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说过一句有名的话:“坏事变成好事”。

我从今天的报纸上看到“应克林顿总统要求,江泽民主席与克林顿通电话”,惊喜地看到了这么几句话:“中国政府十分关心本国公民的生命安全。我们是一个有12亿人民的国家,每个中国人的生命都是极其宝贵的。这是中国政府必须维护的最根本的人权。”不知道这几句话是不是“应克林顿总统要求”讲的;断不会又是做“秀”吧?!我认为这一定不会是江泽民说着骗骗人的。因为,他一直反对美国人的“双重标准”。我突然想给丁子霖教授写信,告诉她,“六四”马上就要平反了。因为江泽民向全世界表达了共产党新的生命价值观,因为那些死伤者也都是“本国公民”,因为“每个中国人的生命都是极其宝贵的”。北约那几颗罪恶的炸弹,终于炸醒了共产党人的良知。这不是“坏事变好事”的典范吗?

于是我比较了“六四”政治风波和北约炸馆事件的异同。两者的当事人都对世界宣称有“误”:前者是“误伤”,后者是“误炸”。死伤的都是“生命极其宝贵的”中国人。前者至今仍是一笔谁都不敢承担责任的、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的糊涂帐,后者被要求“进行全面、彻底、公正的调查,并迅速公布调查结果,满足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提出的全部要求。”我想,也许是因为后者容易处理,因为前者据说死伤在后者的百倍以上。(但这又不成其为理由。因为,按这个说法,杀中国人更多的日本鬼子是永远、永远都用不着承担责任、赔偿损失了。)前者与后者都发生在当朝的“中国政府”时代,只是岁月相隔10年。是10年来,世界民主潮流提高了中国政府对生命价值的认识吗?

20世纪是个杀人世纪,而且杀人者都有“美好的愿望”
——东条英机为了“大东亚共荣圈”;
——希特勒为了“第三帝国”;
——斯大林、波尔布特、德国“红色旅”、日本“赤军”、秘鲁“毛泽东思想光辉道路”、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为了“共产主义”!

这其中既有杀别国人的,更多是杀本国人的。最为血腥的是誓言要埋葬资本主义的共产主义者了。为了达到少数人当权执政的目的,他们不惜采用欺骗、暴力、屠杀等一切罪恶手段来进行统治。当年,胡耀邦从英国访问回来,惊愕自由世界所暴露的共产主义罪孽,联想到自己平反的大量冤、错、假案的血泪,由衷地发出“要宽松”、“社会主义名声不好”的真心话。赵紫阳在了解了大量“共产主义”的真象后,也不得不说:“什么是社会主义?我也不知道。”

共产主义的创始人认为,资本主义榨取的是劳动者的剩余价值。但是共产主义的实践者却榨取了一切人的尊严(我说的一切,也包括他们自己的人格和自尊。)甚至他们需要的乃是人的生命。他们是权力崇拜狂,一心一意要剥夺全体公民的政治权利来便进行垄断。一切“共产主义者”都从来不承认人的固有价值,对人权具有本能的憎恶,害怕人民享有民主和自由。他们把民主和自由当作资产阶级的东西进行消灭。所谓“反对自由主义”,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他们知道,人类向往自由的天性是永远也不可能遏止的。但是,为了他们的既得利益,为了他们少数几个人的权欲,他们不惜逆历史潮流而动。他们近乎歇斯底里地剥夺人民“知”的权利,严密控制新闻舆论,把人民的一切可能威胁他们个人利益的正当要求扼杀在“萌芽状态”。今天,被克林顿誉为“有远见的政治家”的江泽民终于讲了几句难能可贵的话,终于认识到了中国人生命的极其宝贵。这是中国人的福气。中国人不被自己的统治者当人看,实在已经太久了!于是,我对不幸遇难的三位同胞表示由衷的哀悼:你们死得其所;你们死得重于泰山;你们以自己的宝贵生命换来了每一个中国人生命的宝贵;你们为中国人创造了史无前例的福祉。

于是,我想起了“六四”那许多被“误杀”的年轻人,想起了卡廷森林的冤魂,想起了红色高棉的祭品,想起了隔壁那个“人民民主共和国”的无数无声无息的饿殍,想起了许许多多至今仍在黑狱中为自己的信仰耗费着宝贵生命的“中国人”。

北约的炸弹真的使坏事变成了好事吗?我们再看看。

(1999.5.15)

《民主论坛》

By editor