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夫:一场抗议引出的思考

Share on Google+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宣布邀请达赖喇嘛尊者演讲,该校中国留学生组织立即抗议,有一位中国学生争辩说,学校邀请达赖喇嘛“好比让本拉登来美国毕业典礼演讲,让他谈古兰经解读一样”。此话听来似曾相识,让我想起了十余年前的另一场中国学者的抗议,也是抗议邀请达赖喇嘛演讲。

二○○五年的一场抗议

成立于一九七○年的美国神经科学家学会是一个全球性的跨学科综合性科学专业学会,成员约四万多人。这个学会每年秋天举行年会,是全球神经科学家藉以交换信息的重要聚会。二○○五年的年会策划了一个“神经科学和社会对话”的议题,目的是促进神经科学界和社会大众的相互瞭解。这个议题邀请达赖喇嘛在年会开始时作主题演讲。消息公布后,来自中国大陆的科学家饶毅先生起草了一份给学会主席的抗议信,要求撤销给达赖喇嘛的邀请。这份请愿书在网上征求到五百多人的签名,签名者大部分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或学生。他批评学会邀请达赖喇嘛讲话是出于“劣质的科学趣味”,是“讽刺性”的。他说,如果请达赖喇嘛来讲“冥想的神经科学”,那么这样的讲话也可以请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领袖来谈,所以说邀请达赖喇嘛的决定是“任意”的。他指控学会的邀请是给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提供了促进其自身目的的“弹药”。

这一请愿书和华人学者们的反应,引起了西方社会的严重关切,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包括科学界的重头刊物《自然》杂志。但是多数西方科学家的看法却和华人科学家明显不同。科学家的专业活动邀请科学界之外的政治、文化人物来做主题演讲,本是一件寻常之事,其中也包括邀请宗教人物。网上随后出现了支持神经科学家学会邀请的请愿书,他们指出,请达赖喇嘛来演讲不是作为神经科学家来做科研报告,而是作为社会一方来帮助科学家瞭解社会,也帮助社会大众瞭解神经科学。这份西方人士的请愿书反驳科学与宗教截然分开不可调和的观点。它指出,针对宗教的逐字逐句且具体而言的理解与解释经常是最无建设性的,只会制造不幸的、没有必要的意识形态冲突。

最后,神经科学家学会作出了不撤回邀请的决定,达赖喇嘛如期在神经科学家学会的年会上做了《站在十字路口的科学》主题演讲,与会的一万四千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神经科学家在几个会场上听了达赖喇嘛的演讲,非常成功,反应极好。

饶毅先生后来发表过一份给科学家同行的自我辩护书,来解释自己发起请愿抗议的动机。他说,“达赖喇嘛讲‘打坐的神经科学’的资格,并不多于教皇讲‘性的神经科学’:前者可能有过不少打坐经验,后者节欲也是典范。如果让达赖喇嘛到庙里去讲,或者讲给目前白宫居住者们那样智商的人去听,可能还不辱斯文。”

这样的解释,听起来理直气壮,实际上显示出抗议者的理由很弱,不可能得到西方同行的认同。有意思的是,在这次年会前,在同一个地点,美国首都华盛顿,达赖喇嘛和西方科学家举行了一次公开对话,即第十三届心智与生命研讨会,主题是“科学与冥想的临床应用”。参加这次研讨会的有佛教高僧、天主教神父、著名神经科学家、儿科医生、精神病学教授、心理学教授、好几位大学校长,阵容之强令人印像深刻,会后还出版了专著。这是西方科学家用行动来表明对达赖喇嘛与科学家对话的支持。

中国留学生怎样面对西藏问题

二○○五年神经科学家年会发生的中国学者抗议,和今年UCSD中国留学生的抗议,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得到西方社会的正面反应,只是让西方人觉得中国学者学生和别人不一样,思维和行为奇怪得不可理喻,他们怎么会对达赖喇嘛发表讲话这样好端端的事情毫无理由地发那么大的火呢?

背后的原因是不是达赖喇嘛所象征的西藏问题?是不是有政治原因,有没有中共和中国政府的作用?

UCSD中国留学生的抗议是表明其政治性的,不仅说明其理由是因为“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而且直接而高调地讲明他们“第一时间”请示了中国领事馆,正等待领事馆的“统一指示”。二○○五年起草请愿书的中国科学家显然更明白事理,知道这一类的政治理由是上不了台面的,不仅错得离谱,而且可以说是令人厌恶。所以,他强调他的请愿不是出于政治理由,和政治无关。

我不认为他的抗议请愿和他以后海归并在国内发展个人事业的规划有关,我也不认为这两起抗议请愿和中国领事馆的暗中策动有关。虽然欧美的中国留学生和华侨都知道,中国领事馆是积极组织活动的。在中国领导人到访的时候,常常能组织起红海洋一般的欢迎人群。在法轮功等团体的集会场所,中领馆经常组织和指挥反抗议。但是,在西藏问题上,中国政府及中领馆的策略却明显不同,他们一般不组织中国留学生来骚扰达赖喇嘛的到访活动,这是为什么呢?

中国政府及中领馆知道,当达赖喇嘛尊者访问西方的时候,他们根本不具备丝毫道义上和价值观上的力量来抗衡,也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政治上或文化上的理由来反对。达赖喇嘛半个多世纪的流亡生涯,始终在倡导世界和平,提倡人类慈悲心,身体力行于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推动世俗化和藏文化的现代化。达赖喇嘛广受西方社会的尊敬和推崇,因为西方社会信息自由,理解达赖喇嘛代表了人类未来的希望和人心的光明。而且,达赖喇嘛几十年不变地坚持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道路方针,说服藏民族放弃独立诉求,只要求藏民族的真正自治。中国大陆对达赖喇嘛的攻击是根本站不住脚的,西方社会上上下下没有人会信中国政府。中国政府自己知道这一点,它也不指望能说服西方社会,但是它要维持境内中国人在西藏问题上的汉人沙文主义立场。它所依赖的手段就是信息封锁,除了将“达赖是分裂分子”这个结论强加于中国人之外,不给普通中国人丝毫有关达赖喇嘛和西藏问题的信息,用信息封锁来窒息中国人的头脑,让中国人保持愚昧状态。在西藏问题上,如果你想瞭解真相,如果你试图讨论有关达赖喇嘛和西藏的议题,就会遭到严厉的惩罚,中国政府是用严厉的惩罚来实现信息封锁的。

但是,对于在西方留学的中国学生来说,他们已经生活在信息自由的社会,可以自由地获取信息。中国政府和中领馆只能指望中国留学生的思维惯性来维持信息贫乏下的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中领馆的最大希望是年轻的中国留学生不去注意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不去探索和瞭解。中领馆知道,如果针对达赖喇嘛的到访发动中国留学生抗议,决不会在西方达到中国的效果,只会使得一部分中国留学生从此对西藏问题发生兴趣,主动去瞭解真相、互相讨论。一旦瞭解了真相,中国政府在西藏问题上的一切谎言就都不攻自破,一劳永逸地完蛋了。而对于中国学者和留学生来说,这种不光彩抗议行动引出的教训是,重要的是你应该瞭解真相,只有瞭解真相才能脱离愚昧。

动向2017.5

阅读次数:1,9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