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一场政治化、而且种族化的奥运会

Share on Google+

火炬在拉萨

图为北京奥运火炬在拉萨传递。

由于历史的原因,安多许多地区依循中国农历安排宗教法会和民俗节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时间是公历8月8日,也是农历7月8日,恰是安多大寺——拉卜楞寺举行七月法会的第一天,将有非常隆重的“羌姆”向众多的僧俗信众演示。这本是延续两百多年的法会,但因与北京奥运相撞,被当局取消。一位僧人神情黯然地告诉我:“政府对我们有几个不准:不准出寺、不准聚会、不准抗议。一百多个打扮成游客的便衣,连续多日在寺院里晃来晃去。各单位、附近乡村派人紧盯我们。普通百姓只能凭证件才能进寺院朝拜。唉,他们开他们的奥运会,为什么不让我们举行我们传统的法会呢?”当地朋友说,奥运会开幕式那天,夏河城里藏人开的商店、饭馆几乎全都关门不营业,以示抗议;许多老人在绕着寺院转经时,一边转经一边哭。

公历8月12日这天,是安多甘南桑科草原举行传统赛马会的日子,届时将有一到两万的牧人云集而至,备受尊重的僧人将为之祈祷。近年来,当地政府插手包揽,把赛马会办成了旅游、交易、招商等大杂烩活动。但今年的赛马会办不成了,虽然几天前,已经有许多牧人赶到草原上搭起帐篷,准备过这个传统意义的节日,可是当局一声令下,使得赛马会化为泡影。理由不言自明。现如今,哪怕一个藏人都被视为潜在的恐怖分子,上万藏人的聚会当然会被视为最大的危险,又恰与北京奥运相撞,按邓小平所说的将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怕担责任的当地官员绝不会给藏人们赛马的机会,而这使得藏人们很愤怒,而这又使得当局格外加强各种防范。事实上,几天来,夏河已被封城,外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周边藏人不准骑摩托进城,桑科草原则被荷枪实弹的军警包围得水泄不通。

我走访了一些安多藏人,询问他们对北京奥运会的看法。一位曾在1958年被当作“叛乱分子”劳教过、如今与儿女们厮守乡村的年迈老农说:本来,因为要顺利举办奥运会,中国才答应跟达赖喇嘛的代表谈判,谈了两次,态度越来越坏,可能是举办奥运会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所以根本不在乎;中国的话信不得,今天这样明天那样,奥运会就是证明。一位学业有成、而今创办实业的中年藏人说,他的两个孩子因为在汉人居多的城市长大,过去从不知道身为藏人有何不同,但在“3•14”之后,却在学校里被同学斥骂是“藏独分子”,这使得他们转变很大,在看奥运会的比赛时,只为外国队加油,看不得中国队赢,这让做父亲的他既心疼孩子的现状又担心孩子的未来。一位曾在今年三月期间被抓捕、毒打的僧人说:很多人,不止是藏人,甚至许多官员,都因为这个奥运会而恐惧,就像要上战场打仗一样,如临大敌。藏人的恐惧更多,这是因为人家首先把你当成了敌人。奥运会变成了一个不但政治化甚至种族化的奥运会,背离了奥林匹克的精神,所有蒙受屈辱的人们是会铭记在心的。

2008-8-16,格尔木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阅读次数:1,9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