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力宇:巴拿马与台断交重挫台湾国际空间——蔡英文表示决不对大陆妥协让步

Share on Google+

在大陆的强力打压下,中华民国的外交形势日益艰困。在现有的邦交国中,巴拿马实是台湾最重要的盟邦。然而,巴拿马总统瓦雷拉(Juan Carlos Verela)突然于六月十三日宣布与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建交,同时与中华民国断交。台湾的邦交国减至二十个,重挫台湾的国际空间。

巴拿马与北京宣布建交前四十分钟,才告知台湾,使台北当局倍感屈辱和愤慨。

蔡英文总统去年五月二十日就职,六月就出访巴拿马,巴国转眼即翻脸,令蔡英文及台湾政府难堪。

大陆的打压

以台湾二千三百万人口,经济实力全球排行二十二、人均GDP排行三十七,本应享有一定的国际地位,如今却处处受挫,关键是大陆的打压,有三点值得注意:

一、北京最近开始从被动转为主动。甘比亚于二○一三年十一月片面宣布和台湾终止邦交,北京拖延两年四个月,直到蔡英文去年五月就职前两个月,才和甘比亚建交。但圣多美普林西比去年十二月与台北断交,北京立即与之建交;巴拿马更对台北隐瞒与北京建交的决定,北京态度变成主动,且带攻击性。

二、巴拿马邦交生变,直接金援不再是主因。近年大陆在中美洲各国投资猛增,国营企业大举进军,重大工程承包分享当地政客,各国急于抢搭“中国列车”;反观台湾能提供的资源与援助非常有限。

三、中美洲多国早有意弃台湾,迟早与北京建交为必然的趋势。北京对台湾的外交打压主因为蔡政府拒绝接受“九二共识”。

巴拿马与中华民国的外交关系可以追溯到一九○九年前清时代,两国邦谊长达百年,但在两岸关系纷扰与经贸实力消长下,巴拿马选择与北京建交与台北断交,对巴拿马而言,这只是在分裂的中国内部,选择了北京。巴拿马早在一九八○年代就希望与大陆建交,巴国高层都不愿来台,今日巴拿马的改变早有明显的迹象。

台湾的努力

在一九九○年代,六四事件重创大陆国际形象,台湾以强劲的经贸实力稍稍稳住了巴拿马。但是到了二○○○年之后,两岸实力消长,差距拉大,大陆实力超越台湾,大陆以经贸关系在中美洲如入无人之境,台湾无法对抗。

在李登辉总统时代,台湾在巴拿马砸大钱搞工业区,藉此拉拢与巴国的关系,但惨败收场。陈水扁总统时代初期与巴国总统莫丝柯索往来热络,看来邦谊稳固,但莫丝柯索是个贪腐总统,与陈水扁一样都涉入颇多重大弊案。两人均先后下台。

马丁杜里荷就任巴拿马总统后,关系急转直下,巴国对台非常冷淡。

在马英九总统时代,双方关系略为改善,巴国总统马丁内利来台访问,当时有两岸关系缓和的背景,与陈水扁时代差别很大。蔡英文总统去年上任以来,巴国高层官员又开始拒绝访台。

台湾高层经常出访巴拿马,但是巴国高层却很少访台,扁马蔡三任总统十七年,只有两位巴拿马总统访台两次,双方外交关系早就陷入谷底。

巴拿马因为运河的关系,是美国战略利益所在,不乐见敌对势力染指巴拿马,巴拿马选择与北京发展外交关系,显示美中双方对巴拿马问题已有某种谅解。

陈水扁搞烽火外交,台湾处处碰壁,两岸关系恶劣,当时大陆与巴拿马也没有建交,但蔡英文提出维持现状,北京却拿下巴拿马,显示北京当局在压缩台湾国际空间的战略与战术,都产生了变化,这是台湾外交最大的危机。

巴拿马与台断交后,台湾在中美洲的其他邦交国(包括萨尔瓦多、洪都拉斯、瓜地马拉、尼加拉瓜)都可能追随巴拿马。

残酷现实无力回天

此外,教廷积极与北京发展关系,双方建交只是迟早问题。与陈水扁处处挑衅相反,蔡英文相当自制,但蔡政府的外交处境比扁还要恶化,因北京对台压力日渐强化。

巴拿马与台断交并与陆建交,显示残酷的国际政经现实,台湾似有无力回天之感。

长久以来,海峡两岸在巴拿马进行激烈的外交战。最近数年,中国大陆对巴拿马的积极耕耘与拉拢,一直令台湾各界忧心。尤其是一九九六年后,大陆与巴拿马往来更为频繁,香港和记黄埔公司取得巴拿马运河巴尔博亚港和克里斯托瓦尔港经营权,自此大陆对巴拿马影响更加强化。

大陆仅次于美国,现已是巴拿马运河的第二大用户。一九九九年,巴拿马副总统巴利亚里诺访问中国,显示巴拿马已逐渐并积极向大陆靠拢。

虽然小英总统于去年六月甫上任即亲自率团祝贺巴拿马运河扩建启用,隐含积极护盘的政治目的,但仍然无法改变巴国向大陆靠拢的决心。

其他国家将与大陆建交

颇多专家学者认为,梵蒂冈及非洲两个友邦接下来都可能与台湾断交。中华民国在非洲的邦交国现只剩下布吉纳法索与史瓦济兰。

巴拿马总统瓦雷拉于六月七日亲自出席中资企业岚桥集团投资的箇朗新货柜港开工仪式,总投资高达十亿美元的工程,完工后将成巴拿马和中南美洲的最大港口。瓦雷拉当时就表示“中巴兄弟同心”。中国是巴拿马运河第二大使用国,一向以美国马首是瞻的巴拿马,近期向中国表态不断,去年在北京举行的“中拉论坛”,巴国主张要提升中国与拉丁美洲共同体会议到首脑层次,令与会各国代表惊讶。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UNSW)坎培拉校区政治学荣誉教授塞尔(Carl Thayer)表示,巴拿马是最新与台湾断交的国家,但不太可能是最后一个。

某些西方媒体报道说,巴拿马与大陆建交举动引发台湾方面愤怒回应,恐将进一步升高两岸紧张关系。

台湾外馆被迫改名

巴拿马与台断交,外界忧心骨牌效应。除了挖走邦交国外,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外交攻势,也包括向各非邦交国政府施压,要求台湾的代表处或办事处不得使用“中华民国”与“台湾”头衔,要改为“台北”。台湾外交部最近透露,目前已经更名或可能更名的,包括驻巴林、厄瓜多、杜拜、奈及利亚、约旦的代表处或办事处。

其中驻杜拜商务办事处,近日已配合由“中华民国”改为“台北”。至于奈及利亚,该国政府今年初大动作宣称,基于“一个中国”政策,要求“中华民国商务代表团”更名,并迁出首都阿布加(Abuja),威胁如不配合就会有激烈动作,迫使台湾驻奈代表处目前暂停运作。

民进党立委罗致政最近在党团举行记者会,表示自己询问外交部,在巴拿马断交后,现有二十个邦交国中,是否有两个属于“黄灯”阶段。非邦交国方面,中国大陆也向各国施压,要求不得让台方代表处使用“中华民国”或“台湾”头衔。

外交部亚非司司长陈俊贤说,巴林、约旦、厄瓜多抗压性低,台方筹码也不多。他重申,因目前多数无邦交国办事处名称使用“台北”,若为面子自行撤馆,“刚好是中国大陆最高兴的,我方实质利益损失也大”。

前总统李登辉在谈及台巴断交时表示:外交部长李大维都没做什么事,这种事怎可以骂骂就行,要有人出来负责任。李登辉要李大维承担责任。

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说,作为国际社会一员,台湾将善尽维持区域稳定与台海和平的坚定立场与努力始终一致,不会改变。

力挽狂澜绝不屈服

台巴断交后,蔡英文总统立即亲自对外说明。她表示,此时此刻,“一致对外”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也是我们彰显国家主权最有力的方式。附和北京当局的逻辑,无异是向威胁屈服,更将扼杀我们自己的生存空间;打压和威胁,无法缩短两岸的差距,反而疏远双方人民的距离。蔡英文说:“我可以代表二千三百万台湾人民说:我们绝不会在威胁下妥协让步!”

小英总统针对大陆对台的外交打压指出,“我要在此正告北京当局,为了维持两岸和平稳定,台湾已经善尽一切的责任,但北京这样的做法,已经冲击了两岸稳定的现状,台湾人民无法接受,我们决不会坐视国家的利益一再受到威胁与挑战。”

蔡英文指出,台湾虽然失去了一个盟邦,但我们拒绝以金钱竞逐外交的态度不会改变,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也不会改变,台湾在国际社会的价值与地位更不会改变。

蔡英文强调,台湾是主权国家,主权不容挑战,主权也不容交换;北京当局一贯操弄“一个中国”原则,在国际上处处打压台湾的生存空间,威胁台湾人民的生存权利,但不可争辩的是,中华民国是主权国家,这是北京当局永远无法否定的事实。

蔡英文于二○一六年五月二十日就任总统后,推动各种改革,但在大陆的打压下,台湾的外交形势日益艰困。

蔡英文承认,长期以来台湾国际处境艰难,是不争的事实,对岸的打压也不曾停止。但越是这样不利的处境,我们的态度就越要坚定:坚定民主自由的信仰,坚定一致对外的信念,坚定国人掌握国家命运的决心。

蔡英文认为,维护国家主权是她最大的责任。更大的挑战,只会带来更坚定的意志;台湾人的信心,不该也不会被轻易打倒,我们会屹立不摇。

蔡英文的谈话显示,台湾对大陆绝不会妥协让步;她有意力挽狂澜,继续努力,为台湾打拼。

中国大陆现已拥有一百七十六个邦交国,台湾的邦交国只剩下二十个。

近年台湾参与国际组织也日益艰难。台湾虽多方努力,但今年仍然无法参与世界卫生大会(WHA)。至于其他国际组织(如国际民航组织),更无可能。

因此,某些台湾学者专家建议台湾应化被动为主动,调整内外政策,提出崭新的外交战略与战术,寻求建立外交新局,但也有学人认为,台北恐难突破残酷的国际政经现实。如何改变台湾的外交困境,将考验蔡英文总统与其执政团队的智慧与远见。

争鸣2017.7

阅读次数:1,0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