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2 先锋女作家 黄雯

城市1

五一节大家过得都好吧,看了不少留言,各形各色的回复,觉得挺有趣。这个五一我来到上海,去了两天草莓音乐节,出出汗,受受风,感受一下不同于北京的大自然。当然寡人抵抗力太差,累了两天,温差的原因,又导致了感冒。现躲在酒店里,跟大伙们聊聊天。

不同的城市,相同的娱乐。倒也感觉上海目前优于北京的地方,不说气候的怡人,单说可以玩儿的音乐类型,那可是比现阶段京城的同质化倾向,花样繁多,可选择的也多,似乎也更加有包容性。一座十分小资的城市里,隐藏着各种特色的重型口味,爵士,实验电子,地下说唱团队,国际大牌dj。随便撑个场子,下面都有无数的狂热粉丝。这座城市,主流,另类,杂牌军各就其位,都有相当可观的受众群体。当然也有我很讨厌的艺人登台,下面照样齐声卡拉和ok,总之,上海是一座即拥有虚假繁荣假象,也有货真价实纯粹的文艺分子。他们彼此有看不起,倒也不妨碍,各混各的,相安无事,世界太平。这也是让我对上海这座城市文化感兴趣的地方。这一点是跟北京的愤青们的气场是不同的,我想这或许是跟这座城市的柔软气候有关吧。

城市2

想躁动有躁动的地儿,想舒适有舒适的地儿,夜里饿了,还能去各种小龙虾连锁店,要一份“十三香”味儿的小龙虾来解馋。装逼附庸风雅和重口味,都能找到出处,也许当下的上海,正是文艺青年适合混迹之处。想当年,我的第一篇短片小说,就是在《上海文学》上发表的,许多搞文艺的朋友也在上海,或者说,上海其实是对我不薄的。每每被北京的浮躁所疑惑之时,我多半会选择来到上海,感觉一下情绪上的个人自由。这好像是多年的习惯了。

近来,又经常想到“自由”这个词。它有时候代表着承担,有时候代表着可控,更有时候代表着选择和自律。而此刻它代表着泾渭分明。当然,当我在一家老书店,喝着咖啡阅读时,旁边的邻座同其他城市一样,总会有几个聊着创业和IP变现等鸡血者,让我无法忍受。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这座城市的。(文:黄雯)

黄雯

据说苹果手机看不到赞赏功能了,发个打赏二维码吧,喜欢我文字的朋友长按下面二维码,出现“识别”,点击即可打赏。感谢!

黄雯公众号-转账

黄雯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