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Share on Google+

我是写小说的,有时趁兴涂几篇随笔,基本对不懂的事物,譬如政治法律经济不轻易插嘴。因为我知道此类问题反正有人帮我掌舵,用不着我多操心。我只要安心在大船的底舱给锅炉加煤就是了。另外,不能因为自己识几个字,就不知深浅,在各个领域指手划脚、说三道四。

可这次我国的朱成虎少将撒烂污,说:“如果美国人使用他们的导弹和导航武器攻击中国领土的目标地区,中国将使用核武器还击。”“如果美国决定干预两岸之间的冲突,中方将坚决作出回应。”“中国将为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遭到破坏做好准备。”我有点惊慌,忍不住出场说几句话。因为我刚巧住在西安以东,而且离上海跟江阴长江大桥至多100公里。

说出来不好意思,我给儿子买的房子是按揭贷款,到2009年到期,我担心还没到期,战争发生,我的房产化为乌有。另外,我离退休还差五年,我也担心白干一辈子,连退休金都无福消受。还有一些鸡毛蒜皮的担忧,不能多说了。因再说下去,显得太自私,不像个文人,但这的确是我的真心话。

作为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的朱成虎,将战争界线以西安以东以西划分,不知出于什么根据。这种说法,好像丝绸之路非常安全,战火不想毁损大中华的莫高窟和月牙泉。我想了半天,又以为朱成虎老家或许住在新疆,才以此划分,图个平安。我查了一下网上资料,有网友说,朱的老家是安徽,也在炮火涉及的范围之内,我才松了口气,并产生一个想法,就是希望住在朱家附近的人,为民族生存大计当义工,一旦察觉朱家搬迁新疆西藏的蛛丝马迹,就及时通知网友,以便大家及时转移。通知方式,既可以使用短信息、群发邮件,也可以在BBS论坛发出通告。千万不要只通知自己贴近的亲朋好友呵!

像朱院长这种“宁愿玉碎不愿瓦全”的人,在历史上也经常出现,尤其在赌场上。不过,赌场上的赌徒跟朱成虎还是有点区别的。他们可以孤注一掷,但最多将老婆和房产作赌注,没见过以中华民族的前途和百姓的性命作筹码的。当然,现在的金正日也在这么赌,因为他穷得只剩一条裤衩、几只土豆,没什么可损失。过去的毛润之好像也曾这么赌(以三亿人作赌注),不过,当时中国比较穷,老人家也没有好好品尝荣华富贵的滋味,因此仗着有个苏联靠山,耍耍无赖、撒撒烂污,对方还有所顾忌。而现在的中国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如此繁荣昌盛,高干则养尊处优、有别墅、有存款,还有昂贵的轿车,和可爱的小蜜,他们基本都没上过战场,跟人家拼过刺刀,世界大亨哪儿会相信,为了区区台湾,这些人会跟他拼性命争高低一决雌雄。大家晓得只有穷人才拼命,富人宁愿损失几个钱,都不会跟人打架,更不用说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现在我们跟美国关系不错,至少还没到剑拔弩张的地步,现在说这种话,仿佛牛二挑衅,没事找事,我认为十分危险,完全没必要。难道一言不合,或者生怕人家动手,就要事先拔刀威胁杀人?这么做,跟社会上的小混混有啥差别?如果局势像朱院长所言,闯下如此大祸的这个政权,不知能否站稳脚跟。

朱成虎作为一个将级军官,有啥资格在这种超级赌场上建议大佬下注博弈,我认为,还是免开尊口。我脑子有个念头,就是担心朱院长信奉马尔萨斯,利用战争,借刀杀人,一劳永逸地解决过剩的蝗虫般的中国人口。

愚认为,宁愿敬烟倒茶、请吃老酒,哪怕出嫁几十位王昭君给美国可汗,也犯不着跟人家动刀动枪。傻瓜才会为了一个台湾省,用西安以东的大片废墟作陪葬。如果真的一意孤行,朝美国发射上百颗核弹,希望有人及时通知,那些居住美国的中国高干子女,让他们预先逃离旧金山洛杉矶,还有纽约华盛顿,免得死了自家亲骨肉。另外,我心底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希望交战前,美国的精制导弹能否先把这个朱成虎干掉。

江苏/陆文

2005年7月16日

《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5,3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