许多人都认为凡事不能激怒他。今年3月在西藏各地,成千上万的藏人起来抗议时,一位中国血统的外籍朋友对我说:藏人不能这么做,这样会让北京生气的,应该哄着他,好好劝他。对此,我很不以为然。北京既不需要哄,更不会听劝,把一个专制政权拟人化是当今世界的通病,其结果不是畏惧就是纵容。

本来奥运会主办权花落北京,对于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来说,确实值得高兴。可是北京的运气不够好,刚刚高分贝地宣布要办史上最好的奥运会,接踵而至的不是喜讯,反而是一个个灾难,其中的“西藏事件”被北京认定是由达赖喇嘛以及流亡藏人策划,为的是让北京奥运蒙上阴影。但事实上,这是非常荒谬的说法。多少年来,在强悍的外来权力的掌控之下,西藏一直被围裹在美丽的谎言之中,最为陈词滥调的一个谎言,即西藏的中共官员经常对外宣称“现在是西藏历史上最好的时候”。如果是历史上最好的时候,为什么藏人们会不满到拼死抗争的地步?如果是历史上最好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会被相隔遥远、为数甚少的流亡藏人煽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西藏事件”早在1950年,毛泽东以“解放百万翻身农奴”为名,占领西藏之后就种下起因。前不久,胡锦涛对国际否认西藏问题不是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和人权问题,然而西藏问题实质上就是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和人权问题的集合。诸多问题成年累月堆积着,终于在北京奥运之年爆发。并非藏人刻意挑选这一特殊时刻吸引世界眼球,用佛教的说法乃是因缘成熟。

这是一场抗暴运动。藏人有的只是可以扔出的石头,还有一些刀和火把。但在藏地许多地方的反抗中,藏人甚至没有使用石头、长刀和火把,有的只是振臂一呼的口号和四处抛洒的传单,结局还是被毒打和逮捕。如在康地甘孜县,6月18日一天就发生了六起抗议活动,有10个藏人被抓;6月22日连续发生三起抗议活动,有14个藏人被抓。事实上,3月10日起,藏人从和平游行被镇压渐变成以暴抗暴之后,暴力是短暂的而且很有局限性的,但却被中国的宣传无限放大,使得藏人等同于“恐怖分子”,这实在是非常可怕的指控。

更令人悲哀的是,当北京奥运如期举行时,3月间在西藏发生的反抗会被世人遗忘;中共的西藏官员仍然会强硬地推行他们宣称的“同达赖集团打一场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中国内地的大量移民依然会源源不断地涌入拉萨等藏地,继续争夺经济市场的最大利益;绝大多数藏人依然被边缘化并继续在被粗暴汉化的进程中丧失民族性;藏地的所有寺院继续开展“爱国主义教育运动”,继续强迫僧侣们否定自己的信仰,辱骂达赖喇嘛……一切依然如故,成千上万的藏人所付出的巨大牺牲,将被北京奥运制造的盛世假象所吞没。

2008-7-26,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