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二十日,这个本来没有什么特别意义的日子,成千上万香港市民却走上街头,抗议香港上诉庭对十六位良心犯的追杀判决,上街人数是雨伞运动以来最多的,主办方面与警方都远远估计不足。民众十分踊跃捐款,因为是拿来支援这些良心犯的。

雨伞运动之后最大规模游行

这是大团结的场面,不但非建制派的各个派系都参与,老中青也都参与,而且白色恐怖受难者的家长也出面,毫不畏惧的支持自己的子女参与被判刑的“非法”运动,这是过去所不容易见到的。

司法独立是香港成功的要素,也是北京最恨之入骨的香港核心价值。因此在北京与港共的操弄下,从去年到今年,拔除了六位新当选的立法会议员,还要追讨他们任职期间的薪资以及政府津贴的助理薪资及办公费用;对因为维护小贩而与警察冲突丢掷树枝瓶子的旺角骚乱参与者控以“暴动”的吓人罪名而判以重刑。

八月中旬,上诉庭更是推翻以前的判决,判处十三位反对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方案的社运工作者,以及领导雨伞运动的三位学生领袖。他们在一审时已经作出社会服务的判决,也已经做完。然而梁振英的爱将、律政司司长却“党血来潮”,嫌判决太轻而要求重审,上诉庭法官改为重判。

雨伞运动是三年前的事情,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是第一任特首董建华为讨好地产商的把戏,因为被指官商勾结被第二任特首曾荫权搁置,梁振英上任再度重启引发市民不满,学生要冲入立法会为原住民发声,居然被控“暴力”。现在北京与港共要打击的并非政治犯而已,只要胆敢阻挡他们财路的,一律判刑,以便引发寒蝉效应而可以使他们为所欲为。而且实际上后面还有一长串等候判决准备入狱的政治犯,从而将香港活跃的年轻异见人士一网打尽。

一些法官与律师公会居然还认同这是“司法独立”,没有政治力介入。不过也有一些建制派人士看不过眼提出批评,尤其针对年轻人的过重判决。现在成千上万人上街,以实际行动来“陪审”,裁决这是对香港司法独立的践踏!

国家运用专政工具对付香港

在中国政府机构编写的词典里,对“国家”下了这样的定义:“阶级统治的工具,是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实行专政的暴力组织,主要由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组成。”只要明白这一点,就会明白北京为何要强调“一国”大于“两制”,“两制”要服从“一国”。那就是要行使国家对香港民众的“专政”职能。香港市民比一些政治人物更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即使在泛民圈子里有妥协气氛的时候,他们还是站出来,对中共践踏香港司法的黑手大声说“不”,也惊醒那些糊涂的政治人物(别有用心者例外)。

这场运动表明香港的民主运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第一,北京的如意算盘是通过司法手段来证明迫害的正当性,甚至还有香港大律师公会与香港律师会发表声明的加持,“证明”宣判没有政治力的介入。然而香港民众不吃这一套,没有迷信这些“权威”,清醒的看出中共的政治黑手与认识到香港的司法危机,因而挺身而出,本来低迷的政治形势被中共自己再度激活。独裁者常常估错形势,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又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政治追杀促使非建制派团结

第二,香港非建制派的三个组成部分是泛民、自决、本土三派,各有各的算盘,因此彼此难于协调合作。在港独议员被拔除与本土派被判刑时,有些泛民忙于切割。然而中共所反对的并非只是港独,而是包含整个民主派,因此继续追杀,自决派不保,泛民也遭殃,即使是所谓“大中华胶”也难逃“血浓于水”的中共的追杀。形势逼迫着三个派别要团结起来,共同对敌,哪怕还不能解决彼此的所有矛盾,然而总应该分清“敌我友”了。

第三,香港的民主派还缺乏真正的历练。九七前的英国统治,当然不会对民主派进行迫害,甚至还有共同的“拒共”目标。九七后,中共碍于“一国两制”与“高度自治”,对异议人士即使充满心头之恨,表面上还要装出有容乃大的“一国两制”。如今中国经济崛起,不必再对港资低声下气,连西方国家都对中共畏惧三分,小小的香港怎么会放在他们的眼里?即使要“保护”香港,也只是因为还有集资中心与洗钱中心的地位可以利用。因此民主派现在才开始嚐到中共的铁窗风味,或者其他迫害手法。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认识到民主不是赐予的。

第四,香港终于出现第一批政治犯,这是年轻的政治犯。为什么第一批政治犯落在香港年轻人头上?这正好说明在政治问题上的世代鸿沟。如果说在非建制派内部,这个鸿沟可以逐渐填平,或者不那样深的话,在与中共的世代鸿沟上就不但无法填平,甚至越来越深,因为中国正在朝越来越个人独裁与军事法西斯化迈进,这是年轻世代所完全无法接受的。经过这次判决,毫无疑义,会促使更多年轻人的觉醒,让本土意识在年轻人中紮根更深。

中港的世代鸿沟无法填平

观察目前的香港形势,不能只看眼前,只看香港。在自然规律上,香港年轻人远胜于中共的红二代、红三代,不但在年纪方面,在人格与意志力上,中共的“红色家族”已经沦为腐朽的八旗子弟,将不是香港年轻人的对手。香港年轻人要善用团结工农商学警的策略,善于拓展国际空间,而且要相信中国内部也一定会发生变化,即使未来还会面临更加险恶的政治情势,但是民主人权的世界潮流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的。套用过去中共的政治术语: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争鸣2017.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